每年都要演一次的228

其實有意識型態根本無所謂,也可以尊重,但因為意識形態去捏造歷史、扭曲事實,還舔不知恥的高喊是正義,那真的就是無恥了,要轉型正義也好、民主自由也罷,搞一堆名詞對老百姓生活沒太大幫助,反而增加對立。大方的把真相告訴大家,不要當作是政治操作的手段,不然充其量,那也只是叫轉彎,不叫正義。

台灣人根本不想被統,堅持的是中華民國,根本也不會想獨。

多年來的操作,現在被欺騙到堅持中華民國的就是舔共、紅統,想維護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權叫天然獨?何其可笑,這些人其實很簡單,就是中華民國派,不舔共、不賣台、也不想獨,中華民國才是中國。 繼續閱讀 →

為什麼要刻意淡化228中共產黨的角色?

我之前有提過,其實二二八事件的解釋,邏輯都一模一樣:

因為國民黨統治的腐敗,所以台灣人民醒悟出走向獨立的結論;

因為國民黨統治的腐敗,所以台灣人民醒悟出投向共產黨的結論。

這兩者都沒有真正邏輯上的必然性,但是在政治正確的理由之下,就會出現刻意打壓另一派的說法,把自己支持的說法無限上綱成唯一的真理。

這時就會出現故事編織的作法,為了在前因後果上交代成他們想像中的必然性,必須選擇性串連事件,一些故事就會不斷被刻意強調,另一些故事就假裝沒發生過。 繼續閱讀 →

百業蕭條誰之過?

民進黨的官員立委們,請少花點力氣不爽外界的批判,還是抱著頭準備下一波的大浪潮吧!我不是說九月十二號觀光產業五大業者要抗議的事,也不是說有六十八個團體排隊要上凱道示威遊行的事──我在教育界夠久了,太清楚現在台灣高教的致命點何在──老共下一步限縮的,很可能就是陸生來台。馬英九卸任時在台灣陸生的人數已經超過四萬人,以最保守的估計,這些陸生帶到台灣的錢,每年就接近百億台幣,尤其台灣少子化的海嘯衝擊,從今年開始,有許多學校已經勢如累卵,不說多,陸生少個兩成,雪上加霜,有很多學校一定撐不下去,連帶影響周邊的餐飲、住宿、休憩、日用品等行業,形成倒閉風潮,到時候風潮一起,連大學教授都上街,看你怎麼辦! 繼續閱讀 →

民進黨執政,你看到了什麼?

颱風來了是天災,雨下得太大淹水也是無可奈何,但是幾百億幾百億的花下去,告訴我,為什麼越淹越深,越淹越久,以前不淹的地方也淹了?以前一天到晚罵中央,現在不罵了,因為中央是「自己人」,那老百姓該罵誰?罵他們自己活該,選出你們這些「神」來?

民進黨賴給前朝,始終如一,可是前朝的建設一攬兜收,也始終如一。台中歌劇院是誰蓋的?請胡志強來一下算是最基本的禮貌吧?可是沒有,只見新朝新貴一字排開,哇啦哇啦致詞了一個半小時,不要說國寶貴賓大家罰站聽訓,連設計人伊東豐雄都成了「路人甲」,這種禮貌!民進黨的驕橫是現在才開始的?不,君不憶陳水扁時代,中央研究院開會,院士們排排站合影留念,毫不客氣大咧咧坐在最中央,顧盼自雄的不是別人,總統府秘書長卓榮泰是也!

民進黨執政,你看到了什麼?我告訴你,我看到了無能、無知、無恥、虛偽、狂妄、不要臉、小人得志,就只有一樣東西沒看到────

謙卑。 繼續閱讀 →

《走向共和》觀後隨筆與一單親家庭拜訪記

最近再次看了《走向共和》這部片,以及經歷過一些事情,心裡有很多感觸。

我之前也都沒關注過什麼是G20,直到陸學者批評台灣的媒體如此封閉,世界各國正在矚目G20時台灣的新聞卻盡是在報導黨爭之事,其封閉的資訊令他如此訝異。為此,我特別去翻閱有關G20高峰會的新聞來看。

G20高峰會似乎註定中國將成為全球經濟第一大國,何為?全球均被民粹主義所困擾著,而加上美國越來越不可靠,由美國所主導的TPP岌岌可危,美國因不肯升息而世界哀號聲一片,甚至加拿大直接退出TPP而加入亞投行。 繼續閱讀 →

在航空業時多年不解的一個謎

我一直覺得,有一些東西⋯真的不適合去討,我不願意談心就是因為我對於不屬於我自己的東西不感興趣,尊重遊戲規則有時候還是很重要的。

無論是航空業、旅館業,有時候一句服務被無限上綱,久了,反而大家都拿到次等的服務。 繼續閱讀 →

絕對的公平或許不存在這世界,但是你仍然可以心懷感謝

政府的存在,只不過是「盡可能地透過制度」讓這一切看起來公平些,至於真正的公平,大概只有在上帝的理型世界中才會存在。

這是我們一開始就知道的事。

政府是非常爛沒錯,不好的制度,不合理的協會,當然需要被檢討,但什麼事都怪政府,我也不認為那是真正的左派或是安那其心中的理想世界,有的時候,這些理論話語在某個脈絡下被荒謬地運用,我還是打從心底覺得不安。

不公平永遠存在,我們可以用任何一種方式去戰鬥,去爭取自己心目中的公平,但被動地責怪這個世界,從來不會是解決問題為這個世界帶來公平的一種方式。

找一個說法很簡單,對方用奧步、政府不補助、護具不合身、時差調不過來,但是這些說法,都遠比不上承認失敗,然後回頭努力來得更有意義與價值。

很多時候,我越來越懂得心懷感謝,並且讓自己變得更強韌。 繼續閱讀 →

【七十軍基隆上岸影片】—口耳相傳的「叫化子兵」?

「航行中,官兵大多頭暈、嘔吐、也有胸悶、心悸,未進飲食,由於艦艇超載,官兵在大艙內,只能以背靠背,支撐坐著,連腿都無法伸展。艦靠基隆碼頭,約二小時登陸,此時官兵尚在頭昏昏沉沉,站立、行動艱難之際,加之以顫動、搖擺之棧橋登陸,更增加行動之困難。」

這讓部隊在行進時,「隊不成行,精神萎靡不振,亦有因體力不支,倒至路旁者」。

各自矛盾的「接收」描述,其實都是史實的一部分。

看到對岸收集到這些影像,心中不禁慚愧。這麼一個重要的歷史片段,我們就這樣任由大家繪聲繪影地傳說,把實況越傳越不像話,而真實記錄卻好端端地躺在「美國國家檔案館」裡。任何一個有著求知慾的人,只須看一次,一次就能真相大白,偏偏半世紀來無人挖掘。

或許,我們有的,不是求知慾,而是其他的什麼? 繼續閱讀 →

父子餐桌對話:從雄三談海軍現況

海軍技術學校(海軍士校前身,由航輪兵通四個學校合併而成)原本就是訓練與教育海軍士官、士兵的搖籃,已經失去它的基本功能,我讀過士校(通校聯13期電戰科),當年的教育訓練非常紮實,對於義務役的三年兵,在訓練上也極講究,現在那些常備士官班(招考、聯招生)都絕種了,取代的是士官二專班,培養海軍士官的搖籃,不在海軍技校(士校),反而在官校,真是笑話,這些本該是士校學生,在海軍官校與官校生同樣穿黃軍服(軍官制服),畢業後換回藍工作服(水兵操作服),真是四不像,士校沒有正規的士校生,反而由官校代訓,也讓技術學校失了原有的教訓功能。

你沒看空軍航空技術學院、陸軍專科學校,那是比海軍技術學校還完整的教育體系啊!

難怪我去參加我兒在新兵訓練中心的懇親會,750多梯(我是267梯),整個偌大的新訓中心營區,空蕩蕩毫無生氣,沒什麼人,已不像我們當年人力滿滿的盛況,馬路上、大操場,到處是陸操、踢正步、唱軍歌的班隊。

我問我兒:除了你們這一梯幾十個人,這新訓中心還有其他班隊嗎?他說有,還有一個中隊是志願役士兵,人很少,也幾十個,長官很怕他們走了,不幹了…。

人力、訓練是大問題,我幹過驅一艦隊、海總部、國防部訓練官,從少校到上校參謀,從基層到高司,深諳海軍訓練的要訣與計畫作業,船上即使人力編制充足,趕鴨子上架的士官兵,沒有充分的教育訓練(特別是學校的基礎教育),只會壞事,濫芋充數的結果,於事無補,空有高科技武器如雄三,但能用的人,在哪裡? 繼續閱讀 →

陳真談愛台急先鋒們的嘴臉

凡是名字後面有個啥咪的,比方說賴啥咪、段啥咪、吳啥咪、范啥咪等等等,就是所謂 「新潮流」或與其性質類似者,往往很會講話,滿口理想、理念,形象「清新」。

建議大家不妨先看一下這些愛台急先鋒「勇敢」「為民喉舌」的嘴臉:

我之所以稱其為「啥咪」,並不是因為怕被暗算或被告,而是因為我實在不願意做賤自己去批評這樣一些絲毫不值得批評、沒出息的人,除非是不得已得拿來當成一種「例子」,畢竟講抽象原則或概括性陳述往往難以理解,許多時候,你還是得直接看看實例比較快,你也許就比較能理解這樣那樣的一些人或一些事究竟大概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況或德性。

上面這位段啥咪,聽說還是新潮流的什麼「總召集人」。當然,這些都算是徒孫輩了;恐怖時期不見人影,太平時期才跑出來喊革命的那一類愛台急先鋒。而且,隨著黨的勢力坐大,革命愛台之聲也就越喊越「勇猛」;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需不定期發表各種荒腔走板囂張跋扈的愛台反中言論就夠享受好幾輩子不愁吃穿了。我敢說,天底下絕對找不到這麼輕鬆寫意而且又能年收千百萬的工作。我真不知道納稅人每年至少花一千萬養這樣一些吃飽閒閒整天講些毫無營養的鳥話的鳥人型立委,究竟有何意義可言。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