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公民們的覺醒究竟是什麼?對紐約殺警案與廣大興號的一年半後白宮回應的省思

台派想要台灣獨立,但每個人都知道中國對岸的武力威脅始終存在,當然也有人認為中國的內部問題極大,中國本身花了非常多的精力在施行維持內部政局的穩定,比方西藏與新疆的獨立、改革開放以來的貧富差距問題、過度開發、官員貪腐、經濟泡沫化等等,都其實讓中國政府本身自顧不暇,無力處理台灣問題。倘若趁勢獨立,理應外合之效,中國自是無法處理。

我個人倒是覺得沒關係,民進黨本質上是不敢推動台灣獨立的,這是一句口號,用來取得選票與台獨基本教義派的支持,蔡英文本身走的就是中間路線,基本上與馬英九無異。蔡的立場,其實是很多真台派心中的疙瘩。但我還是呼籲真台派出來推動台灣獨立,去試一試中國的底線,還有民進黨應該盡快說明自己的立場為何。2016在即,民進黨上任後,覺醒公民的本質以及民進黨的立場都將面臨檢證。

為什麼說檢證,這個問題其實非常複雜,這兩年的公民運動,看似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即為反對國民黨政府,其實很多人不同意,認為所謂的覺醒公民是反黑箱、反服貿、反核等等,並不是反對國民黨政府,反政府與反政策之間就有非常大的歧義性出現,因為如果是反對這些訴求,那麼民進黨政府上台後,這些政策勢必要經過覺醒公民的考核。倘若覺醒公民並沒有如此激烈地反對民進黨,而民進黨本身亦是循著馬英九與國民黨的中間路線,那麼,其實民進黨本身無疑地也是傾中賣台,那麼覺醒公民的這個角色就非常有意思,換句話說,覺醒公民的本身並沒有任何的原則與立場存在,完完全全只是受到煽動。

為什麼要求覺醒公民或是真台派出場,逼迫民進黨表明立場呢?因為這些人反對國民黨及馬政府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國民黨過份地傾中,並且預設了國民黨最後終將走向終極統一的大業,而在真台派與覺醒公民的想法裡有幾種可能,下面試著分類一下:

真台派的立場比較簡單,一邊一國、台灣獨立,這個說法必須完全接受獨立後引起戰爭的可能性。

覺醒公民就比較麻煩,他們可能對國民黨政府不滿,也意謂著他們也有可能對民進黨政府不滿。他們對過度傾中不滿,但要他們選擇可能引起戰爭的台灣獨立一途,他們又會心生擔憂。許多高喊「我是某某某,我支持台灣獨立」的年輕孩子,甚至是連兵都不用當的八年級世代。

換句話說,覺醒公民其實只是沒有立場的牆頭草,人數可能增減,而檯面上的兩黨其實立場無異,僅是中間微偏左或中間微偏右,少數的極統或極獨派對整個台灣的走向無法造成太大的影響。真正的決定權是落在所謂的覺醒公民的手中,但我覺得覺醒公民這個概念其實老早就存在了,這些人的想法就是維持現狀,好吃好睡就好,太麻煩的事我不要碰,當政府太爛了我就上街頭。覺醒公民的存在,也證明了台灣並沒有統一的主體意識存在,無論是中國的、日本的、美國的或是台灣的,基本上,台灣人的主體意識僅是一間裝滿化學食品的7-11,僅想要便宜、方便卻又不想付出。

柯文哲最近受到的批評,其實就是肇因於媒體為了流量與收視的轉向與覺醒公民的牆頭草性格。人們不願意等待,看見一點錯誤就立刻批評,上網發表言論,殊不知政策的實施,其實需要非常長的時間與磨合。柯文哲的支持者也不要意外,這些攻擊還沒有到達攻擊馬政府的一半,所謂的覺醒公民,僅有覺醒,並沒有思辨或反省自我的能力,所以這些一個全民開罵的時代就要來臨,在這樣的時代裡,媒體的操弄就會掩蓋一切事物的真相。

無論極統或極獨,我長期以來都覺得台灣要盡早定調,並且凝聚共識,但在兩黨的操弄之下,覺醒公民的出現並不是解答,而僅是藍綠兩黨二十多年來所鬥爭出來的化合物。今天看到紐約殺警現場,民眾拍手叫好的新聞就可以知道,一個國家必須經歷過非常長的時間才能消弭族群之間的問題。但台灣還是受限於選舉與政黨利益,不斷地混淆主體意識,製造對立,長久下來不僅內耗,更會讓台灣喪失了爭取主權與中國或美日對話的籌碼。再看看白宮歷時一年半才對廣大興案提出回應,就可以知道台灣再不開始懂得自保,早晚會淪為世界強權談判的籌碼。

紐約警民對立 殺警現場路人拍手慶祝

http://www.appledaily.com.tw/…/internation…/20141221/527946/

時過1年半 白宮終回應台灣廣大興案請願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56223dd8-87f1-11e4-aa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