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中一:有的時候沈默是有罪的

本文已取得作者授權引自於張中一的網誌:有的時候沈默是有罪的」一文。

這幾天貢寮的地方行政首長在2014年12月17日在核四安全監督會議上開口跟臺電說雖然你核四已經封起來了,但還是繼續要補助金。我馬上破口大罵貢寮的鄉親是貪婪的,當然有點以偏蓋全的意思。

核四-ey.gov.tw

龍門核能發電廠

不過貢寮鄉親啊,這麼貪婪的首長是誰選出來的?就是你們。現在新聞也出來了澳底繁華不再,從一天可以賣800個便當成了只能給過路零星卡車司機買便當的破落之地。

有的鄉親有反應,他們不反對核四,也覺得臺電的補助金給地方帶來繁榮。現在沒了補助金,地方在教育、建設上全面停擺,覺得我罵核四周邊地區來要補助金的地區是貪婪之區不公平。

鄉親啊,沈默有時候是有罪的。當洪申翰到處演講說,當他看到澳底鄉親的苦難時覺得不管核四安不安全他都堅定要反核四時,你們沈默了。當崔愫欣拍了「貢寮你好 嗎」這部記錄片到處宣傳辦講座來反核時,你們悶不吭聲。因此他們兩個就成了貢寮與澳底鄉親對外的代言人。對,外界都認為貢寮與澳底的鄉親是不要核四的。 而,核四回饋周邊地區的回饋金這麼多年來累積到2010年就發了超過25億回饋金。如果你們這麼恨核四,這髒錢你們為什麼要拿?核四員工長期以來為地方帶來的繁榮,你們有拒絕過嗎?核四到現在燃料棒還沒有插入過,對你們真的造成什麼重大影響嗎?核四對你們造成的損失目前來看微乎其微,但為你們帶來的龐大的經濟利益。海洋音樂祭的錢是核四出的,但是你們卻縱容那些樂團在裡面反核四,做人是這樣做的嗎?

於貢寮音樂節進行的反核活動

該拿的錢,你們沒有少拿。但給你錢的人遭受到污衊、傷害與羞辱時,你們卻默不作聲。好了,現在核四不動了、封起來了。錢沒了,再來跟我們說你其實是支持核四的已經太遲了。

同樣地,反核四以為拿回核四那塊地以後你們就一路發財的鄉親啊。別作夢了。在你們之前就是金山有鴨肉,有比較大的腹地,過去就是福隆與宜蘭了。請問你澳底要靠什麼生存,整個村就靠賣幾間海鮮店為生嗎?照王俊秀說的蓋兒童樂園?鄉親啊,核四廠裡面現在可是燃料棒已經進去了。廠內可也是有過低階輻射廢棄物的喔,例如用過的手套。(底 線這一段有誤,我被指正了,核四廠目前還是不需要做任何輻射管制的階段)任何對核能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全新燃料棒你就算用手摸也不會怎麼樣。但是你們卻 忘了這個島上多數人相信的是劉黎兒那套輻射很危險一丁點都不能有的論述。也就是說,不論我們怎麼幫你們闢謠,大家信的都是劉黎兒那一套。你們以為會相信劉 黎兒的人會讓他們的小孩去放過燃料棒的兒童樂園嗎?你們當年縱容的謠言,如今正回來重擊你們。

貢寮與澳底的鄉親啊去看看聯 合報系的「明天的電,核去核從」這本書吧。法國人跟核電廠是可以和平相處的,非常自然與富庶。曾經這個榮景是屬於核四周邊地區的,如今卻被少數人的惡意與 多數人的沈默給毀了。而這結果,是你們自己造成的。回到核四開工前的那個澳底與貢寮,真的是你們要的嗎?沒有核四,你們真的比起更遠的福隆與較近金山更有 發展機會嗎?

你們還忘了,大臺北地區是需要電的,這邊不蓋核四,未來很有可能還是會徵收來蓋燃煤電廠。核四周邊地區人口稀 少,蓋電廠壓力遠比人口眾多的林口地區要小多了。你覺得政客為了電力供應來做政績,不會看上這裡的土地嗎?送走了你們心中的豺狼核四廠,迎來了虎豹燃煤 廠,這真的是對各位比較好的結局嗎?

如今勢已不可為,核四廠封存短時間內是無解的,臺電也不能再給貢寮與澳底鄉親什麼太多回饋了。現在再來喊:「其實你們是支持核四的,只是沒有發聲」已經太遲了。能拿的錢你們也拿了這麼多年了也很爽快地花掉了,現在請好好準備接受你們一手造成的殘破家鄉吧。

未來沒有核四之後的貢寮與澳底是否會有好壞沒有人知道,但路是你們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