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辛德勒的名單成為"希特勒的檢舉名單"

本文獲得なかま みどり みどり的授權轉載。
繼在白目神壇之戰後當晚立刻被檢舉英文名字的自身經驗,想到去年台灣鯛民因出了諷刺小英吹冷氣一圖,粉專很神奇的被下架,再到今天的藍蛆圖莫名被檢舉。

讓我不禁又聯想到檢舉戰這樣的行為究竟等不等同法西斯的納粹主義?

希特勒曾說過,
信仰比知識更難動搖;
 熱愛比尊重更難變易;
 仇恨比厭惡更加持久。」

「世界上變革的最強推動力不是統治群眾的科學認識,而是賦予群眾以力量的狂熱,有時甚至是驅趕民眾向前的歇斯底里。」

當一群人有同樣的信仰就會變得狂熱,如果這一群人不是獨立思考的個體,而是不停的被某種理念宣揚洗腦之下,仇恨會加速攻擊性和強化群體合作性。

從二戰剝奪別人的生命到現今世界剝奪別人的言論權,當然程度有所差異,但是受影響度是同等重要的。

希特勒視無法統一建國漂流四地的猶太人為低等弱勢民族,又矛盾的仇很猶太人的聰明利用經濟把持政治。在忌妒作祟和仇富的心態下,趁經濟大蕭條而崛起。
希特勒承諾「讓德國每一戶人家的餐桌上有牛奶與麵包」,彷彿要打造一個均富且公義的社會,但是這樣的理想社會卻是建立在清洗種族的鮮血上。
而這樣的惡行卻在猶太人不得不沉默的狀況下被遮掩和日益壯大,黑暗侵襲了德國的周圍。德國人這個自以為優越的民族卻讓人深惡痛絕與害怕。

今天的台灣,如果大家都是在沒有思考的狀況下為反對而反對,為仇恨而仇恨。
那就真的不過是發揮另一波民粹主義、希特勒精神到淋漓盡致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