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流言終結者控告郭慶霖恐嚇與公然污辱

核能流言終結者黃士修控告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郭慶霖先生恐嚇與公然污辱 (新聞稿)

-本文獲<核能流言終結者>授權轉載-

臺灣環境保護聯盟郭慶霖

   長期以來核能都象徵著權力、官方與壓迫者。然而臺灣第一次發生同屬民間的擁核團體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遭到環保團體臺灣環境保護聯盟分會負責人郭慶霖要脅要讓其流血與蓋布袋,並在全國能源會議臺北場當場比出中指。一向以弱勢者自居的環保團體,如今在國內反核聲浪高漲時,搖身一變成了迫害者,且因為長期在證據與論述上無法戰勝黃士修等人所提出的觀點與說法,乃進而訴求以流血暴力的恐嚇,企圖壓迫同樣身為平民只是立場不同的擁核人士。

黃士修表示,他只是一介平民,除了訴諸司法之外,沒有其他方法可以保障自身的安全。他希望能讓社會知道,原來所謂的環保團體,有許多已經由環保流氓所把持,這些流氓平常的論述缺乏科學基礎又不切實際,往往淪為空想或情緒式的口號,才會被核工領域的專家與核能流言終結者毫不留情一一破解;而這些環保流氓在所說的謊言被破解之後,並不是回去修正論述,作理性的討論,而是結合更多的團體,橫跨商界、政界、學界,用更多的謊言與錯誤的資訊來欺騙社會大眾,如今更進一步墮落到使用暴力恐嚇,企圖壓過理性擁核的聲音。

就黃士修所知,長期以來反核人士往往跑到各種核能相關的座談會現場,暴力毆打臺電的員工,只是臺電員工基於臺灣社會風氣傾向反核,選擇忍氣吞聲。因此他認為,雖然他個人雖然遭到這種恐嚇難免心生畏懼,但是如果他不站出來,則以後這些環保流氓將變本加厲,臺灣的專業人士為了自身安全,將再也不敢發出理性的聲音,這是整個社會的巨大損失,因此他毫無選擇,只能站出來用司法捍衛自身的權利。

黃士修表示,他相信這個社會上多數人都是理性的,透過理性的溝通,不論民眾是擁核還是反核,都可以進行對話。最重要的是,要依照有科學根據的事實,以及可以考證的資料,進行論述,這樣的溝通才務實,也才能真的為進行溝通的雙方帶來實際的效益,而不是永無止境的空談與妄想,或是被錯誤資訊所扭曲的錯誤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