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5

陳真 談網路匿名

一個人如果打算隱匿自己的身份,那是你他媽的所謂他媽的自由,但這意味著你根本不想為你的言論負起任何責任,那麼,請問這樣一種言論有任何意義嗎?台灣人或華人都一樣,它媽的不知道為什麼,究竟是哪裏見不得人,幾乎一面倒全部都是匿名匿名匿名;而且,一方面怕人知道自己是誰,一方面卻又很喜歡在網路上灑口水。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談抹黑與「還是要成為一個好人」

我們不可能期待人生無風無浪,種種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終究都會找上每一個人,大多時候,生命過程中還會有更多巨大的痛苦、不幸和災難,沒有人能避得了這一切,唯一能讓人有勇氣面對生命一切磨難的憑藉就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好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談起跟劫獄有關的電影,就得談談這部「叛將風雲」(The last castle)

是什麼讓我們失去了自尊與正直,然後融入一個僵化汙穢的體制之下並且同流?甚至於想要主宰這個體制下的一切。又是什麼讓一群犯了罪的人,從新審視自我並且找出自己的尊嚴與榮譽感?在〈The last castle〉叛將風雲這部十多年前的老片子裡,充滿了許多角色與關係上的拉扯與緊張,並且,在這些強烈的對比之中,導演嘗試要說出在每個不同的場域之中,我們都可以有所選擇而擁有自我與尊嚴。對比這陣子的軍中事件,很多人會被環境影響而失去自我成為一個體制下的惡人,也有人選擇堅持自我不願意同流,最終,失去了寶貴了生命。換作是你我,又該怎麼選擇?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越獄事件與司法正義

這位企圖越獄的囚犯底下這些聲明,基本上於我心有戚戚焉。台灣的司法向來縱容政治人物,縱容那些扛著所謂民主、進步與正義社運招牌為所欲為卻整天喊著司法迫害的混蛋,對於一般人的基本權益卻十分輕忽而草率,落在司法手裏,有時就跟落在黑幫手裏基本上沒兩樣,很多時候是要靠運氣(而不是憑是非),才知道下場與遭遇將會如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讀者投書】國籍機師過勞問題,您是否繼續冷眼看待?

假以時日,飛安的隱憂和漏洞只會日積月累,伺機反撲。
或者大家可以抱定以後都不要搭飛機,亦或者大家以後都得抱著「天佑台灣」的心情去渡過每一次的飛行。
因為這個早已是台灣的常態,只是發生的時間點或遠或近,誰發生誰倒楣而已。
但是您,是否仍要繼續冷眼看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