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我始終處在一種有口難言的極端困境,一口對萬口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我始終處在一種有口難言的極端困境,一口對萬口。

黨外時,周遭幾乎所有人說,蔣家及國民黨政府如此民主,如此勤政愛民,你們這些陰謀野心份子卻硬是要破壞社會安定,污蔑政府。

二十年後,民進唬爛黨壯大了,胡作非為變本加厲,扯爛污程度青出於藍,但周遭每個人卻說,民主進步黨勤政清廉愛台灣,誰反對它,誰就是反民主反進步。

一會兒藍一會兒綠,旗子變換有序,扯爛污輪流來;而且,反共抗俄的基調一天也沒變過。這是島內狀況。若是島內島外呢,美國這個天字第一號大惡魔卻始終是大多數世人心目中慈眉善目正義凜然捨身救人的天使。

有些蠢蛋,他蠢在自己的世界裏,不會寫成文字,不會對外發聲。但這島上,無知就是勇氣,愚蠢就是力量,越來越多這樣一些蠢到爆的人,他的愚蠢是對外大放送的;而且,寫起東西來,姿態巍峨,講得好像他很懂很熱血似的。

面對這樣一種眾口鑠金、真理被綁架的年代,你若要一個個開家教班,一個個從頭說起,一個個去澄清、講解,豈不累死?

在過去,或許可以把洗腦歸因於資訊的壟斷。但這年代,表面上資訊氾濫,但其實氾濫的只是一些垃圾資訊 (就像台灣每天的所謂 “新聞報導” 那樣)或無關宏旨的細節問題,資訊壟斷的本質仍然一如往昔,甚且變本加厲。繁體中文世界(也就是台灣)更是如此。

倫敦有個電影院聚集的廣場,廣場中央有座小公園,公園裏頭有座銅像,很高,可能是莎士比亞吧我不知道,我注意到銅像上有一行小字寫著: “世界沒有黑暗,只有無知”。在我看來,令人厭惡的並非無知,而是無知卻缺乏病識感。明明什麼也不懂,但卻姿態巍峨,蠢話亂噴。

沒有人對於世界負有任何必然的義務,每個人對於世界能做、該做的,也許就只是把自己教育好。就像古代醫師第一倫理守則那樣,first, do no harm. 你我也許無助於世界,但至少,我們應該盡量不要進一步去加深危害。當無知和蠢血帶來一種瀰漫於世的大災難,我們就應學習適當認知人事物,並且控制好自己有 害於世的蠢血和低能口水。

今天收到一封素食電子報,我沒訂,莫名其妙就寄到我信箱來。裏頭是一篇裝模作樣的蠢文,可謂典範,建議一讀。我也給回了信,如信末所貼。

對於這樣一篇蠢文,讀來一點都不陌生,在一些蠢血沸騰的所謂運動裏,多得是這樣一種聲音。講好聽是 “純潔” “善意”,但一個18歲以上的成年人如果還如此 “純潔”,那就不能說是純潔而是愚蠢。

至於善意,一個懷有善意的人,其實不太可能如此無知。因為善意就是一種在乎,當你在乎某事,自然就會驅使你去切實了解問題。你看市面上每個生意人, 在事關利潤的部份,你找不到幾個無知的純潔者,為什麼?因為他真的在乎,他在乎一己之利益,所以他一定會把自己教育得很好,絕對不可能有離譜的無知出現。

但是,一旦面對公眾事務,人們就無所謂了,隨便了解一下便能口水亂噴,甚至參加抗爭,蠢血沸騰個不停。不過,往往也都沸騰個五分鐘又沒事了,等待下一次的政治動員。

陳真

===============
你們的嘴巴顯然比大腦發達。何不多看點書再來蠢血沸騰也不遲?

陳真

————–
週一無肉日平台 於 2015年2月8日 寫道:

各位朋友:

俄國總統普丁,是形勢高手,佈局高手,甚至可能是談判高手。一個善於下棋的人,能力很好,卻令人齒冷。

取之有道,取之無道,在一念之間。

如果有力者能兼併弱小者,照這種獸性兼併理論,歐洲應該先會併成只剩幾個大國,比方,變成蘇俄、德國、英國、法國,其它人會不見了。然後,由這幾個國家拚個你死我活,再變成只剩最強的一個,它統一了全歐,就像秦始皇當年愚蠢的想法一樣(注1)。

但即便經過最後的兩次血腥世界大戰,這種情況並未發生。兩次大戰,歐洲都是主戰場,但歐洲人很快發現,打了半天根本無法改變什麼,還是──大國、小國林立,大國和小國並存。

我們覺得,歐洲人應該是從愚蠢中覺悟了,兩次世界大戰,帶給他們的痛苦太大。大家慢慢拆除核彈頭,寬鬆、尊重、和平地維持大大小小、曲曲角角的國界。

沒有想到,普丁打破這種智慧的覺悟。在烏克蘭的克米里亞島之爭中,於烏克蘭政府並沒有犯任何人道上的錯誤的情況下,普丁先偷偷摸摸,繼而說謊,最後看看左右無事,再公然把軍隊開進了克米里亞島,並讓克里米亞經由「先獨立,後併入俄國」的程序,併入俄國。

去年(2014年)四月,俄國正式併吞了原屬於烏克蘭的這個半島。

把軍隊開入別人國家,這是形同宣戰的。這代表了歐洲人將從智慧中,退回「愚蠢的循環」裏。因為這個行動,代表「軍力強者,可以侵略並併吞別人領土」的邏輯是成立的。這好像一台電腦,已被開機,它裏面有作業平台,可以開始活躍工作了。

戰爭的電腦已被開機,以後,歐洲的大國只要力量夠,隨時可以動手。兩次大戰,教訓好像還不夠的樣子。

真的令人氣憤!蘇俄,已經很愚蠢且很慘很慘地禍害過全人類一次了!現在,還想怎樣?

共產主義、赤化全球,就是蘇俄搞出來的,此一念燒了全球,引發多少戰爭,致使多少人頭落地、家庭流離失所?!赤化全球,是不是愚蠢,只要看目前全球還剩幾個國家在實施共產主義(北韓吧?!)就知道了。他們自己愚蠢就算了,還拖著我們!

通往地獄之路,往往是善意造成的。共產主義的目標是好的,我們甚至相信當初列寧赤化全球的出發點也是善意的,他想解放貧苦的階層,但手段錯誤、方法愚蠢,卻造成了人類的浩劫。

克里米亞島並不是不能獨立,並不是不能併入俄國。此島絕大多數的居民是講俄語的俄裔,只要透過和平和文明的方法並在事後照顧好不願獨立的人,獨立是合理的。

獨立和統一,都是中性的目標,但過程會讓整個事情呈現兩種完全不同的樣貌。規劃獨立或統一,應該經過非常長的合理時間做沈澱,雙方心平氣和互相討 論,並有秩序地達成。以克島為例,好好討論,比方財產如何劃分,該還給人家烏克蘭政府的,要怎麼還,對不願留在克島的人,應怎樣協助遷移……等等,而基本 的主軸,應該是「人本」、「人道」、「和平」。

以蘇格蘭規劃脫離聯合公國,加拿大「魁北克」希望自立為例證,分合結果反而不是太重要,其尊重當地居民的「文明過程」,才真是讓我們看到了「愚」和「賢」的不同選擇。

普丁在蘇俄,享有民主國家很罕見很罕見的高民調支持率。

蘇俄很遠,我們對它不是很了解,我們對蘇俄人也沒偏見。

但俄國軍隊入侵烏克蘭,應該也不只是普丁一個人的意思。國會是高票通過同意普丁出兵的。

這可能是整個蘇俄人的罪。

當然,所幸,我們在事件之起,也看到了蘇俄仍留著一股清醒的良心。

在蘇俄軍事干預克里米亞前夕,我們看到了五萬個蘇俄人站出來在莫斯科遊行,口號是「烏克蘭的事,我們放手吧!」

真希望,這一股清醒良心,比五萬,可以多一點!

我們說,普丁是下棋高手,居心很遠,手段卻很現實、高明。他只吃了克里米亞,其它的先放著(而且當籌碼),做得剛剛好,就是要讓西方國家「吞不下去,但又吐不出來」,「矯」在那邊,無計可施。長久之後,普丁的佔領,會成為一種「(永久的)現狀」。(注2)

普丁這種「我玩戰爭紅線,因我知道你們不想玩,文明的人不會想玩」的技倆,的確玩得讓西方國家目前有點無計可施。普丁得到現實的利益,也滿足了蘇俄人的民心,又不至真的引發大戰。

西方和聯合國,目前主體上只能「經濟制裁」蘇俄。蘇俄有沒有偉大的歷史我們不知道,但目前的蘇俄,確實不是個太有面子的國家。這個國家,目前基本上 是不能自立的,他們不是靠大腦或雙手,而是靠賣老祖宗留下的土地──其地又冒出的石油來維生。蘇俄目前政府,每年靠石油來補足它約一半的支出;沒有石油, 說不定它要立刻宣布破產。

這也是為何幾個月前,蘇俄的貨幣瘋狂大貶值、社會動盪。因西方經濟制裁,加上油價大跌(注3),蘇俄就亂了。

目前烏克蘭東部等地區,政府和親俄的民兵還在打仗,民兵還打下完全無辜的馬來西亞民航機。

唯一有實力的西方政府如何讓蘇俄還回公平和正義呢?很難。高明的話,應分「能說的」、「不能說的」兩方面做下去。無論如何,我們很欣賞德國鐵娘子梅 克爾總理說的一句話:蘇俄怎麼處理克里米亞都可以,就是沒有「開出部隊」的這個選項!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不承認蘇俄對克里米亞的兼併,但其中梅克爾是最強 硬主張制裁蘇俄的,這位女子,真的讓大多數的男政客汗顏。

近悅遠來,以德服人,勇者先讓(說「強者先讓」也行),會讓這個世界走向「正循環」,如普丁的作為,是開啟了讓世界「負循環」之門。

併吞克里米亞後,普丁親到克里米亞視察,發表演說時,還威脅丟核子武器(見附加檔案)。他還賣乖說:「感謝上帝,沒有人想對蘇俄發動大規模衝突」。

核武很了不起嗎?它就是把我們一次大規模殺死而已!這又如何?我們不過是早一點走,早一點上天堂而已!

人們本來就有可能在野外被一隻畜牲殺死,但殺我們的,還是一隻畜牲。

如果今天蘇俄旁邊不是烏克蘭,而是美國,普丁敢這樣嗎?儒夫!

Soul R. vegan店面

請容我們說一點素菜。

台灣素餐廳不多,西餐式的更少。最近台北忠孝西路出現了一家素西餐店「Soul R. vegan靈魂餐廳」,食物水準相當傑出並富特色,更難得的是,他們是家Vegan餐廳,不但無肉,連奶蛋也沒有──這打破西餐不能沒有奶蛋的神話。 Soul R. vegan的湯品、麵食尤佳,但鐵板排類略弱。

我們多麼希望吃到好的素食鐵板排!目前只台北羅斯福一家「新卡莎素食西餐廳」可吃到好的鐵板杏包菇排。大家加油。

素墨魚麵 黑鑽飯

湯品一流 內裝潢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蘇小歡 敬上

注1:始皇死後,秦帝國只維持三年半,和他的「萬萬年」大夢,相去很遠。

注2:這個世界,除了靈魂、佛性、上帝之心,事實上沒有「永久」這個東西。

注3:西方制裁和油價下跌是造成俄幣瘋狂大貶的兩個原因,而油價下跌,又和西方之制裁有依黏關係。
我始終處在一種有口難言的極端困境,一口對萬口
注4:「習近平誓言:追求國家目標,永不使用武力」──願他的話是真的。

(本「通函」定期每月第一個週一的前夕寄發)—

本信歡迎轉傳,也可告知親友上網增訂本電子報;但若造成您的困擾,則請上網退訂本電子報。

欲連絡我們,請勿直接用本信回覆──因系統關係,我們看不到的。請用以下(電子郵箱)地址連絡:

[email protected]

謝謝!

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 敬啟

網址:http://xxxxx.meatfree.xxxxxx/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