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電影《西遊.降魔篇》

西游降魔篇

我很喜歡周星馳這部西游降魔。

片中玄奘在他師父面前痛哭,說是自己害死那個被魚妖吃掉的小女孩。其實他非但沒有害死誰,反倒冒死救了很多人,但他卻如此自責,哭得死去活來。每次看這一幕,看他哭,我就很想跟著找眼淚瓶。這位玄奘真的很善良。我常覺得,善良應該是宇宙之間最美麗的一種東西。可是善良在哪呢?看不見也摸不著,它不在這個世上,而存在另一個世界裏。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藝術、哲學就像一處避難所;現世火海,風浪大,不堪聞問,得有個避風港清靜所,離地三尺,像個夢,給疲憊靈魂一個活的空間,一塊餘地。我們總不可能每天和魔鬼打架。

尼采說,”那些經常和魔鬼打架的人,最好得小心自己不要也變成魔鬼”。他還說:”你若老是盯著黑暗深淵看,深淵遲早也會盯上你。(“If thou gaze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will also gaze into thee.”)

我常懷疑那些熱愛議論現實的人是否真的在乎其所議論;如果在乎,那他們理應痛苦不堪,理應逸出現實軌道,變成一個詩人才對,時不時得躲進詩的國度裏求一個喘息;怎麼可能終日在現實世界中熱烈地著墨、打滾而不會被魔鬼所同化,變成魔鬼的同路人?

“事實” 深淵是魔鬼的藏身處,在事實的世界裏頭,你頂多只能跟魔鬼一般大,永遠打不贏他。唯有跳脫深淵,來到另外一個世界,才能降魔,當一個真正意義上的 “驅魔人”,而不是反倒變成 “附魔者”。

音符、文字與思維,改變不了任何事實,但它能改變我們對於事實的態度。當事實變成一種故事,一種音符,痛苦便不會白費,血淚不會白流。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