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越獄事件與司法正義

這位企圖越獄的囚犯底下這些聲明,基本上於我心有戚戚焉。台灣的司法向來縱容政治人物,縱容那些扛著所謂民主、進步與正義社運招牌為所欲為卻整天喊著司法迫害的混蛋,對於一般人的基本權益卻十分輕忽而草率,落在司法手裏,有時就跟落在黑幫手裏基本上沒兩樣,很多時候是要靠運氣(而不是憑是非),才知道下場與遭遇將會如何。

而且,越是弱勢者,越容易被重判或亂判,特別是那些家庭功能不彰、社經地位弱勢、甚且缺乏為自己辯護能力的精神病患或身心障礙者,許多時候根本就是拿他們來 “做業績”,小案大判,凡事有罪推定,任意栽贓,任意自由心證。

一旦抓進去之後,就連最基本的一些有著醫師處方證明的醫療用藥,也經常被獄方百般刁難,幾乎都不可能在獄中正常服藥及就醫,完全就是草菅人命。

但是,台灣社會目光向來只集中在權勢者身上,一般人或弱勢者的死活似乎很難引起社會一絲重視。在這島上,人命價值是不對等的。

若真要落實司法正義,我敢說八、九成的立委議員縣市長等等,應該抓去關才對,有些惡行重大者恐怕得槍斃才行。但事實上,這些人卻是這個社會的各階層領導菁英,甚至是一般人的偶像,根本不會被繩之以法。

這種現象在過去幾年有了一些改善,少數政客被抓,但基本上也只是改善了一點皮毛。這些不小心被抓到小辮子的政客,通常不會真的去坐牢,往往人都已經壽終正寢了,案子卻還沒審完。即便真的去坐牢,也往往大案輕判,找各種理由前門抓後門放,而且絕不用擔心在獄中會有什麼不好的待遇,更不可能像一般人那樣被打被虐待被性騷性侵或刑求等等。

公平是社會公義與社會安定的一個基本條件。不公平的怨氣不可能消失,它只會持續累積或轉嫁到眾人身上。

陳真

矯正署長念出五聲明 戒護科長可望獲釋

NewTalk 新頭殼

2015年2月11日

矯正署長念出五聲明 戒護科長可望獲釋

林序家/綜合報導

高雄監獄今(11)天下午發生鄭立德等6囚犯挾持典獄長事件,晚間鄭立德透過高市前議員李榮宗帶出2張紙的訴求書,並表示只要矯正署長吳憲璋在電視上念出他所寫的5點聲明,就會放掉戒護科長王世倉,吳憲璋隨即在晚間10時55分在高雄監獄外,念出5點聲明內容。

鄭立德5點聲明如下:

1.陳水扁假病可以保外就醫,監所比他嚴重的就不能保外?為什麼?因為我們是罪犯、活該關死,那阿扁不是罪犯嗎?身為一個國家元首曾經當過律師的阿扁,難道不懂法律嗎?他都知法犯法,卻被你們說成政治犯嗎?既然阿扁可以保外、那就比照辦理一視同仁,法律之前人人不是平等嗎?

2.現在一罪一罰有人刑責40幾年、50幾年,這是現在的法律,初再犯二分之一能報假釋,但是都關到三分之二才能準,累犯就更慘了,三振條例連報假釋都不行,你們是官逼囚反,法律不是情理法,情已經不見了,理只剩下法官自由心證,獨裁的道理,他說你有罪就是有罪,誰叫我們有前科、活該,什麼是無罪推論,那只是說說而已,法官真偉大。

既然你們要給我關到死,那是不是該讓我們有自主自給的能力,做了一個月的工作只有二百元,買套內衣褲都不夠,還要靠家人接濟,我們活的尊嚴都沒有了,還要拖累家人,那就剩自殺、和拼了這條路。

3.我沒有殺人卻被判18年的殺人罪,18年對別人來講只是個數字,對我來講卻是不甘心,我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的受刑人跟我一樣的心情,誰來幫我們說話?

4.馬英九你雖然不是個好的總統,但你卻是一個很好的法務部長,在你還有能力之前,救救這些受刑人吧,謝謝您。

5.三振法案該改一改了,給人一點希望好嗎。減刑為什麼只減微罪,重罪不減,你們是鼓勵大家做小偷、搞詐騙嗎?即然要減為什麼不能一視同仁嗎?講難聽點,不是都是罪犯嗎?

據悉,李榮宗轉述6人說法,表達他們不想傷人,但如有必要,會自我了結。

法務部矯正署長吳憲璋、南部地區典獄長全都到現場坐鎮,穩定囚情,據了解,目前鄭立德等6人挾持陳世志、王世倉,仍被困在特定地區,也回不去舍房,高雄監獄其他戒護區目前仍囚情穩定。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