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拔草也能測「呂秋遠大律師」風向的保外就醫

2014年12月3日呂秋遠

『我堅決認為,阿扁現在應該保外就醫。首先,阿扁的身體狀況確實不佳,而且又有嚴重的憂鬱症,有家人陪伴肯定比較好。況且保外就醫的時間根本不列入刑期計算,法務部究竟在擔心什麼?法務部對於阿扁的身體狀況,一直沒辦法提出有公信力的說法,而放任政治仇恨不斷的衍生,不談藍綠和解,只談人道考量,有必要這麼對付一個已經沒有政治力量的人嗎?』

 

2015年1月1日,知道公文無法及時送到法務部,阿扁恐怕無法回家跨年時的呂秋遠

『阿扁的公文塞車,不是代表臺灣行政效率低,而是代表老馬這個人雞腸鳥肚,連跨年都不讓人過。』

 

2015年2月12日,高雄監獄六名收容人以死抗議阿扁保外就醫後的呂秋遠

『法務部應該要深切反省,究竟保外就醫的標準是什麼?到目前為止,陳水扁前總統已經延長一次保外就醫,但是法務部至今還是沒有公布保外就醫的標準與審查流程。』

 

照規定來,就說你『放任政治仇恨不斷的衍生』,『雞腸鳥肚,連跨年都不讓人過』。
法外開恩出了問題,就說你『應該要深切反省』。
一個律師,兩張面孔。
這就是台灣的社運人士。(大誤)(編按:認為無誤。)

本文獲得高大全的轉載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