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呼負負的隧道世代

為何最近會如此感嘆呢?

生為六年級生的我,很高興的是在我人格養成時期,看過蔣經國先生、孫運璿先生、李國鼎先生、趙耀東先生,那些比較接近我心中政治家形象的人,將台灣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前,在各職位上發揮長才努力不懈,那時候整個台灣就是有目標的往前走,陽光灑落在臺灣人的身上。

生為六年級生的我,很無奈的是在我人生黃金時期,放眼望去臺灣再也無一位政治家,只剩下有如蟑螂般的政客到處爬行,更可怕的是時不時還會出現穿神人裝的政客帶領著民粹回頭,臺灣在我眼中,走進了一條沒有標示長度的隧道裡。

其實,大夥兒即使是在一條暫時看不到盡頭的隧道裡,倒也沒關係。
感慨的是,隊伍沒秩序,走在後面的人會忍不住想要把走在前面領頭的人扳倒,會忍不住想伸腳絆倒從後面趕上的人。
走在前面的人走著走著發現後面的人越來越少,越來越少,開始覺得,會不會這條路走錯了,又帶著一群人往另一個方向走。
到最後發現,大夥兒擠在一起成了個圓,一直轉一直轉一直轉。

這是一種跨世代的失落感,這是一種回不去的無力感。而我,徒呼負負罷了。

本文獲得Betty Cheng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