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音樂 Eleni Karaindrou

當代音樂家之中,我最喜歡Eleni Karaindrou。Eleni很多產,但找不到一首難聽的。所謂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世上若無音樂,現實泥濘中,生命真不知道要怎麼活。
很希望把她的音樂一首一首慢慢介紹給各位。先貼兩首(The Price of Love, Voyage to Cythera)如下。The Price of Love附有英文翻譯。有些東西的確就像火一樣,Whoever has it gives it,一旦有了,自然就會燒起來,with a glance, with a kiss. 於是,就連遠在千百時空外的生命都能得著溫暖。
陳真
—–
The Price of Love:
http://goo.gl/bXiaMl
—–
Voyage to Cythera:
http://goo.gl/VRRpcI
http://goo.gl/kXBbX1
http://goo.gl/WCu7fY
—-
Eleni 的演奏會(第一秒鐘出現、彈鋼琴的那一個):
http://goo.gl/OB6u81
—-
The price of love
Lyrics: Tonia Marketaki
Music: Eleni Karaindrou
Love is priceless,
and there’s no price on life too.
Who sells it, who buys,
whoever takes it out to the streets?
Love is priceless,
and there’s no price on life too.
Whoever has it gives it
with a glance, with a kiss.
If you have a little love to give, give it to me
to add sweetness to my life.
Love has no price,
and there’s no price on honor too.

Eleni出生於1941年,是作曲家,也是鋼琴家,從小就很喜歡看電影。據說她家旁邊有個露天劇場,經場放電影;Eelni打開房間窗口就能看免費電影,影像所帶來的情感在她七、八歲時就轉化成為音符。
好像是1982年(?)吧,安哲羅普洛斯在一次影展中認識Eleni,對其才華,驚為天人。有位劇作家同時也是音樂評論人Michael Walsh 說,如果古希臘詩人荷馬會作曲,做出來的音樂大約就是這像Eleni的音樂那樣:幽暗、悲傷而深沉。
底下再聽四首吧:
永遠的一天:
http://goo.gl/wmakxJ
——–
電視劇
http://goo.gl/wYHA8e ( Eleni 自彈)
——-
悲傷草原:
http://goo.gl/QDY9uF
——
養蜂人:
http://goo.gl/sZsvoM (Eleni自彈)
http://goo.gl/dXjIZ9 (影片中有一些古雕像,蠻美的)
http://goo.gl/T8hQm9
http://goo.gl/4G9JXL

我常覺得,所有的美麗都是過去式,也許這也是為何美麗總是連結著悲傷,因為就在你注意到它的當下,它已經成為過去。
Martin Scorsese說他從小看電影,當電影快演完時,不禁就會悲從中來,恍恍惚惚的一種悲傷感,仿彿美夢將醒。也許藝術就像一種橋樑,讓人從痛苦現實中一腳跨進美麗夢境。當你恍恍惚惚中意識到夢的存在,意味著你已經快醒了,夢已成為過去。
有些人不願醒來,就像小王子那樣,於是就不斷挪動椅子追著夕陽跑,希望它永不西沉,希望一天能看上幾萬回美麗的日落晚霞。
有人(一位德國作家)說,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跟 “過去” 脫離不了關係;美麗事物總是存在過去的回憶中。但如果一個東西真的已成為過去,倒也罷了,但事實上, “過去從未死去,它甚至從來不曾真正成為過去”(美國作家William Faulkner語–“The past is never dead. It’s not even past.”),也許這才是悲劇的真正根源,因為我們不可能讓過去真正成為過去。
如果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不妨再聽一次這些曲子,例如
http://goo.gl/wYHA8e
特別是從第五分四十秒開始到結束(但一定要從頭開始聽)。這一段很輕快,但也特別催淚,彷彿時光倒了流,所有美麗過往全都回到眼前來。
力爭上游的人往往不屑過去,因為過往種種在現實中已無足輕重,講那麼多過去的事做什麼。對此,我想到Eleni最喜歡的一位希臘詩人George Seferis 的一段著名詩句
As you are writing
The ink grows less
The sea increases
過去是很難成為過去的。筆墨就像一種飛行器,不是往前飛,而是往後飛,捉住時光稍縱即逝的尾巴。Seferis說,當我們不斷寫寫寫,墨水越寫越少,大海卻越來越澎湃。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Filed Unde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