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認識麗莎嗎?

麗莎芮妮普魯曼
麗莎芮妮普特曼(Lisa Renee Putman),一位美國密西根州的兒童保護社會工作者,在1998年,她因不願透露某案孩子被強制安置的資料,在訪視中遭該案案主殺害。

是的,一位為弱勢兒童奔走的年輕女士就這樣被殘忍地奪走了生命。

這其實是全世界所有社工人員面臨的共同恐懼。

 

在台灣也是。

 

2007年台中醫院社服室主任施睿誼至台中市社會局協調案件,遭案主家屬揮拳。2008年雲林縣、台中市都出現女社工家訪險被性侵的事件。
2013年6月高雄市無障礙之家發生鐮刀砍人事件,被害社工共被砍了五刀。
2014年11月(就在本文發稿的幾個月前)高雄市有家暴前科的陳姓男子不滿孩子被安置,攜2瓶汽油彈至社福中心作勢引爆遭警方制伏。

社工人員服務的對象大多為社會角落甚至邊緣、複雜、不穩定的族群(如受暴婦女/兒童的家庭、酒癮或藥癮的案主、街友、遊民)。根據新聞媒體的一份調查,竟有超過九成的社工曾遭受口頭威脅、跟蹤、暴力相向、甚至危及社工家人。這數據顯示國內社工人員跟警察一樣都暴露在人身安全高度不確定的執業風險中,而社工員卻尚無全國性的法規來給予他們最起碼的保護。

回頭看1998年麗莎的死、促使了麗莎的家人四處奔走遊說,最終讓美國密西根州在2001年通過《麗莎法案》(Lisa’s Law),規定:

1. 威脅或侵犯社工安全者,需處以刑事責任。
2. 社工家訪時須由訓練有素的工作人員或警察陪同。
3. 政府應對社工提供安全相關訓練。

美國國會亦在2007年通過《社工安全法案》(Teri Zenner Social Worker Safety Act),授權美國聯邦政府每年編列五百萬美元補助社會工作者安全計畫、提高大眾對於社工服務領域暴力的認知、盡可能預防案主暴力行為、減少社工受傷的嚴重風險。

目前台北市、新竹縣、台中、宜蘭、高雄市、屏東縣等地方社會局,在更重大的傷害甚至死亡案件出現前,已陸續自訂社工人身安全的相關要點。但全國性的法案由立委王育敏於2013年提出的雛形(註)後,似乎再未見後續討論。

數年來,全國不論公私立機構約一萬多名的社工人員皆在引頸期盼台灣「麗莎」法案的誕生。筆者雖不是社工相關人士,但親見社工長期深入個案默默守護社會,他們除了長期以來人力不足、工作負荷過重、勞動條件差、長期處於約聘未調薪等困境之外,連基本的人身安全都無「法」可管,著實令人感慨萬千……

 

我認識「麗莎」。
請您也來認識她、支持她。

 

(註)立委王育敏提四大措施,保障社工執業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