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對於228的看法

志鴻,

我對228沒什麼特別的看法。一個歷史事件,就像一幅畫,你可以這樣看,也可以那樣看,只要說得出一個道理來,便是個道理。

我對228沒什麼特別的看法,而這樣一種 “沒有特別看法” 的看法,在這島上卻顯得非常特別,因為這島上的混蛋或蠢蛋們並非這樣看待歷史。

混蛋們,基於某種政治需要,歷史只是一種政治操弄的工具,藉以美化自身,抹黑異己,為自己畫出更大的一種權力空間。而為數眾多的蠢蛋們呢,就跟著搖旗吶喊,彷彿歷史不是一幅圖像,而只是一句口號,一道命題,甚至是一種標準答案。

還記得海子那首有關黑夜的詩嗎?

豐收之後
荒涼的大地
人們取走了一年的收成
取走了糧食
騎走了馬
留在地裏的人
埋得很深

我理應寫到這裏便罷,因為,在我個人認為,為島上這樣一群絲毫不值得尊敬的人,流下血汗,費盡青春,是完全不值得的。我理應寫到這裏便罷,若再多說,無非也只是出於一種想不開的癡心愚昧。聰明人何只取走了糧食騎走了馬,就連話語也一併打包了。留在土裏的人還能說些什麼呢?

很多朋友或同學都知道,我從大約1980年開始,每逢228這一天就禁食;直到差不多1993或1994年吧,我非但不再禁食,反倒很樂意在228這一天大吃一頓好料。1986年民進黨剛成立時,228仍是個絕對禁忌,但私下仍然偶而會有些民眾偷偷摸摸跑到高雄市黨部來,詢問有沒有228的資料?市黨部的一位櫃台小姐,經常會把這樣一些詢問者 “轉介” 到我這邊來,因為我把有關228的所有禁書幾乎全都給讀得滾瓜爛熟,人們想看些什麼樣的資料,大概都難不倒我。

然而幾年之後,我便恥於談論;一聽到那些黑白無常大小通吃的下流政客們談起228,我就想吐。華人世界裏,歷史向來只為政治服務。我的想法是,就由他們去吧。天地偌大,一個島不島的,神佛滿天,妖虐橫行,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愛怎麼幹就怎麼幹。

陳真

===========
賴清德將設專案小組 讓蔣介石銅像退出校園
NewTalk 新頭殼
2015年2月28日
賴清德將設專案小組 讓蔣介石銅像退出校園
黃博郎/台南報導
今年228前夕,國內多所大學的蔣介石銅像都被潑紅漆或掛上布條,留下「兇手」、「為亡靈懺悔」等字眼,期望喚醒國人對於威權統治的記憶,落實轉型正義。台南市長賴清德今(28)天出席228和平追思會時表示,他將呼應學生社團的主張,成立專案小組,讓台南市各學校的蔣介石銅像在最短時內退出校園,還給學校一個乾淨的學習空間,向威權統治告別,擦亮台南民主聖地的招牌。

 

(續)

過去這一年來,如果要在許多電影中給挑出一部最佳影片,我毫無疑問會頒給賈樟柯的 “小武”,至於哈巴狗銀狗獎則由婁燁的 “推拿” 和尼可拉溫丁黑芬的 “唯神能恕”共同獲得,第三名才是頒給高達神乎其技的 “告別語言”。事實上,婁燁早年的 “頤和園” 也許又比 “推拿” 要好上一些。

婁燁因為 “頤和園” 觸犯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禁忌,遭到官方禁拍五年的懲處。婁燁說,與其說他是在談論政治,不如說他其實只是在訴說愛情所為何事。婁燁說:

“所有這一切就像他們之間發生的愛情一樣。所以我覺得就是說,愛情實際上是整個世界的一片葉子──如果整個世界是一棵樹的話,愛情是這棵樹上的一片 葉子。那麼,一片葉子上面你就可以讀到整棵樹的信息。所以,不用這麼麻煩,我只要表達愛情就可以了。當我說清楚了愛情,我也就說清楚了這個世界。”

我常嚴肅考慮把 “頤和園” 連同Emir Kusturica 的 “亞歷桑那夢遊”、金基德的 “聖殤” 以及賈樟柯的 “小武” 給一起帶進墳墓裏。(我不知道天堂地獄有沒有管制攜帶數量上限) 我自認能懂得 “頤和園”,或說它其實是懂我的。回顧過往歲月,無非就是如此;所謂黨外,一場青春血淚,說政治太沉重,其實不過就是一場 “戀愛”。

原本是想講詩的,但常擔心大家看不懂,只好講白了。以此為例,說說何謂 “理解”,何謂 “圖像”。

如果歷史不是詩,而只是一道道命題,那麼,歷史系大可關門大吉,恭請權勢者或主流一方直接公布答案就行。Dilthey 有句名言如此說道:We explain nature, but man we must understand.(我們解釋自然,但對於人,我們只能理解。)因為自然是死的,而生命卻是活的;生命只能理解,而非解釋。一切活物都無法以命題捕 捉。

我看島上很多所謂歷史學家,頭腦孔古力,硬如花崗岩。這些人寫歷史真是埋沒了人才,他們應當來應徵拆銅像的工作才對,相信業績輕易便能破百,便可參加年終尾牙大抽獎,獎品除了柯語錄、白宮一日遊台美機票之外,還有賴啥曉的美白霜一組,獎品種類繁多。

至於沒拆除銅像經驗的,也請不用擔心,錄取者將派往CIA (他們是拆銅像專家)接受職前訓練一周。機會難得,敬請把握。意者請洽哈巴狗電台。電話是06-5487-5487。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