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仁愛信義和平一輩子讀不懂

抱歉,不吐不快,我要爆氣了。

那個師大教育系的林玉体教授居然敢用王國維、胡適此等大師說自己讀不懂來說嘴?他真的知道這些大師所謂的「不懂」其實是因為「道可道,非常道」的意思嗎?

你知道真要讀懂了半部尚書,是什麼樣的一種高度嗎?
你知道千字文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想來是一種怎樣的大氣與開闊嗎?
以為是在電視購物台買硬碟?「這硬碟1000GB比500GB容量大,重量還不變,才是真的好!」

"讀經這件事,在林玉体看來,就是和NBA選手打籃球。他說:「大師王國維,都承認自己懂不了《尚書》的一半;以胡適資質之高,也自認到老仍然不懂《千字文》的頭兩句。這不就足夠證明小孩幾乎不可能懂經典涵意了嗎?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叫他們讀?」"
 引用自:清大中文系教授:小孩偶爾看看「三字經」無妨,但是碰太多就不好

更別說高掛<人本教育札記精選>這頭銜的撰文者王士誠先生舉這例子,究竟國學素養能好到哪裡去。

原來我們就不能學學NBA高手學打籃球的思考與操作?我們只能先自認為打不過,所以乾脆認輸別打?
「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這句話我看你們也沒讀懂。是你們把別人看的太膚淺,還是把自己看得太不平凡?

人的一生中這麼多困境,只要彼時能有一句經典還存在腦海裏,就可能生出勇氣或者當下破境。

你們只會為了自己的企圖而寫出似是而非的華麗空洞文章來否定,然後讓一群孩子越來越沒沉澱心靈的歷史與文學素養,你們可能連「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都只會跟孩子說這是路名沒什麼涵義!因為你們一輩子讀不懂!

你他媽的就是個笑話。(抱歉,我小時候沒讀經所以氣質不好!)

  • Wei K. Hsing

    小朋友讀四書五經對他能有多少幫助,不是依他能理解多少而定,而是依教導老師的水準(能不能引起他的興趣)而定。我首先要指出的,現在不讓他多接觸這些,現代的台灣小朋友
    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好好拿起四書五經翻翻了,這會是小朋友和小朋友子子孫孫極大的損失。以我自己為例,我記性不好很不會背書,真正引起我對四書五經之類興趣的,是因為讀了金庸的武俠小說才開始的。
    而現在快50歲了才漸漸懂 : 要了解中國人與台灣人之歷史與命運,不可不了解三民主義孫文學說,要了解三民主義孫文學說,不可不了解王陽明學說與馬克思資本論,要了解王陽明學說,則不可不了解四書五經。
    而四書五經蘊涵的哲學又與佛、道典籍的”道””法”蘊含的智慧可以互映互生,漸入連讀武俠小說都不會驚訝的玄妙之境,也不足為奇。我自覺算很笨的人了,不說小朋友讀經給他一些倫理道德概念,就說或許剝奪了
    小朋友因四書五經得到比我更寬、更深、更廣的人生領悟機會吧 ! 我也覺得林教授此論是否可以再斟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