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民主

下面是我對我說「臺灣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民主」的回應。
—-

自由主義的民主

自由主義的民主,不是只有定期改選而已。關鍵要看人民的政治權利有沒有保證,同時要看政府的憲政分權界線有沒有被侵犯。

臺灣長期以來立法院的職能不彰,但人們還是不斷繼續選那些沒有素養與能力的人進立法院。

臺灣幾次為了很小的政爭就修憲,所以憲政體制變動頻仍,加上因為統獨心理作祟,使得很多人打從心底不肯效忠憲法,太陽花就是這種心態的頂點。

沒有憲政,就沒有民主。前者才是自由主義的核心,後者只是為了落實前者的手段而已。

所以我們不會根據政府組成的形式(內閣制、總統制、半總統制、委員會制)來定義是否民主,我們也不會憲法制定得完不完整、或是否經常為了追求而完整而修改來定義是否民主(美國憲法存在許多很嚴重的漏洞,而用以修補的憲法修正案兩百年來只有27個,而且其中有些是針對同樣的事項作規範;英國則根本不存在憲法這東西)。

 

古代雅典的民主

古代雅典的民主,建立在公民的平等之上,所以她們不一定是用選舉方式決定公民代表,有時候也用抽籤的;因為抽籤才是真正代表平等的精神。

現代的民主,是根據自由主義一連串思想家不斷發展完備的;作為權利法案的憲法,以及根據憲政原則所維繫的分權體制,才是核心。任何試圖訴諸「人民力量」而企圖動搖或摧毀憲政的嘗試,都是反民主的;因為只有憲政存在,現代意義的民主才可能存在(我們難道可能把一個人的腦與心都挖掉,但仍宣稱沒有或不會殺死人嗎?)。

 

將太陽花視為民主?

一年過去了,臺灣主流民意至今仍將太陽花視為民主的一部分,甚至視為才是真正民主的表現;這種態度,恰恰證明了臺灣社會現在,甚至過去以來,都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國家。

過去我們有個憲法。雖然絕大多數政治人物與人民都不尊重它,但好歹我們還是根據憲法進行各種公職的改選,以及根據憲法進行各種行政統治、立法與司法審判。太陽花是壓垮臺灣民主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的臺灣人民,都同時活在太陽花前與後,這表示太陽花前後的臺灣社會,本質上並沒有也不應該有太大變化。

支持太陽花,到今天仍然繼續維護太陽花的種種聲音,剛好證明了這批同樣活在太陽花前的人,其實過去就一直是反民主的;只是基於各種因緣巧合所以沒有真正發動像樣的摧毀民主外殼的政治動作。

臺灣過去看起來好像有民主,那是因為我們有憲法,有定期改選,有根據憲法而實施的各種統治行為(三權都是統治行為)。但其實過去早就已經存在各種各樣的跡象,證明這些只是假象而已。尤其是臺灣存在大批完全不尊重憲法與法律的憲法學者及法學者。這些人當然不是太陽花期間才學成的;她們之中,絕大多數都是太陽花前十年內歸國的。

 

臺灣所謂民主

換句話說,這些吸收了臺灣所謂民主奶水一路成長的法學者,最後居然打從心底不效忠憲法、不相信憲法;如此恰可反證臺灣過去的民主只是個空殼與假象。

不用去問何以過去這個假象沒有被揭穿。任何詐騙的騙局,都曾有成功騙人上當的時刻。假貨,不代表從頭到尾都無法騙到人,只代表它無法永遠騙人。假的東西,遲早會有被揭穿的一天。

正如林肯的那有名的引句: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and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你能在一時騙過所有人,也能永遠地騙過一些人,但你不可能永遠騙過所有人。

 

「新.民主」?

臺灣當然還是有著民主的外殼,而這個外殼也可能還會繼續充上一陣子。但它遲早會瓦解的。而瓦解後的臺灣,目前看不出來存在任何足以支撐新的真正意義上的民主萌芽的土壤。

太陽花世代對民主的無知與誤解,註定了她們不可能想出什麼足以取代自由主義民主的「新.民主」;而倘若她們未來終於發現自己的無能、而決定重新向自由主義取經時,她們就得面對自己曾經親手把一個自由主義民主給活生生扼死的記憶。

當然,太陽花世代的人最可能的作法是失憶,假裝這一切通通不存在。但這種作法或許可以讓她們自己騙自己而安心,但卻不可能建立任何意義上的民主──就連照抄自由主義民主也不可能。

要想抄襲自由主義而建立民主,這是容易的。幾乎二戰之後所有的民主國家都是這樣開始的。但自由主義民主不可能光靠「自由主義民主的外殼」就能自我保存;倘若自由主義的核心信念並未深入社會,則這樣的民主就無法維持下去。

 

民主的能量

因為民主的能量,在於來自被統治者的合意。這個合意一般稱為社會契約,是構成憲政的源頭。但問題是:既然憲政是根據基於民意而形成的社會契約所建立,則憲政如何避免自己不會被未來的民意給摧毀?

事實是:對於憲政而言,它跟民意之間的關係其實如同鋼琴弦一樣薄,但也一樣堅硬;端視人們如何理解自己而定。倘若人民真心相信當初的社會契約就是源自人民自己,所謂的主權者就是自己,則人民就沒有任何理由去反對自己,人民最後也不會去反對作為憲政主權者的自己。在這點上,霍布斯、洛克、孟德斯鳩、盧梭等人都是這樣談的,這是一個基本核心的前提。

倘若把這個核心前提抽掉,則前述這些思想家的理論全部都推展不下去。事實上,沒有任何一種人類非強暴統治的政治秩序可以在抽掉這個核心前提後還能維持下去。

如果人們根本不把憲政主權者視為是自己,則她們就不可能在可以摧毀憲政的那些當下自發性地阻止自己。倘若人民心中不存在這種自我設限的煞車機制,則任何憲政都不可能長期維持下去。

 

共和政體的核心原則

美國的憲法其實在制定時存在許多漏洞與不合理之處。所以,倘若我們把美國憲法搬到1911年的中國大陸上實施,其實很快地人們就會因為發現各種問題而開始拆東補西,最後把整部憲法都瓦解了也不自知;這正是臺灣進行所謂民主改革後所幹的事情。

美國憲政之所以能夠存續迄今,是因為美國人民,尤其是作為政治精英的高等知識份子,無論在參與行政立法或司法時,都能在致命關頭處自我警覺地煞車,避開眼前各種權力與利益的甜美誘惑。是這些努力,讓美國憲政才能維持下去,而非美國憲法設計得如何美妙。

要想期待一個民主社會存在捍衛憲政的風氣,首先必須要有一代代熱愛憲政、熱愛共和的、熱愛自由主義的知識分子。孟德斯鳩將這種對共和的熱愛,視為是共和政體(包括民主統治與貴族統治)的核心原則,甚至是公共美德。作為孟德斯鳩忠實信徒的美國建國元勳們,其實在建國時就已經苦心積慮地試圖在知識份子圈中強化這種信念。

 

自由主義的皮毛

可惜,無論是臺灣或現在的大陸,絕大多數靠講授傳介自由主義為生的學者或作家們,其實都只掌握了自由主義的皮毛而已。既然連作為導師們的她們,其實對自由主義的核心都不甚了了,我們又如何期待其子弟們能夠有所突破呢?

大陸知識份子也許還因為受到俄國、德國、法國、日本等不同來源的影響,加上中共原則上不太隨便對那些沒有實際上參與政治行動的文人們動手(而只是監視著而已),所以形成了比較多元對話的局面(不過其實深度與廣度都還有待提昇……),但臺灣是沒機會了。

 

補充一:

這樣說好了。真正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是憲法,而非民主程序。有很多時候,民主程序(投票)反而會傷害人民的基本權利。比方說婦女、黑人與同性戀者,這些族群的基本權利,都曾經(或持續地)被多數人以民主程序給封殺。真正能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是憲法,以及尊重憲法的統治者。

民主程序只有一個意義,就是「政治參與」。但政治參與的目的,是為了確保掌握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的統治者,能夠為被統治的人民所認可。

但由於民主程序並非憑空而來,而是依循著憲法給定的框架而為(比方說,美國人可以選舉法官與檢察官,但我們不行。因為人家的憲法有給人民這種權利,而我們的沒有。),所以民主程序不可能逾越憲法所允許的範圍。

投票只是用以確認民意的方式;而確認民意的目的只是在於確保三權在統治時能夠遵行憲法:因為理論上民意不可能違反由建國時的民意所形成的憲法。

但實際上民意其實經常都與憲法有所牴觸。而這時候,老牌民主國家的三權統治者都會聽憲法的,而非民意的;而人民在看到三權統治者都只聽憲法的之後,就會回頭發現自己現在原來想錯了。

所以民意只是柴火,真正推動國家運轉的,是三權分立的這個憲政火車頭。

  • nancy chen

    任何試圖訴諸「人民力量」而企圖動搖或摧毀憲政的嘗試,都是反民主的;因為只有憲政存在,現代意義的民主才可能存在(我們難道可能把一個人的腦與心都挖掉,但仍宣稱沒有或不會殺死人嗎?)。謝謝你為我們發聲,我們只是一群婦女,覺得台灣一直已來都很民主繁榮,直到民粹改國教歷史,拿掉孔孟,說什麼同性婚,我們在台灣有家庭,生了根,我們很生氣。氣為什麼選民沒水準。你說得很對!

    • 張漢駿

      您好 有關拿掉孔孟和修改國教歷史這方面我跟您看法一樣

      但同性婚姻和多元成家的問題我的意見是與您相左的

      我認為一個人性向如何是他的自由 與他人無關
      而既然同性戀者的性向是他們的事 那國家有什麼理由否認他們之間的事實
      拒絕給與他們合法的結婚證明?

      請了解你今天不給他們合法結婚,他們也不會消失,更不會因此變成異性戀
      除非今天政府立法說同性戀者是違法行為 不然我們憑什麼不給與他們我們習以為常的權利?

      還有 我是異性戀者 我只是覺得讓他們能合法結婚是他們應得的權利

    • nancy chen

      同性戀要以不妨害他人自由為前提,但同性婚姻對社會影響很大,絕大多數國家還是不認同同性婚姻(大法官陳鐶解釋)三言兩語就讓人明白了!

  • Tommy Lee

    說了N次了,在台灣,民主就是”民”進黨為”主”

  • Herbert Liu

    台灣就是民主法治的國家!由一群性騷擾累犯「衰神」+飲共

  • Herbert Liu

    「學生是國家的未來」但台灣的大腸花學生不是-就如回

  • Herbert Liu

    美國是50個州(國)加6個特區的合衆國,除了州郡法官是民選外,聯邦法官是總統提名,兩院通過就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