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輔大的祭天敬祖風波談學運後的台灣亂象

DSCN6016

我查了一下,輔大的祭天敬祖活動,據說是于斌主教發起的。

讀中哲的人提起輔大,都會想起羅光主教,不過羅光主教雖自許為輔仁學派,但其實影響力遠不及台大學派或是不知為何被人人嫌惡的當代新儒家。讀書人分派結黨本不是好事,前輩先生們必然理解,但分派的,往往是那些後輩末流,也就是學生們。學生不讀書、不寫作、不做研究、不好好教學,就只想依著老師沾光,這是非常可恥的,在我看來,成就你的家族或是你的老師,最好的方式就是比他們更好。但比他們更好的方式不是批判他們,更不是依著他們講他們說過的話,歌功頌德一番。而是留住他們的成果,修正補足他們所未及之處,把他們教給你的學問,講得更精彩、更動人,但記得時時保持謙卑,因為一個人的學問決非他自己憑空而得,而是在於他的老師,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以及書本上的往聖先哲。

  上面這段,其實就是「慎終追遠」。人總會離開這個世界,能留下的除了骨骸以外,最重要的,是有後人能記得你說過些什麼話、做過些什麼事。

現在很多人不懂這個道理,總是把「我」放得過大,我覺得沒意義,我覺得不喜歡。今天你不喜歡,可以拒絕,我以前就不參加學校的活動,甚至我也沒參加過大學跟碩班的畢業典禮。集會活動不參加,了不起就扣扣操行,課程不愛上,就是被當,當然你可以試著改變體制,我覺得都沒關係。禮法本來就能「因革損益」,如果不合時宜,人們就要跳出來修改,所以荀子說,禮法之外,還要有老師智者,他們會來修正,並且告訴你什麼該留下,什麼該篩去。

但現在的人多半覺得我是最大,舊的東西,我不喜歡,就是沒意義。所有的儒家經典裡都非常強調「敬」,敬的另一面,其實就是畏,《論語》說「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很多人都曲解了這段文字,認為君子怕東怕西的,或是儒家就是奴化思想,缺乏自主性,其實這是錯誤的解釋。君子有三畏,其實都是畏同一件事,大人者,《說文》解曰「天大、地大、人亦大」,大人其實就是知天地之人,與聖人同,黃老便說「聖人者, 後天地生,然知天地之始,先天地亡,然知天地之終。」換言之,聖人、大人,對天地都非常瞭解,瞭解什麼呢?其實就是知天命而敬畏。

什麼是知天命呢?《論語》說「孔子五十知天命」孔子又說「五十以學易」,雖然有人說「五十」並非五十歲,而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其實五十知天命,也不是一種肯定的說法,說五十歲一定知天命,很多人到了五十歲還懵懂無知。五十其實指一個非常長的時間與一定的年紀。那易又是什麼呢?學易並非學《易經》數術,而是理解「易」,其實就是「變動」,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會學懂,這個世界無時無刻都處在變動之中,不是人能控制的。學易而知天命,就是懂得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有限制伴隨著我們,有超乎人力所及之處,我想這點大家都能體會,我不想生病,卻不能控制自己不生病,我不想死,卻一定會死,我愛一個人,那個人往往不一定愛我。知天命,就是明白這世間有很多事,是人力所不及的,人其實比你我想像中的渺小許多,所以要懂得敬畏,不要以為自己事事都能如意,因為覺得自己事事能如意,自己很了不起,當有事不如意時,就會有怨、有憾,心就會受傷,懂得敬畏天命,其實是這個道理,不要讓自己無限膨脹,覺得自己無所不能,想要控制一切,但反過來說,人們憑什麼受你控制呢?把自我無限放大的思考,其實,傷害了自己也周身的人們。

近年來,其實西方也對科技有些反思。以往人們在科技與理性的發現中,以為人能宰制一切,在國家與國家之間,擁有科技者就成為霸權,不停地入侵他國;在文化心靈上,認為自己是理性的主體,不符合理性文化中的文化,就是蠻荒落後,需要被救贖。這都是一種自我過分膨脹的結果,但看看今天,人卻依然有許多事情無法控制,比方這幾個月台灣缺水,再怎麼厲害的科技也無法馬上使水庫充滿雨水,氣候異常亦若是,前幾週美國兩地同時受到熱浪與大雪侵襲,這都一再地說明人其實是很渺小,應該更懂得謙退,不應該破壞環境。

回到個人上來說,台灣這幾年來,年輕的孩子漸漸不懂得敬畏與慎終追遠,總把自己放的很大,幾個月前高雄的新聞,有一群小孩到山上放煙火,但其實非常危險,會危害到附近住戶的安寧與安全,警察來了,驅散他們,這群孩子非但不走,還群聚推打警察。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新北,孩子騎車群聚,警察都對空鳴槍了,這些小孩還圍上了覺得警察不敢拿他們怎麼樣。為什麼一群小孩子,破壞了他人的安寧,造成了旁人的恐慌,還不覺得自己有錯,這就是教育出了問題,而核心的癥結便是「不知敬畏」,因為社會混亂,很多藉著破壞體制的人,成了知名人物,風光出場,對於該受的法律約束,反唇相譏,他們覺得自己是正確的,是故違法的事也一概是為了正義而行,應該被讚揚,這就是非常扭曲的價值觀。於是影響了很多年輕人,覺得自己做的事與體制相牴觸,就是體制的問題,於是他們可以大聲高呼,如同正義使者一般。

知所敬畏與慎終追遠,知所敬畏才能懂得自己的渺小,慎終追遠,才能希望自己走在正道上,不使家人先祖蒙羞。我認為破壞與衝撞體制當然很好,但是要瞭解某些活動其實不是那些外殼,而是核心的重要價值是什麼。許多人破壞體制有自己的理念,但他們的理念很可能會影響無知的人,進行更多連鎖式的破壞,這些破壞究竟是正確的,還是只是一時的激情,想要讓自己被看見,被肯定,這中間的界線很難拿捏。再者,敬畏天地、慎終追遠這些傳統文化的價值,現今看來或許陳舊,或謂是一種老儒家的迂腐。但大家也不要忘了,這些迂腐被千年的文化淘洗,被許多的族群批判,被浩瀚的歷史長河予以檢證,但它終究被留下來了。一、兩年或幾十年的破壞與批判,這些文化並不會消失,或被取代,文化能綿遠流長,就是因為它能透過這些外來的刺激與挑戰,不斷地改變它的形式,而成為更完滿而豐富的樣貌。更重要的,它是經由歷史與數百代人不停檢驗後而留下的,如果你要批判它,非但要徹底,還必須要拿出更讓人信服的一套新的文化與價值,才有辦法與合理性去取代這一套文化。

破壞與批判固然充滿吸引力與鎂光燈,但真正能改變這個世界的,其實還是人與人之間的共同感與愛,過多的破壞並不會讓人跟人更緊密,只會撕裂原本的社會結構。這之間孰優孰劣,自有公斷。

圖片來源

  • Tommy Lee

    數典忘祖的垃圾

  • Makoto

    沒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

    • 方方

      每次看到這種評論都覺得頗呵
      說人文革之前,您可以先google一下真正的文革是怎麼搞的
      你管上面也有不少紀錄片可以看
      看過之後再來評論台灣有沒有文革也不遲。不要急著秀自己所知有限

      • Little Sheep

        言下之意是還可以再學習再加強?等到跟對岸的文革一樣再來說?
        呵呵。

      • Heaven Wang

        民進黨的賴皮狗不就搞了嗎.去蔣勒.這不是文革是啥.
        以下開放大腸菌發炎

  • Heaven Wang

    大腸花遺毒啦.各大學不是很支持學生上街頭嗎.現在被大腸菌反咬開心了吧
    現在大腸菌們回歸校園就開始發病了.不順眼不合意就反就抗議.
    嫌傳統儀式是守舊不合理只是開端.接下來各大學就等著被大腸菌們肆虐作亂吧
    看這新聞真的是忍不住想說.自作孽活該

  • nancy chen

    文革,就是反華!講的是中文,寫的是中文,姓名是中文.卻否定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就是文革。文革之後,反思,大陸又回到老寶貝~儒家,還說"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最有系統來教育大陸高中生。總之,不愛自己父母先祖,叫悖德,違反德德的底線,沒有人性;既悖德,又悖禮。

    • bobo

      是啊!儒家已經殘害中國幾千年了,把物理數學工業是為奇淫技巧,君主會喜愛只為了君君臣臣要讓人民聽話罷了,人家歐洲工業革命時中國在幹嘛?只要跟中國同化的很快就會失去銳氣,看看元朝,同化後….90年倒莊…..看看清朝,同化後…200年被拉莊~~~現在還在儒家?那李遠哲會被視為奇淫技巧者,諾貝爾也會….因為他們都是儒家口中的奇淫技巧~~~

      • nancy chen

        所以,新加坡,日本,韓國以及近來翻身的大陸全被’儒釋道’三教九流所殘害了唷!才怪。bobo是被反中的台獨意識洗腦的十二年前教改後的’紅衞兵’.民粹誤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