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當時年輕不懂事

有一段時間前,想想那邊曾經有來問我要過文字轉載的授權,而我當時根本連想想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同意了。印象中後來想想好像沒有刊登過我的東西(大概他們沒辦法接受吧)。現在我想想,真是覺得萬幸。萬幸中的大幸。

如果他們真的刊登了我的東西,我想我會後悔到幾個月不想寫東西的地步。

無論如何,想想都是我第一個明確拒絕授權轉載的平台(雖然他們現在可能一點也沒有轉載我的文字的意願)。

其實我也建議:真的不必去跟想想那邊的人對話或打臉,當然更不必刻意去那邊投稿(如果是為了賺稿費,那就另當別論了)。因為人家背後有特定的過濾框架,沒辦法為其政治目的服務的文字,怎樣都刊登不了的;就算偶爾刊登一些看似沒那麼想想的文章,其實也是為了沖淡或洗刷其一言堂的和諧用樣板而已。

想想那種東西,直接無視即可。任何出自想想的東西,我現在第一反應就是跳過不看。因為我的生命有限,真的犯不著浪費在閱讀那種政治打手式的文章上頭。

想反駁、想打臉?把連結拉回來自己文中當引用就好了。──雖然我現在甚至覺得不應該寫東西打他們臉;因為那反而變成幫他們衝點閱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