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有苦樂行

一矢弢夏服,我弓不再張。寄語丈夫雄,苦樂身自當。【註】
(唐.李益)《從軍有苦樂行》節錄

10532833_765851306845828_6440324126957952868_o圖片是我服役時的階級肩牌,放在抽屜裡已經好多年,我的所有軍服,與軍方有關的所有東西,都被我老婆丟光了,只剩這些配件,有一次她想把我的任官令及勳、獎章也一併丟掉,我說:不行,那不能丟,那是我的魂…,不能把我的魂丟掉,那是一個軍人一輩子的榮譽,跟生命一樣。幾十年寒暑,此身雖在堪驚,軍旅生涯包括軍眷,寄語丈夫雄,苦樂身自當。

我已退役近五年了,想起軍旅,三十七年前我在海士校(267梯次)聯13期,當年家窮,沒飯吃,到了部隊,我的老父母有國家給的米糧可以吃,有糧票可以去領米、領鹽、領油、甚至還可以領瓦斯桶,想吃麵,可以拿米去麵店換麵條和麵粉。但我回家,沒有人可以照顧我的老父母,因為我老爸只生兩個兒子,都去當兵,後來我讀官校,回家一定帶我已患精神病的母親去眷村的菜市場買菜,由我煮給爸媽吃,我媽好高興,但老用台語問:啊你甘ㄟ像煮?…我說我買了食譜,可以一項一項學著煮。

那幾年,我每每放假回家,老父母很節儉,常將剩菜、剩飯放在菜櫥(有綠色紗網的老菜櫥)裡,等我從官校回來,菜都已臭酸,甚至起了泡沫,老父母還捨不得丟,還在吃,我只要一回家,一定跟老父母說,這些菜已壞了,要丟掉,你們年紀大,吃這些對健康很不好,所以我必須去買菜,煮飯給我的父母吃。

等我已是上尉,那時候我經常在海上,在驅逐艦上,在飛彈快艇,偶而回家,一樣會去菜市場買菜,但都是好幾個月之後才回家一次,民國77年春節前夕,我艦正好停泊左營,那幾天我正好排了輪休回台南,老兵父親已病得無法起身,我在病床前餵他吃我煮的稀飯及菜餚,我那時好恨,為什麼沒人可以照顧我老爸…。

當年沒有外傭、我們不是高官子弟(我老爸陸軍上尉退役,無終身俸)、家窮、沒有背景,榮總醫院到處都是病患,找不到病房可以住院,南部所有軍醫院都說你爸已經沒救,不讓住,那年五月,母親節剛過,我的老父親走了,我在海上,沒有見到最後一面,我還記得那天靠了碼頭,我身上還穿著軍服,趕到醫院太平間,緊緊抱著我的父親,哭得非常傷心,我說:爸!…為什麼不等我…。

到現在我已近54歲,我還記得那一幕,還記得當年讀士校,在臺南火車站月台上,老父母來送別,老爸生前用濃重的鄉音所說的話,他說:「兒啊!你儘管去當兵,不用擔心我和你娘,國家會照顧我…」。

【一矢弢夏服,我弓不再張】,我已退役,弓已真的不張,但台灣職業軍人老讓人用語言的弓箭射傷,千瘡百孔,台灣有多少職業軍人就像我一樣,但從軍如果是樂,那為何許多孩子不願當兵?(包括我兒)…

【 寄語丈夫雄,苦樂身自當】,如果你是軍人,在外島、在高山、在一望無垠的暴風海上、在空中,在偏遠鄉間,必定想家,想父母親,軍人的苦絕對比樂還多,堅強的外表,其實有很多人在孤獨的黑夜中飲泣,也只有職業軍人,可以體會離鄉背井的苦,可以赴死,可以承擔家國的重任。

請為國軍加油,疼惜那些正在服役、正在當兵,也可能正在哭泣的孩子…,請為他們加油!!~~

從軍至朔方。邊地多陰風,草木自淒涼, 斷絕海雲去,出沒胡沙長。
(唐.李益)《從軍有苦樂行》節錄

(2015.4.12 黎樵)

註:【弢】音讀ㄊㄠ。
依教育部異體字字典,【弢】,裝弓的袋子。國語.齊語:「弢無弓,服無矢。」裝東西的套子。新唐書.卷九十三.李靖傳:「其舊物有佩筆,以木為管弢。」兵法。通「韜」。如:「六弢」、「弢略」。隱藏。通「韜」。文選.陸機.漢高祖功臣頌:「弢跡匿光。」

  • 聯招常士36期

    像老學長學習!敬重敬佩

  • 是非黑白

    好友有三兄弟,都在高中畢業後去從軍(被逼)。
    他們的父親是醫生(軍醫退),家境比起多數家庭好很多
    他們為什麼從軍,只因母親的父親是抗日名將。

    在那個年代,為了國家、為了民族,鼓勵兒子從軍很多,他們也相信政府會照顧軍眷。
    現在呢 ??

  • 施岳儀

    現在報軍校的可真傻
    憑著一腔熱血
    等著讓輿論、政客、媒體來消磨
    老學長辛苦了
    相信終有一天會撥雲見日的

    升官發財請走它路
    貪生怕死莫入斯門

    期盼國民不再盲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