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看穿陳水扁與柯文哲

講過許多次了,我本來很推崇陳水扁,但自從1985-86年因為阿扁在蓬萊島案的表現,我開始對他感到失望。

例如他說寧可失去律師與議員資格也絕不上訴,但就在他講這話的同時,卻悄悄安排吳淑珍替他上訴。表面上好像沒有違反承諾,但實際上只是玩弄文字遊戲;他不上訴,卻請家屬上訴,那還不是一樣嗎?所以,當阿扁後來涉貪時他說"我絕沒有拿一毛錢",這話是對的,因為他的確不是 “拿一毛錢”(我已經很久沒有看過"一毛錢"的硬幣了),而是拿好幾十億。

真正看穿阿扁是大約1990年他開始當立委之後,特別是當他當上市長,我總算才看清楚這個人翻雲覆雨不擇手段的卑劣政客屬性,所以我從那時候開始就給他取了個綽號叫"”天下第一大壞蛋"。

很奇怪的是,台灣人對他的強烈好感卻反而從這時候,也就是所謂的"第一名立委" 及"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台北市長之後,迅速高昇,一直到他當上總統,聲望達到顛峰。綠油油的長老教會,甚至還曾組團參訪阿扁老家,說要從參觀偉人的出生地,藉此體會偉人"堅苦卓絕"的用心與偉大精神。

從這裏你就能看出,台灣社會對於公眾人事物的鑑賞能力不但大有問題,而且經常與事實相反,把人渣小癟三當英雄,把壞蛋當偶像當成理想家,卻把好人當成老鼠追打。當然,許多時候是出於顏色考量,明知善惡是非,卻故意抹黑,藉以傷害異己。但一般人卻不是這樣。一般人是真的鑑賞能力有問題。

當你說某個偶像明星、英雄、偉人是"天下第一大壞蛋"時,一般人聽了,只會覺得你在亂罵,是不是頭殼壞去了;明明就是勤政清廉憨厚淳樸、為人民吃盡苦頭而且還坐黑牢為人民犧牲奉獻的偉大"台灣之子",怎麼會是大壞蛋,而且還是"天字第一號大壞蛋"?

但是,仍然有許多人對於我對阿扁的極度負面評價十分好奇,當時經常因此有人求見;甚至當我在英國時,都還有人特地來找我,就只為了想聽聽阿扁的事,他們以為我一定知道什麼內幕,否則不會做出一種與一般人的"常識"完全相反的評價。
但我的確沒有任何內幕。我那時已脫離政治,而且平常也不太看報紙,那時也沒有網路,我對政治人事物的相關資訊,說不定比一般人還要少。

我對阿扁的評價,純粹就是從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上看出來。一個人的好壞,不是看他做好事或做壞事,而是看他不管做好事或壞事或一切生活小事時的態度與心機;乃至從平常一些表面上微不足道的態度言行,就能清楚看見一種極其明顯的善惡。當然,我說他大壞蛋,指的是做為一個政治人物,而不是做為一個人。

講這事,只是想講一種眼光,一種看事情的方式,簡單說就是一種鑑賞能力。一個鑑賞能力差的社會,自然也不可能會是個多麼文明良善的社會。

從阿扁講到柯大帥,我並不是要說後者就是阿扁第二,我只是要說看事情的方式始終是一致的。我們根本不需要任何內幕就足以在善惡美醜上做出評價,因為事實或資訊可以刻意隱藏,但美醜卻根本藏不住,它總會透露在當事人平常的一言一行之中,差別只是在於你會不會看,是不是總是把善惡美醜看顛倒了,把人渣惡棍看成英雄偉人,卻把良善之士看成壞人。

以這位柯先生為例,他總是嚴以律人卻完全徹底地寬待自己,例如他表面上痛斥社會充滿謠言充滿道聽途說,但他自己不就是這樣一種喜歡以訛傳訛、道聽途說,甚至經常刻意造謠抹黑或信口開河藉以傷害他人的人。

另外,他口口聲聲理性嚴謹,但他的行事作風卻往往不經大腦,信口開河,嘴巴動得比腦子快,跟理性嚴謹沾不上一點邊。

至於他的一堆承諾,例如選舉團隊不當官,例如什麼反黑箱等等,大概都只能當成放屁。

還有,他表面上好像是什麼財團剋星似的,你看他假公濟私打擊鴻海時的那種囂張嘴臉;但事實上呢,在選前,又是完全另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一心想"求見"郭台銘。

這樣的一些巨大落差,當然不犯法,但從這樣一種落差,你大概也能看出一個人的道德水平,看出那些刻意彰顯在外或刻意吹捧的偉大特質之詭詐。

藍綠雙方及其支持者,有一個極大的不同就是道德。過去十幾二十年來,你幾乎不曾見過哪個國民黨人或媒體會故意以造謠的方式去抹黑對手。但綠的這一邊卻剛好相反,我幾乎不曾聽過他們講一句實話;所有指控幾乎百分之百是捏造或刻意扭曲,然後在這個自己編造的謠言及謊言上大做文章,努力嘲諷、攻擊及進一步抹黑,無時無刻就是一直撒謊、造謠、抹黑。不但主其事者及主流媒體如此,連其支持者也普遍習慣以這套造謠抹黑的方式來傷害異己。

令人驚駭的並不是政客的卑劣謊言成性,而是一個社會怎麼如此完全不在乎謊言謠言和抹黑?!只要顏色對了,不管怎麼惡搞都行,善惡是非根本不值一個屁;只要是敵人,不管用什麼齷齪手段去傷害對方也都無所謂;不但無所謂,而且還會受到極大的推崇與肯定,甚至成為所謂"意見領袖"。

甘地對於非暴力的許多想法,其實在台灣是完全用不上的,因為距離那個等級實在太遙遠。例如講到宗教與政治,甘地說,我們應容忍各種不同的想法與信仰的存在;他說,"不容忍"本身就是一種暴力。但在台灣,誰只要稍微肯定中國或肯定大陸人,誰就是賣台敵人;十幾年來一直在扣帽、炒作、獵捕這樣一種對黨國不忠的內部敵人。

我並不是說大家應該起而反抗這樣一些無所不在的法西斯暴力與謊言。要不要反抗,個人只能自行決定看要如何自處。但重要的是,你到底生不生氣、憤不憤怒、悲不悲傷?還是你一點感覺也沒有?我想這才是重點。

我從一個人有多少義憤和悲傷,來判斷他跟我之間的距離有多遠。我常說,達摩東來,只為找一個不受人惑的人。這話也許該改成,找一個真的會生氣、會難過的人。面對世上永無止盡的各種血腥謊言與囂張惡事,你究竟生不生氣、悲不悲傷,這恐怕才是這世界究竟還有沒有救的一個根本關鍵。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
柯建銘:沒安排柯郭會 3億是捐世博台北館
2015年4月13日
中央社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柯建銘今天表示,去年7、8月台北市長柯文哲主動希望他引薦郭台銘,但他心中嘀咕,拜會他有用嗎?我就按兵不動,後來剛好有個機會與郭台銘餐敘,郭台銘告訴他,柯文哲致電希望拜會,請柯建銘轉告柯文哲不方便,「我支持連勝文」 。
至於所謂郭台銘捐款3億元一事,柯建銘說,他是告訴柯文哲郭台銘挺藍挺連,郭台銘曾捐款3億元給世博台北館,選後柯文哲冒出3億男說法,但事實就是如此,柯P心知肚明。

=========
連勝文前發言人酸柯P 曾說不要用聽說
2015年4月13日 中央社
台北市長柯文哲選後爆料有企業家捐給對手3億,今天出庭作證表示是立委柯建銘告訴他的。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時的發言人錢震宇在臉書表示,有空的話,google「柯文哲 不要用聽說的」看看。
錢震宇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選舉期間到選後,連勝文就常因「聽說」飽受攻擊,深受其害。例如老鼠尾竊聽案、名嘴所言「別讓勝文不開心」等諸多案例,都是不實指控,但卻讓當事人及其陣營遭到污名化。
錢震宇說,柯文哲的 “聽說”,令人非常遺憾,也非台北市民所樂見。他表示,連勝文希望柯文哲作為台北市長,發言必須謹慎、負責任,尤其牽涉到他人,必須拿出證據。

=========
老柯打臉柯P:郭台銘3億元是捐給世博台北館
新頭殼2015年4月13日
林朝億/台北報導
對於台北市長柯文哲指當初是聽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郭台銘捐給連勝文3億元,柯建銘今(13)日隨後反駁指出,去年他向柯文哲說的是,郭台銘是深藍的,3億元是捐給世博台北館。柯文哲「把很多事情糊在一起」,這是一場荒謬可笑的鬧劇,浪費社會資源;他也呼籲3方當事者,不要再提了,郭台銘也可以撤告。
柯建銘表示,柯文哲是主動表示,希望他引見郭台銘的。去年7、8月,柯文哲到他辦公室來表示,他是要選舉的人,必須拜訪尋求支持,所以希望柯建銘幫忙引見郭台銘。
後來,柯建銘有次跟郭台銘在一個餐敘場合會晤。柯要離開時,郭台銘趕過來告訴他,柯P的辦公室打電話來說要見郭。郭請柯建銘轉告,「不方便,我是支持連勝文,長期支持國民黨」。
柯建銘回來後就找了柯文哲,告訴柯P說,郭台銘是很清楚支持連戰、連勝文的。郭台銘說「不方便」,「既然不方便,就不要去拜訪,免得你們兩個坐在一起,會發生什麼火花,那就算了」。他還說了,「世博台北館,郭台銘正式捐了3億元給郝龍斌」

柯建銘說,事實就是如此,「柯P自己心裡非常清楚,心知肚明」,「他把很多事情糊在一起」。

============
北市官員:郭台銘捐3億蓋台北館非給錢
中央社 – 2015年4月13日
(中央社記者顧荃台北13日電)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童仲彥質疑,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捐3億給世博台北館,但市府並未收到錢。曾經手承辦世博的北市府官員表示,鴻海是興建台北館的建築物跟設備,並非直接給錢,款項沒有經過市府,因此不會有錢的問題。
根據台北市政府97年間的新聞稿,前台市長郝龍斌在97年6月22日與鴻海教育基金會創辦人郭台銘簽訂合作備忘錄,台北館的展覽內容、行銷主軸由台北市政府主導,鴻海基金會負責規劃、設計、興建、營運、策展,以及提供雙館所需的經費、人員與技術。新聞稿指出,郭台銘當時受訪表示,初估費用約3億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