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綠的誠品吳清友,做著一個滿是人民幣的中國夢

吳清友原是陳水扁的金主之一,快二十年前誠品的天母忠誠店開幕時,陳水扁以市長身分為它剪綵,那天我不知為何湊巧就在那兒(並非為了採訪),親眼看見吳與扁兩人的十分親近的互動。去年十二月,海協會長陳德銘來台走訪後山花東,第一晚由傅崑萁作東在天祥晶英酒店宴請這位遠來的客人,我又看見吳清友現身,坐在主桌,無非就是向陳德銘輸誠。

誠品要到大陸發展,當然要建立與陸方官員的政治關係,無可厚非;但它剛好見證了一件事情:你的精神與你的現實條件之間發生了背離,而你不會服膺你的精神,你必須服從現實。

然而,難道兩者可以全然的拆散,而不致發生靈魂的撕裂嗎?當吳清友有一天認識到,他的商業帝國,只有在那一片廣闊的土地上才能擴張並且馳騁時,他的內心卻仍然要一再地響起臺獨的呼喊嗎?

吳清友只是一個具體而微的縮影,其實整個臺灣就處於這個矛盾的情境裡:你的順差完全只靠這一個市場,由那一個市場每年供養了你近千億美金的生意,等於臺灣主要的經濟血液是靠那頭供輸的,但箇中的人特別是這一群年輕的世代,卻彷彿渾然不知地,猶自高喊著臺獨?

這不正反映了這個主張的虛無,以及它的荒謬嗎?或謂,那並不荒謬,而是迫於現實,但至少,這個政治主張已經脫離了土壤,而成為失根的、飄盪的空想,亦即,它看起來就完全是一種欺騙,不但自欺,並且欺人。

然而,那個強烈的仇中情緒,竟真是天生的、自發的嗎?或是被某種靠著刻意扭曲歷史所建構的民族詮釋而誤生的呢?當然是後者,那是藉著一起那個時代的悲劇,所編造的受欺的悲情而來的,並以此炮製了特殊民族論造成的,當然,也在於如今在那塊土地上主政的政權的道德缺陷。

但是臺灣人呀!誠品依舊得在大陸茁壯,臺灣依舊不能失去那塊市場,你可以暫時假裝忘記,但你卻不能永遠地撕裂你的靈魂。

延伸閱讀:誠品蘇州第一豪宅 亮相

本文獲得黃國樑先生授權轉載

  • 古田

    時空環境不同,一定是她的標準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