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食安、臺南與南臺灣之黑白共治現象

前一陣子的毒油事件發生在屏東,綠營卻大肆抹黑造謠說馬英九拿了多少錢,是該財團的"門神",完全子虛烏有。但在南部,這類永無止盡的造謠卻幾乎是南部人朗朗上口、每天都要罵上好幾句的"事實"。有時連我到陽台晾曬個衣服,都能聽見鄰居的歐巴桑經常一邊煮飯一邊高談闊論說連戰連勝文一家"搶我們老百姓的錢,不要臉"、"馬英九這隻狗,畜牲"等等。

毒油事件調查結果發現,走漏風聲給財團以避免稽查的卻是綠營的屏東縣政府。毒油的事,早在事件爆發前兩三年就已經有人不斷檢舉,但屏東縣政府不理不睬,逼得檢舉人只好跨縣市跑到台中市找胡志強。

臺南當然比這更離譜一萬倍,我經常懷疑,臺南市政府蓋得像個美國白宮那樣冠冕堂皇,裏頭究竟有沒有人在上班?可以說根本就是無政府狀態。在臺南是很"自由" 的,只要你拳頭夠硬,後台勢力夠大,絕對沒有你不能做的事;整個城市就是你的城市,我家就是你家。

前些天出門辦個事,在商家門口暫停,地上是黃線,但我估計只會花一兩分鐘的時間,所以按下警示燈,表示暫時停車。我問老闆說,"車子暫放你家門口,會不會有人來拖吊?"他噗嗤一笑說,"你是外地來的嗎?你有看過臺南警察會這麼勤勞的嗎?"然後說他車子停在那裏停十幾年也不曾被開罰單,一直取笑式地問我是哪裡人,北部來的嗎?意思是說我怎麼這麼狀況外。

我從他的口氣中聽得出來,他表面上好像在嘲笑臺南市政府的荒廢與荒唐,但骨子裏其實帶有一種得意與滿意,滿意這樣一種無政府狀態下帶給他個人的種種"方便"。

很多人說臺南有什麼美食,我只能說,如果你不想洗腎,在臺南吃東西最好還是小心一點,盡量避免外食。臺南別的沒有,地下工廠到處都是,表面上好像是住家,其實是工廠,生產各種老闆自己絕對不敢吃的所謂"美食"或美食原料。

當然,我不是說每一家店都很可怕,都會用恐怖方式製作食物,我只是說,在臺南,恐怖店家的比例相當高,你得睜大眼睛仔細看,如果你不想洗腎或肝硬化的話。

這幾天爆發的毒茶事件,也是發生在臺南,總部就在臺南所謂首善之區--東區;茶葉裏竟然有劇毒殺蟲劑DDT;而且明明是伊朗進口,竟然也能改成德國。

前一陣子不是有毒豆干事件嗎?添加一些會要人命的乳化劑什麼的,主嫌就是我的國中物理老師,父子一家人就是賺這黑心錢。但他們絕不會覺得自己黑心,因為"大家都是這樣",不是只有我黑而已,我只是比較倒楣被你抓來祭旗。

其實不管是毒油毒茶毒豆干毒海帶毒蝦等等等,風頭上,媒體喜歡湊熱鬧大幅報導,但是過兩天大家也就忘了,一切都還是跟以前一樣。

我當然不是說只有臺南才這樣。臺灣人之黑心不分南北,遍佈各行各業;即便只是多賺一點點根本微不足道的利潤,他也寧可傷害絕大多數人的健康與生命,而不會覺得良心不安。

黑是黑全臺,不是只有黑臺南,差別只是在於程度上還是有差別。臺南是個無政府的城市,黑白共治,順我則昌,逆我則亡;以特定利益為其行事標準,而非以眾人之普遍利益為考量,正所謂沒關係就有關係,有關係就沒關係。關係夠好的話,幹啥都行。

1997年出國之前,我對臺南充滿好評,對臺北很感冒;那時還沒有捷運,交通混亂,空氣差。但十幾年後,南北竟然整個倒過來,臺南已經不是人住的地方,恐怖到極點的混亂交通,行人完全沒有地方走路,每天只能冒生命危險走在快車道上,一邊走路一邊得不斷回頭,小心閃躲後面飛奔過來的各種車輛。可以這麼說。如果有人可以在臺南因為交通違規,例如蛇行或飆車或逆向行駛而被警察攔下開單,那我就佩服你。

交通如此,更不用說污濁的空氣和極度嚴重污染的河川,以及四處可見、任意排放的各種廢水油污;還有更荒唐的,四處黑影幢幢,黑道氣燄高張,而政府是完全不存在不作為的。

我有時也很想入境隨俗,沒事故意逆向行駛,或是表演飛車特技、蛇行超車等等,很想體會一下究竟這樣的生活方式有何快感?否則的話,為何臺南人這麼滿意這樣一種完全沒法想像的恐怖生活方式。

不管什麼民調,不管問什麼題目,只要是綠營掌權,臺南人就會給他滿分,即便爛到實在完全超乎想像的爛,還是會在所有項目上得滿分。我是臺南人,我知道臺南人如何行事。

我常說,成大校門口有一段走廊,約五十公尺長,走廊上依舊堆滿雜物包括瓦斯桶,商家就在走廊上煮飯作菜做生意,但這走廊勉強挪出一個僅供一人通過的空間,算是臺南難得一見的模範,所以市政府在走廊上掛個牌子寫著"示範走廊"。很好笑是不是?可當你住在這樣一種城市中,你就知道一點都不好笑而是很痛苦了。

成大不遠處小東路上有個"公園",裏頭有個很大的官方告示牌,牌子上竟然寫了一篇"文章",還蠻長的,真是很奇怪的告示,竟然寫一堆,足足寫成一篇文章。文章裏頭像在對著某個人講話那樣,寫說,我警告你哦,你如果再亂搞破壞,我"被迫"就只好用法律來辦你。竟然是"被迫",竟然寫得落落長的一篇像什麼勸世文,這像政府的告示牌嗎?

公園附近大馬路上方,有個橫跨整個馬路的跑馬燈,有幾回我竟然看到一排閃閃發亮的告示走馬燈,寫著:"馬路不是你家的垃圾桶"。臺南的文化水平與所謂市政,由此可見一斑。你能想像在臺北市中心的重要街道上寫著:"馬路不是馬桶,請勿隨地大便"嗎?

很多人不喜歡政治,我恐怕比一般人還更不喜歡。但是,你不理政治,政治卻無時無刻在理你。你不理它,意味著你把你的生命和生活給交付到一群文化水平極低智能道德極差但卻對政治充滿狂熱與偏見的恐怖群眾手上。

老一點的人,過兩年死了就算了,上天國享清福,地面上沒他的事了,但年輕一代還是會有人繼續活著,政治的好壞,也就決定了下一代人的命運。

因為家裏開電影院,父親三天兩頭常得北上選片、簽約等等。我唸小學時,常隨父親北上,住親戚家。三十多年前上來臺北念高中,因為喜歡孤獨,經常一個人往郊外跑,例如板橋、新莊、永和、中和、新店、淡水等等;大學畢業後,又在台北工作了好幾年,對於臺北這幾十年來的變化,我是十分清楚的。對於臺南,更是瞭若指掌。半個世紀來,見證這兩個城市的興盛與衰亡,難以置信,彷如隔世。

我若關心遠在千里外的人命與戰火,自然也不可能不關心自己周遭的生活與安危。因其醜陋,很多人都不喜歡政治,生命若光是藝術洋溢多好,但醜陋乏味之事,你越不去管它,它就越是反過來管你,進而支配你一家老小長此以往的生死禍福。

總之,政治不能不管。就算不是出於公義之心,也該為自己與他人的利害打算。但我也知道,越是離你越近的政治越難插手,因為你會擋到他人的財路與名利之路,往往會有很可怕甚至超乎你所能想像的後果。

臺灣確實是一國兩制,南北差異很大,而且這趨勢越來越明顯;南部基本上跟軍閥割據沒啥兩樣,黑白共治,純私利取向,缺乏現代社會應有的基本文明。在北部能批評的事,在南部若再多說,甚至會有殺身之禍。我發現,即使急公好義、膽大包天的邱毅也明白這一點,而只能噤聲。不可思議的是,卻有這樣一群人民,自願活在這樣一種野蠻社會中,甚至引以為傲。民主的危險與可悲就是:當蠢蛋人數比正常人還多得多時,蠢蛋就統治了這個社會,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家鄉的淪亡。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

英國藍毒玫瑰茶 千斤已下肚
2015年4月17日
中國時報【本報記者╱綜合報導】
英國藍玫瑰花瓣含農藥殘留案,高雄市衛生局16日繼續追查供應商原宜貿易公司進口的玫瑰花流向,再追回881.6公斤,但當初原宜進口的4500公斤的玫瑰花,恐有逾1000多公斤DDT玫瑰花苞已被消費者喝下肚。
英國藍DDT玫瑰花瓣冰茶事件爆出延遲公開、罔顧消費者健康之情後,台南市衛生局長林聖哲口頭自請處分、副局長林碧芬等人遭記申誡處分,但林碧芬認為,當初抽驗的是苗栗縣,「依照SOP」應由抽檢的縣市發布;但苗栗縣衛生局長彭基山則認為,「依往例」應由總公司所在地的衛生局發布檢出消息。兩地衛生局各說各話,卻無法掩蓋延遲發布罔顧國人健康的事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