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之中,遙盼重典

(本文作者:葉林)

這篇文寫得長,如果沒有心情看,可以直接跳過!

過去,只覺得媒體很亂,不看也就罷了。身為這行業的一份子,改變不了大局,就選擇改變自己。但是年後,從消慈一路戰到山老鼠、阿帕契、到最近的三億男與大巨蛋接檔,讓葉林花了很多時間觀察、閱讀與寫作,也度過這輩子書寫最多媒體時事分析文的幾個禮拜。

恕我一句直言:「台灣在內戰」。一場因為政府法律失能後,由媒體與政治部族主導輿論的大亂鬥。這場內戰表面上不見血,但實質上,族群階級互砍之深刀刀見骨。昨日民進黨、今日國民黨,八年十年輪替一次,即便所謂第三勢力或公民力量崛起,恐怕只會落入永無止境的惡鬥循環。這是島國民族性,看來悲觀。小確幸與幸福感是膚淺的台灣印象、跨世代異族群隱隱的仇恨,或許才是島國深層的危機。

政治板塊即將輪替,讓我想起八年前馬英九入主總統府後的第一件事,追查公文流向與解密。陳水扁多案纏山,卸任即入獄,直到國民黨崩盤的現在。還是那句老話,葉林對政治的厭惡早在十年前就達高點。但觀察白色力量百日出擊的諸案掀波,卻隱隱可見當年藍軍重掌政權後急於解密前朝之姿。這是因果循環還是風水輪流轉?難以論斷。但後朝與前朝之恩怨情仇,將讓重大政策無以為繼。葉林說的不是現在,而是下一個權力輪替。

為免落入政治表態,我對每個個案都以法律標準與科學精神審視之。阿扁的罪,法律說了算;柯市長與遠雄誰贏,法律說了算。最後誰該入獄、那顆蛋拆不拆?法院最終審說了算。

法與制度,在當代台灣最為弱勢,也被輿論摧殘得最為慘烈。而荼毒觀眾已久的媒體亂象、社群時代的訊息傳播、加上操弄,讓政府體系與行政效率越趨退讓。每週一主角的上台挨批、全民公審與黑特文化的蔓延,讓許多願意讓台灣更好的人們很生無力感。理性進步的社會,個案歸個案、法律歸法律、道德歸道德。但在台灣,所有個案都會因為媒體風氣,將法理情、道德節操、經濟政治,全都攪混在一塊。

慈善組織、軍隊、警察、官員、宗教、大企業、大學生、公務員、醫院、演藝圈...乃至於任何登得上頭版版面的團體,都是大小不一的族群。試問,以上所述族群,有那一個沒因為小事被文革遊街過?台灣,越來越多事可吵、越來越多道德指控、越來越多團體與勢力,因為任何理由互相攻擊踐踏。法律面可解決者,往往得要道德制裁、鞭屍三天才能了事。

最後,你會發現,身處不同的族群與團體中,朋友之間,早晚會因為程度不同的價值對立而賠掉感情。

你的朋友,可能是慈濟志工;你們為了慈濟到底有沒有違法激烈辯論。
你的朋友,可能是陸航飛官;你們為了軍人風紀的尺度翻臉成仇。
你的朋友,可能是內湖分局小警察,你們為了有沒有縱放山老鼠互不相讓。
你的朋友,可能是遠雄集團某個建築師,你們為了大巨蛋設計是否草菅人命大打出手。

有位在大愛電視台工作的同業感嘆,消慈事件後,他的一群臉書好友瞬間冷漠。人與事,法與情,永遠分不清了。無法就事論事、一體誅滅九族,約莫就是葉林對於當代台灣最大的喟嘆。這是身處大陸邊陲、存在兩岸政治衝突間的台灣。暫時,它是個和平島。但這個和平島的外衣下,是族群、信任與團結的內戰。國家認同混亂、缺乏民族主義的凝聚,這永無止境的鬥,不是一句追求公平正義就能夠矯飾的。

葉林先打住,談談阿拉伯之春後,遍地開花的社會革命進程。目前,以佔領伊拉克、敘利亞部分領土的ISIS為最新進展。但ISIS現象之真正原因,可遠遠不只這個階層可以說清楚。身兼社會主義作家與資深伊拉克記者的Patrick Cockburn在其著作「伊斯蘭國」裡,將ISIS的崛起做了歷史、宗教、政治經濟與本地脈絡的多面向解析。搭配幾位學者與意見領袖的序文與導讀,應可作為理解中東衝突的重要參考書。

台灣與伊斯蘭國,遙遠、幾近無關,並且難以類比。但葉林卻發現有幾個隱性元素,同時存在於兩方。

中東衝突有許多原因:政治勢力、伊斯蘭激進主義聖戰組織、美俄沙烏地與葉門的代理人戰爭、教派衝突、經濟、本地政治、大小部族的糾結與利益。
台灣內亂,有許多原因:政治勢力藍綠白、媒體鄉民激進主義、美中代理人角力、政論節目點燃的宗教仇恨、經濟、地方政治、大小族群的糾結與利益。

這些隱性元素,某些國家或許也有。但台灣媒體在混戰中扮演的角色,特別與作者解析戰地新聞有著許多異曲同工之妙。身為資深記者,Patrick Cockburn 對於媒體介入中東衝突有好些洞察,在此引用幾段深具啟發的論點:

  1. 見血,才會上頭條。
  2. 戰場新聞過度簡化顯得虛偽,這讓是非之爭變成善惡之戰。
  3. 伊拉克與阿富汗衝突的複雜性顯而易見,但倫敦與紐約的編輯不需要知道這些。
  4. 越殘酷、越好賣。
  5. 問到某位西方記者關於利比亞民兵的缺點,她只回我一句:「只要記住好人是誰就可以了。」
  6. 戰地記者太快發表反對派發出的殘酷事實,但這樣的故事完全無從考證。
  7. 一個好的殘酷故事有幾個要素,它要讓人震驚,但無法馬上確認真假。
  8. 戰時的每個人,都有比平常強烈的動機去扭曲成敗,通常也難以證實他們在撒謊。Patrick Cockburn 引用南北戰爭名將 Stonewall Jackson 的話說:「先生,你有沒有想過,戰爭,給了騙子多大的機會啊?」

突然發現,Patrick Cockburn 的每一句媒體批判,彷彿都適用台灣社會。

  1. 頭條嗜血,媒體常態
  2. 過度簡化,媒體常態
  3. 複雜無知,媒體常態
  4. 殘酷好賣,媒體常態
  5. 記住好人,媒體常態 (在台灣應為記住壞人)
  6. 無從考證,媒體常態
  7. 震驚難辨,媒體常態

台灣的戰爭不是兵戎相見,而是階級輿論之戰。有多少政治人物、多少媒體人、多少名嘴、多少散播謠言的鄉民,在這些混戰中,充其量都只是個騙子。時間脈絡上,台灣存在世代之間的階級矛盾;人群族群間,台灣存在不同團體的階級矛盾;空間地域上,我們存在城鄉落差之間的階級矛盾。一個小島、如此多的衝突因子,如果不靠更多善念與正能量的保護,實難對抗媒體鄉民煽風點火的自我作賤。無奈,多數人們究竟是盲目、亦或明智?

台灣民主體質孱弱,幾番政黨輪替能否漸漸身強體壯猶未可知。但或許回歸結構面,強化政府權力、強化制度法律、強化媒體品質,才是未來執政者與全民應有的共識。新世代的政治明星,會是李光耀、或是另一個馬扁?福禍難料。但我認為,在媒體幾無自律品質的現狀下,總統高度的人物如不深思就喊出捍衛言論自由是虛偽造作與逃避責任的。當每個政治人物都害怕被貼上箝制言論自由的標籤時,沒事被媒體栽贓痛打,也就別自怨自艾了。

未來,我支持的是捍衛「言論自由真義」的領袖。真正的言論自由必須有其品質與高道德性,而不是一群混戰中新聞騙子們操弄輿論的護身符。

台灣亂是不亂?如果答案是,那麼喊出亂世應用重典,葉林不怕被罵。

見血 才會上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