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太陽花開進總統府的那天

本文獲得黃國樑先生同意授權轉載

沒有王金平那天晚上的攔阻,百來個學生一下子就清光了,太陽花不可能成氣候,那場名為學運的政潮就不會真的拿到了指揮棒,對這個國家頤指氣使。

所以,王金平可謂太陽花的產婆,蔡英文或可稱它的母親,但產婆無疑重要得多,讓太陽花順產,並且迅速抽長、茁壯。他因此讓一個國家完全停擺、無法運轉長達近一個月久,用把立法院團團圍住的學生,作為他的政治護身符,因而也將這個國家的是非與倫理、道德與風尚,一夕摧毀。

國民黨受此運動的衝擊,命懸一線,危乎殆矣,政潮之後半年,不僅丟掉北、桃、中三都,連新竹、嘉義兩市都保不住,可以說是插管治療了,能不能救回來,都已殊難預料了。這時,這位王金平竟想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

所以才說它是黃鐘毀棄,國民黨若真提名了王金平,就叫被人強姦了,還要喊爽,被太陽花凌虐後,乾脆把自己變成一朵太陽花。2016年大選,就可以稱為太陽花選舉,是太陽花的母親與產婆的競選,完全是姊妹品牌,選誰都一樣,都是太陽花的完勝。

也就是說,無論誰選上,都將是黑島青、大腸花、台左維新、民主鬥陣主政,他們將猶如當年德國納粹黨上台一般,成了這個國家的「蓋世太保」,以及真正的「領袖」。

然而,就算是太陽花的競爭好了,王金平相對於蔡英文,用對岸的形容詞,還是那個比較「二」的,是相形之下更劣質、次等的,一個只有擺來擺去的利益,而沒有靈魂的一個超級政客。

2016選完,台灣就下課了,我們都下課了。

  • 司 始音

    台灣已經步入菲律賓的後塵,只怕菲律賓在不就將來看到台勞在他們的國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