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悲劇的發生 談【正視霸凌】

有朋友以為:霸凌的問題根本不重要,因為那是因為被害者的心理質素低落,甚至是因為有心理疾病病沒發現或沒治療。

我不是很願意說難聽話,但我認為會這樣說的人,其實是命太好。

我當然不否認「一個悲劇的發生,當事人總是有責任的」這點。但如果我們什麼都歸咎於個人責任的話,則我們不僅不應該仇富,甚至不應該同情那些老弱病殘而正在挨餓受苦的底層人民。

我從來都不是「社會福利路線」的擁護者,也一天到晚都被人批評說是傲慢的精英,但就連我這樣的人,都不敢輕忽霸凌的可怕,也不敢把霸凌的問題全部歸咎於個人責任之上。

很多人福份好,一輩子沒惹上這種冤家,所以從來沒辦法想像自己變成被害者的感覺。然而,霸凌,就跟歧視一樣,主要是結構問題,然後才是個人問題。

有資源、有才能、有勇氣去承受甚至反擊的人,終究是少數。

美國文化鼓勵「以霸凌反擊霸凌」,甚至認為「不反擊,難怪是魯蛇」,於是連本來沒霸凌的人也來加入霸凌。最後結果就是層出不窮的校園槍擊。

為了零星發生的校園槍擊,美國社會花了很多不必要的成本。

我之前遇過一次校園因為被通報疑似有人攜帶槍枝而全面關閉的事件。

當時,全校所有師生全部被要求躲在室內並反鎖、走廊一律淨空。所有人不准開燈,當然也不准開空調與窗戶。警方帶人每層樓、每間房地進行安全檢查,直到整棟都檢查過後才肯放人。於是整個校園被折騰了七八個小時。最後連鞭炮都沒找到,但幾千人耗掉了一整天。

這是美國校園一旦被通報疑似有槍擊威脅時的標準作法。但可悲的是:即便有這樣的標準作法與決心,仍然無法阻止校園槍擊事件的發生。

美國人民隨處可得槍枝,這當然是造成校園槍擊事件頻仍的一個原因;但美國文化中那種「硬碰硬」的牛仔文化,以及由此衍生出的校園霸凌文化,才是真正的元兇。

歧視也好,霸凌也好,我承認都不總是存在著涇渭分明的界線。

但這些真的都不只是「加害者很可惡」所造成的。在更多時候,形成霸凌行動的,是由廣大旁觀者或鼓譟者所形成出來的那種氛圍與風氣;而身處這種濃烈情緒中的人,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加害者而不自知。甚至在親眼目睹被害者的痛苦後,還會責怪是被害者自己大驚小怪。

「我們只是跟她開個玩笑而已!」幾乎所有霸凌事件的加害者都會淡化自己的罪疚感。

人品更低劣者,甚至會說「她就是犯賤,所以我們才會去霸凌她的」這樣的話。

霸凌與歧視之所以到最後經常演變成性侵害或至少是帶有性意涵的攻擊,就是因為性是一種對人造成羞辱的好方法,更是徹底剝奪人權力的一種好手段。

我不用被車撞過,就知道車禍的可怕。

但一個成天擔心「不可能在臺灣發生的福島核災」與「全世界人口都集中到一座體育館中的公安危機」的島嶼,居然不認為霸凌是個應該正視的問題;這點常常讓我不知該如何理解。

也許就是臺灣人蠢吧。(會覺得被我罵蠢而感到受傷的人,或許應該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心理質素太過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