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三部曲 (1) 為了一個人

我打算寫的這些,當然不是什麼 “為了台灣好”;台灣好不好,我無從表態,因為我不覺得任何人有這項拯救這個病態社會的義務。

就好像假若我有些鄰居,個個很有錢,但卻品性不端,行事邪門,心眼很壞,而且又髒又亂。不過,他們覺得這樣很棒很勇,好開心,自我滿意度很高,覺得這才是正港的台灣郎,真正的民主自由。這時候,我 “該” 去拯救他們嗎?當然沒有這個 “該”(ought)字。

“該”,意味著一種 “必須去做的” 道德義務,但在這種狀況下,”該” 字並不存在,因為對方並非受到任何壓迫使然,何來 “拯救”?

“該” 字不但不存在,你若 “硬要” 去 “救” 他,也許反而會有一些道德問題產生,因為你的 “拯救” 預設了一種否定,否定對方的基本理性與德性;也就是說,連這麼基本的德性和理性都會出問題,意味著對方已經無法自理,缺乏行為能力。這時候,我們只能選擇撒手不管,或是把他們當成動物一般來進行強制管理,因為對方已經不具備管理自己的能力。如果 “拯救” 台灣是這麼一回事,我倒是不反對。

我不敢說我看過全世界,但至少對於西方世界略有見聞。華人和洋人的一個基本差異就是缺乏自律能力;稍微擁有一點自由,馬上無限擴大,盡情使壞,完全不在乎他人死活,徹底發揮人性中最邪惡的成份,並為自己謀求最大的利益;甚至為了享受連利益都根本稱不上的一種瞬間爽快,或甚至完全沒有任何利益與快感,他也不會在乎製造他人的巨大傷害與痛苦;甚至從他人的痛苦中反而能獲得一種病態的滿足與興奮;特別是只要四下無人,保證他任何陰暗卑劣的事都絕對幹得出來;人性之壞,似乎完全深不見底。

在一個社會中,當這樣一種人性之惡,不但不受遏止,反而以民主自由之名,普遍受到極大的鼓舞時,你除了沉默忍耐之外,大概只有移民遠離一途,所謂良禽擇木而棲。特別是下一代,他將來可以窮可以病,但基本品性不能壞,否則生命便沒有意義,他也不可能獲得真正的快樂。

我講的不是僅具相對意義的一種行為好壞,而是指一種理應不該有任何爭議的絕對道德狀況。當然,也許你會說,台灣還沒壞到這個層次來。對此其實毫無爭論之餘地。宛如美感一事,既是主觀也是客觀。主觀無從爭議,姑且不談;客觀上亦難以否認。

比方說,我們都知道不該強姦。在印度或非洲或南非等地,強姦卻十分盛行。任何這樣一種敗德本身,並不可怕,因為這些社會絕大多數成員都認為強姦乃卑劣無恥之事。可怕的是,如果有個社會,覺得強姦很好啊,沒什麼啊,民主自由啊,很勇啊,正港的什麼人啊;當大家普遍漠視,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或甚至反而強烈鼓舞時,你是不是會覺得這個社會在基本理性和德性上徹底出了問題。這時候,你還能說什麼?

好比說,當我們討論數學,但有個社會卻普遍這麼說,三加五就是等於五十三啊,三角形的三個角的總和是500 啊,800也可以啦。這時候,除了沉默與駭然,你還能說什麼?

楊又穎

楊又穎

既無話可說卻依然訴說,總得為了些什麼。當你討論數學,你可以說,為了純粹,為了數學本身;道德美感亦然,我不為別的,只為一個美字;或者你也能說:我不為社會,我只為一個人,一個無辜卻痛苦死去的生命。

陳真

=========
楊又穎自殺亡 遺書控網路霸凌

2015年04月23日

楊又穎是網拍界知名的「巴掌臉」麻豆,臉書粉絲團有26萬人氣,但也招來網友匿名謾罵。翻攝臉書

【綜合報導】

「新宅男女神」楊又穎前天驚傳在台中住處自殺身亡,家人在她房間發現一封遺書,抱怨網路酸民罵她「很愛假掰,偽善又天真」、「搶人男友,心機重」等。許多粉絲對她輕生上臉書表達不捨,認為「根本是鍵盤殺人!」

她的父親、農委會前主委彭作奎昨低調到殯儀館處理後事,家屬表示正在整理資料,今上午將開記者會說明,不排除發動串聯反網路霸凌。

下午二時許,楊女反鎖在中市中興街住家十三樓房內,家人找來鎖匠開門,驚見她躺在床上無生命跡象,趕緊打一一九送醫急救仍不治。由於死者沒有外傷,門窗未被破壞,屋內只有一只氣體鋼瓶,檢警初步研判可能吸氦氣致死。

家人擬發動反霸凌

法醫昨到殯儀館相驗,抽取死者血液鑑驗以確認死因,彭作奎強忍悲痛伴愛女最後一程,不時輕撫愛女臉龐。法醫高大成說,吸氦氣自殺過程痛苦難耐,呼籲切勿用自殺解決問題。

家人在死者房間發現一封遺書,密密麻麻寫滿整張A4紙,前半段勉勵自己努力工作,後半段抱怨遭網路酸民攻擊,連買東西送人都被同事譏諷「巴結人」,但詳細內容警方不透露。死者的哥哥表示,他已著手整理妹妹留下的遺書及手稿,並指妹妹自殺與感情無關,是工作遭霸凌、在臉書《靠北部落客》遭酸民中傷,妹妹預定周五或周六火化,不排除發動串聯反網路霸凌。

彭作奎昨po出與女兒的合照稱,希望女兒「隨時隨地靠在我身邊。」令人鼻酸。

父不捨盼女兒長伴

死者哥哥另在臉書po文:「對於發生這樣的不幸,家人感到震驚與不捨,Cindy有留下一些話想對粉絲們說,我們還需要一些時間整理,謝謝大家體諒,今早十一時家人將統一對外說明。」

楊又穎是家中獨生女,上有一個大她十二歲的哥哥,一家四口感情很好,除到台北上通告外,假日都會回台中與家人團聚。痛失愛女的彭作奎昨在女兒靈堂前不發一語,只在臉書貼出他與女兒的合照,還寫「真希望女兒永遠長不大,隨時隨地都靠在我身邊。」

中興大學主秘陳吉仲表示,彭作奎曾任興大校長,目前是應用經濟系兼任教授,聽到此事學校深感遺憾,盼彭教授節哀。

曾抱怨自己被冤枉

去年十一月楊女曾在臉書留言:「這一年來,那些說是我好朋友的人,你們真的是我的好朋友嗎?」昨她自殺消息傳開,網友紛紛在她臉書留言「難過」、「不捨」,還有網友罵:「酸民的嘴害死一條生命,《靠北部落客》之前把她講得超難聽的。」

美妝部落客波痞昨晚po出兩張對話截圖,指楊女月初與素未謀面的網友私訊對話,提及「被冤枉、很想自殺」。對方詢問是否因為《靠北部落客》?楊回覆:「對啊!已經低落好久,真的不想活了。」

《蘋果》統計二○一四年十一月至今年一月底,就有六十五篇匿名網友以「心地(Cindy)楊」、「心機楊」在《靠北部落客》影射她「很愛假掰,偽善又天真」、「拿了廠商的錢不po文」、「產品推薦文仿他人內容去貼文章騙錢。」等負評。

昨有網友前往《靠北部落客》留言,怒罵:「用匿名方式行霸凌之實,會有報應。」也有網友認為「這個版應關一關。」而《靠北部落客》管理員稍早聲明:「網路霸凌、工作霸凌固然都不對,本專頁已經盡力去審核文章。」

「應透過法律譴責」

彰師大輔導與諮商學系教授郭麗安表示:「鄉民的批評成為最利的殺人武器,鄉民往往認為不必負任何責任,這種行為真的應該透過法律譴責。」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