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五四之【看青年.尷尬並坐的 Mr. 德與賽】

(文/葉林)

1919年的五四運動,是個啟蒙。文化誕生德與賽(democracy/science),知青大喊民主與科學。快一百年了,今日台灣或已稱民主,但體質還是孱弱;也算科學了,但群眾思辨卻遠遠未臻(far away from)理性。

有時想想,五四時的老人們,不知怎看待當時的知青?勢必無法理解德、賽兩先生將會如何顛覆幾千年封建時代吧。同理可證,今天中年以上族群,不知怎看待習慣在網海中乘風破浪、亦或載浮載沈的年輕人們。而他們透過網路科技發動的改革抗爭或是撻伐,在百年後,會是建設性的歷史印記嗎?

五四後近一世紀,華人世界除了稍有民主基礎的台灣,其他區域選擇的不是極權下的「自我感覺良好民主」、就是「殖民後的有限民主」。依結果論或功利角度言,新加坡經濟實力根本不用比,而對岸在很短時間內,將於各領域超越台灣。寶島目前相對領先的社會秩序、小確幸、軟實力與人文素養能夠支撐多久?未知。尤其,當引以為傲的軟實力都能被戴上高帽鬥臭鬥黑,這個問號,很是沈痛。

談到歷史,沒有人能當先知。而是非成敗,也往往是相對而不是絕對。

台灣民主自由得來不易,最大的體現在於言論與政治;而最大的障礙,居然是科學與理性。所謂科學理性,不是蘋果代工第一名或是到處興建科技園區,更重要的是理性思維與科學思辨的教育普及。3C很便宜、APP很方便;媒體很淺碟,論事很弱智。整個社會,好像都安於滑著手機、集體享受不思考的酸噓指責之樂。

怎樣會最快樂?其實,最快樂的事,就是不思考。不思考,就會喜歡吃喝玩樂小確幸。不思考,就會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以上這幾句話,也不是我一個人說吧!

禮拜六跟位許久未見的新聞圈老搭擋相聚,清談街坊小事與家國大事如下:

  1. 有位台灣奶奶對著照顧自己的印傭說,伊斯蘭是ISIS恐怖份子。印傭回答說,奶奶不是的,ISIS是美國搞出來的。
  2. 有位教授在政論節目舉起古蘭經說,是某段經文講的,如此這般就該砍頭。
  3. 網民、媒體、政治與名嘴小丑們聯手,鬥爭耕耘軟實力最深的本土慈善團體。
  4. 同上,阿帕契加藝人雙拼,國軍因為軍紀個案賠上武德形象。
  5. 新聞輿論與政治人物之無良,可稱不折不扣的文革與階級鬥爭。
  6. 有些深綠的朋友,經歷消慈、阿帕契與大巨蛋等等新聞海嘯的衝擊後,居然說出未來決定票投藍營的不思議話語。
  7. 媒體跟醫療兩行業也在爭取合理工時了,這兩個行業的意義將以論分論秒計。
  8. 回憶我們倆早些年國際採訪、報導重大事件之片段。(100%也在自我感覺良好)。

世界在變,大家都懂。但會變得多快、多難以捉摸?沒人敢講。前幾年過分樂觀於阿拉伯之春的國際輿論、以及參與其中的中東憤民們,大概都料不到其期待的政治質變與民主萌芽依舊難產。反倒是ISIS趁亂快速崛起,竟然足以威嚇區域和平。由社群發動的革命,算成功了嗎?

我們聊著,網路社群搭配媒體名嘴煽風點火,的確可以催生出一些潮湧的力量。但仔細想想,這些力量的快速聚集,多半來自對於社經政治現狀的直接不滿。隨便一個意見領袖(還有所謂的網路觀察家?)吼吼口號,大家就衝了。衝完、或許滿足。但真正的革命結果論之檢驗,是在未來。

跟我稍早的感嘆一樣,跨世代間,也似乎正產生不同價值觀之對立。今早,「搶救國文教育聯盟」幾位教授評論年輕人缺乏文化素養,立即引爆大批網民反譏。他們罵,上一代的教育者罵著被教育者,這是什麼神邏輯?但話說,已然成年的被教育者並不是初中、小學、幼幼生,早該具備獨立思維之能力。酸民氾濫的世界裡,有多少年輕人忍住抱怨、不宅不憤,努力做著壯闊大夢,往理想邁進?年輕、卻具備文化素養與前進素質的,並不在少數。

今早,廣播裡一位哲學系教授分享「求真」這件事。他說:「只有體會過的,才是真。」但很遺憾的是,有太多年輕人的信以為真,是從論壇推文、媒體操弄與社會氛圍而來,並不是深刻的生命體驗。尤其,宅在電腦鍵盤前,如何對生命的一切,能有最起碼的體驗?

所以,伊斯蘭就是恐怖份子;古蘭經允許砍頭;慈濟真壞,媒體都在罵;國軍腐敗,星星全該下台;戰後一代佔盡便宜,年輕人沒前途該怪自家老子與國家....仇恨對象,族繁不及備載。

必須說,網路世界平均年紀偏輕應無需否認。面對這力量,有位作家認為,替他們太擔心或許已經沒有意義,這一代總會自己找到出口的。這話究竟是前輩的失望、絕望、還是遺忘?亦或只是一份憂國憂民、無謂的自作多情?

年輕過的人,或許該站在年輕人的角度思索他們的「黑特」文化所為何來;但年輕人也該願意成熟思考,經驗豐富(包含屢戰屢敗)的前輩長輩著急嘮叨所為何來?我覺得,世代間不能不對話,但雙方必須站在理性科學的立基點對話。尤其,當法理、科學與證據可解決的事,就不能無限上綱到意識形態與階級鬥爭。因為,大人們慣玩的骯髒政治遊戲,年輕人也看著學的。這將變成社會教育,遺傳為下個世代的國民素質DNA。

憤怒年代,德先生當道、說話大聲;賽先生舞台小,鴨子划水。如果空有德、沒有賽,那,讓流動與盲動的民意引導國家前途,將是幸或不幸?Let’s just keep our fingers crossed.

過幾分鐘,今天就要結束。2015的五四,不復見1919年正知正道的時代思潮。

記不得何年,攝於吉隆坡火車站的某個天花板角落

記不得何年,攝於吉隆坡火車站的某個天花板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