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一場茶會

文/談璞

五月中旬某個陰雨的午後,在上海長寧區的某巨型購物中心中的某家港式茶餐廳, 一場茶會正在進行。

在座的絕大多數都是從台灣到了美國,事業有成後又來到上海的花甲之年,當然,除了我以外。也因為有高血壓糖尿病的人不少,所以桌上的英式下午茶的點心並沒有太多人搶著吃,大多在聊天。

不過,其中也偶而有些異議之聲。

「上海這鬼地方唯一的好處,就是待過這裡之後,去哪裡都覺得是天堂!」

發言的是一位大嗓門的仁兄,在一堆老人中,他的台灣腔調特別明顯。在這群人之中,只有他跟我是直接來自臺灣。他身邊還帶著一名號稱深綠醫生世家出身的女友,過人的音量在茶會中特別顯眼。

「中國人就是這樣沒教養!到哪裏都在抽煙!進電梯也抽!不抽會死一樣!」他深惡痛絕得說著, 一旁的女友也頻頻點頭。

雖然我很想告訴他,上海已經是實施禁煙相當徹底的城市了,日本抽煙的風氣也不會比這裡來得低。不過他並沒有給別人發言的機會,依舊滔滔不絕的罵下去。

「跟中國交流?交流個屁呀!我們台灣的年輕人來這裡都學壞了!本來在台灣都會看紅綠燈過馬路,到了這邊都學得跟中國人一樣闖紅燈!越學越壞!唉!」他大嘆了一口氣。

但我心裡只覺得:那只不過表示『你所說的這些台灣年輕人原本就沒教好』而已。

他們不是守規矩,只是『怕不守規矩會被抓』而已,一旦發現沒人在抓就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了……這樣的『教養』叫『好』?

接著這老兄繼續滔滔不絕的罵下去,從亞投行到一帶一路,中共死要面子硬撐,隨時都有可能崩潰等等………一扯就扯了幾十分鐘。其他幾位原本靜靜喝茶的老人終於開口問了他一句: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台灣呢?」

「回去?回去幹嘛?」他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變得垂頭喪氣:「台灣已經玩完了,被吃垮了,沒救了,誰來都一樣救不回來了…」

其他幾位老兄依然繼續笑著喝茶,雖然有些笑容看起來像是冷笑或恥笑,不過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若說我與這位老兄有什麼不同,那大概就是我可以住在這個我還滿喜歡的上海裡享受,而他卻必須待在這個他所厭惡的上海中受罪。

PS:啊,那這場茶會中我在幹什麼呢?

 

……實不相瞞,因為前一天才剛去拔了一顆爛牙,所以我很沒節操的一直在桌上搜刮果凍布丁和奶酪吃!雖然虹村億泰說「硬漢不吃布丁」,不過牙齒沒好之前硬漢什麼的都管他去死啦!

  • 黑色星期五

    沒關係,我相信那種人一定很願意”忍辱負重”的在上海繼續苟活。

  • bbooboo

    我去日本看到抽菸的都聚集在吸菸區…..很少邊走邊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