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哪邊可以把腦袋洗乾淨的八卦?

文/黃國樑

看了一篇文章,非常可以藉以反思:今天台灣人對於國民黨的整體認知,其實就是經由「洗腦」而完成的。

而這個「洗腦」,是藉由一段長時期的所謂「反洗腦」、「覺醒」的名義下進行,並且獲致成功的。

該文章藉著對比法國人對於納粹德國最後瓦解戰敗的關鍵力量的認知變化,發現法國人在二次大戰剛結束時,近六成認為是蘇聯是造成納粹戰敗的首要力量,美國只有20%,進入21世紀後,卻完全翻轉成為過半數以為是美國主導了對納粹的勝利,而蘇聯卻只剩下二成多,如此完全逆轉的看法,其實就是透過不經意的「洗腦」達成的。

若是歷史學者肯定清楚,希特勒的嘗到的真正失敗,就是長驅直入俄境後,在史達林格勒的那場著名的戰役裡,由盛而衰,先勝後敗,被蘇聯紅軍以超過百萬的部隊逆轉戰局後,成了兩國整體戰力的歷史性轉折,雙方在此戰中死亡近五十萬人,可謂二次大戰單一戰役中死傷最慘重的一場戰爭,納粹部隊受到嚴冬酷寒的催迫,供輸被切斷,負嵎頑抗一段時間後,最終投降,從此改變了二戰的勝負格局。

但法國人卻在上世紀90年代開始,受到連篇累牘的各式宣傳、電影與廣告的影響,包括當時總統席哈克刻意紀念諾曼第登陸的公開慶典,開始像如同井底之蛙的台灣一般,以為諾曼第登陸才是納粹與同盟國力量反轉的關鍵,從而以為美國是戰勝納粹的最重要力量。

於是,這裡就出現了一個問題,「洗腦」是什麼呢?

「洗腦」並不是我們慣常以為的,只是政府有意的作為,當我們知道這個政府勢必在進行洗腦時,我們即對它所制定的教材,它在電視上製播的節目、廣告,印發的傳單,高度存疑,我們反而會自覺地進行「反洗腦」,該文作者稱,那它就不能叫做「洗腦」,充其量,只算是「灌輸」。

「洗腦」是透過被你誤認為是自由意志下接收的訊息所進行的,亦即,「洗腦」必須是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才可能達成。因此,「新聞」、「廣告」、「電影」,就成為對一個成年人的思想洗腦的最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工具。

媒體當然是最重要的洗腦工具,而且必須是你認為「最自由」、「最公正」、「最民主」的媒體,你以為他們正是公義的力量時,你就會把大腦完全敞開,任由它把要洗你的腦的意識,倒入你的腦海。

過去有三民主義、公民道德這類的政治課程,我們一看就會警覺:這是要向我灌輸思想的門徑,於是,我們檢視其中的每一個字,就算信,也是半信半疑。而它,自然是「失敗」的。

但法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絕不可能有政治課程,它只會有歷史、哲學等諸類課程,故而,不會有人以為自己可能被洗腦。於是,法國人全盤接受媒體的訊息,盡管,他們嘴裡會宣稱他們懷疑媒體的說法,實際上卻毫不保留地接受了。該文作者即宣稱,這是法國人的「精神分裂」。

當我們知道了「洗腦」的真正方式,再來考察台灣的情況即可發現,國民黨由於過去有諸多的腐朽、專制與獨裁的作為,並且事跡斑斑可考,於是對它的一切指控與貶抑,完全不會被質疑。以反抗者自居的媒體、以追尋自由、獨立為名義的媒體、以宣揚公義著稱的媒體,正好就是「洗腦」的完美候選人,而且,不只是候選人,它根本就是偽裝成自由的鬥士,將邪惡洗進你的全部的腦髓,讓你成為它一呼百諾的門徒。

於是,你可以發現,你的周遭,全都是這一類自以為是正義的聖戰士,卻滿口鄙俗、下流、低賤語言的,如蛆一般的生物,但他們絲毫不以為忤,因為他們早被洗腦而不自知。國民黨卻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以至於被永遠地當成假想敵,被人踐踏、吐沫,卻一點也莫可奈何!因為,吾人豈可能改變被洗腦完成的僵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