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怎麼相信李遠哲?

文/田英奇

記得李敖批評過李遠哲,說他是化學界的巨人,政治界的侏儒。這句話當然未免有點刻薄,但是李遠哲在科學專業以外的表現,遠遠不如他在化學本行所受到的肯定,殆無疑問。其實這不僅僅是李遠哲的問題,我們中國人一向崇拜英雄,以為能者無所不能,一個拿到諾貝爾化學獎的人,智慧天分一定極高,那麼做其他的事情也一定是觸手成春,藥到病除。殊不知在今日分工精細經緯萬端的世界,一個人在某一行幹得好,絕對不等於他離開了這個領域也是樣樣精通,這種跨界栽跟頭的例子,社會上太多了。

最好最大的例子,對不起,恐怕就是李遠哲。李遠哲搞兩岸兩岸不成,搞教改教改失敗,就連他主掌中研院的十二年間,內部外界的雜音都不少。當然,我們不能說李遠哲拿過諾貝爾化學獎,就只能談化學相關的事情,但是他屢屢「跨界」,而且「一跨三千里」,這種例子,往國外看看,似乎也不多吧?

我有時候滿好奇的,很想知道今年七十九歲的李遠哲,老來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是認為自己沒有錯,都是人家不配合,還是覺得有點兒懊悔,不該淌那麼多「混水」的?上個禮拜六,他在「慈林基金會」演講,題目是「我們不能再等待」,倒是透出一點弦外之音。

演講在宜蘭,沒有辦法去,所以只能看看新聞報導,其實他所提到的,比如人類過度使用能源,讓地球超載,以後極端氣候會越演越烈等等,都算是老生常談。不過引起我注意的,是許多報導引做標題的一句話:

「不要相信50年之後不在地球上的人。」

這句話太熟悉了,Jack Weinberg應該跟李遠哲,這位於1962到1965間就讀柏克萊博士班的學弟收版權費才是。彼時美國如火如荼的「言論自由運動」(Free Speech Movement)就是以柏克萊為大本營,當時的柏克萊研究生Jack Weinberg說出了一句傳誦好幾個世代的名言:

「不要相信任何一個超過三十歲的人!」(Don’t trust anyone over 30!)

這句話當然有點兒斷章取義,真正的原文(英文)也不完全一樣,但是這句話太犀利了,不但充分表現出年輕人對於老練政客玩弄權力的不滿,也吶喊出嬰兒潮世代拒絕醜陋政治的心聲。唯一可惜的是,原本純潔的言論自由運動,無可避免的與當時反越戰的浪潮結合,到後來甚至演變成頹廢古怪的嬉皮運動。

李遠哲的話有錯嗎?就如1964年的那句話一樣,我們似乎沒有辦法那麼清楚的下定論,但是,這句話由李遠哲的口中說出來,怎麼看都覺得怪。為什麼?JackWeinberg出生於1940年,說出「Don’t trust anyone over 30!」的時候,年方24,當然有資格說這句話;但是李遠哲呢?這位諾貝爾獎得主出生於1936年,今年已經高齡79了,他怎麼有資格說這一句話?五十年之後,李遠哲肯定不會在地球了,那他現在說的話我們怎麼能夠相信?

事實上,李遠哲以前就說過類似的話。2013年李接受「財訊」專訪,驟然從「主張核四廠應該續建並運轉」,一變而成反核四續建了。當時他還「向年輕一輩說抱歉」:

「我們這一代沒有盡責任,但五十年後你們還在,要什麼樣的地球?你們要掌控,不能讓老一輩來決定。」

聽起來十分感人,但是不過五年前(2008),李遠哲不是說「非核家園是五十年以後才可以慢慢實行的事」嗎?而2015年的現在,同一個李遠哲又在一次強調溫室效應日益嚴重,彷彿又回到了當時憂心全球暖化,支持把核四蓋好運轉的那個李遠哲了。混亂到這種地步,我們該怎麼相信他?

然而,看到這次他演講的對象,是「青年同學會」的學員,我不禁悚然。自「太陽花學運」之後,「年輕人」當道,政治人物為了選票,無不在討好年輕人,一下子提高工資啦,一下子社會住宅啦,還有將低投票年齡等等,都把焦點集中在年輕人身上。我雖沒有到演講現場,但是可以想像大概除了主人林義雄之外,幾乎所有的聽眾都相對年輕──甚至「很年輕」。那麼,79歲,學術地位崇高的李遠哲,講出這種邏輯不通,甚至有點濫情的話,未免太媚俗了吧?

然而轉頭一想,李遠哲不算是政客,也不需要選票,我們也假定,他不是為任何人拉選票──理由很簡單,因為如果這句話成立,那麼蔡英文或是其他總統候選人也一樣不能相信──那麼,我悲天憫人的想,李遠哲說出的這句忠告,除了諄諄教誨後輩之外,其實代表他心中的懺悔──學術之外,你們信了我,用了我,到頭來自我矛盾,一事無成,也真是其來有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