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賢、聶隱娘與在台灣的文化中國 

news_11__719872107

圖片來源:若有侵權煩請告知

這些年很多台灣人都有這種文化上的錯亂,一方面很多各式各樣訴求的運動相繼推陳出新,這些活動都共同直指著台灣在1949年後的政權,並質疑它們的正統性,並蓄意地將此政權與中國文化連接,將對於此一政權的質疑一併擺放在文化上,忽略了文化本身長久以來在這塊土地上變異過程。這一小段話說得拉扯至極。自從昨晚台灣導演侯孝賢以〈聶隱娘〉一個中國唐代為背景的故事,得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後,我就有很多的感觸在心底,導致一夜輾轉難寐。

我第一部看的侯孝賢電影是〈悲情城市〉,那是一個談二二八的故事。細節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整部電影壓得我喘不過氣,當時的我約莫國小,那是一個第四台剛開始的年代,家裡還會去出租店租帶子,許多課後家中無人時,我便會放那些大人們租回來的電影重覆地看,多半是港片。早期的台灣電影與歌曲都有一種濃厚的悲情之感,歌曲上更是明顯,可能是受到日本演歌式的唱腔所影響。印象中讀過,有人認為江蕙之所以有其地位,便是因為她的出現,一改這種苦情的調性。台灣電影是苦情的,一如歌曲一般,手邊唯一找得到的研究台灣電影歌曲的資料,內容談的是龍的傳人,是校園民歌,談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眷村與幫派,號稱台灣的新浪潮,一般人可能渾然未覺,但對於台灣本土主體感到敏感的人可能會立刻醒過來,他們知道這不是台灣,這是國民黨政權下的台灣想像,一種中國式的轉進,對1949年後的他們來說,台灣是暫時的。台北市充滿了對於中國那塊沃土的緬懷,用一種儀式,武昌街、歸綏街,台北博愛特區的周邊就是一個小中國。

侯孝賢出生廣東,1948年來到台灣,這樣的境遇跟國民黨政府一樣,但他卻編寫拍攝了很多跟台灣這塊土地有關的電影。拍黃春明的〈兒子的大玩偶〉,跟廖輝英合作改編〈油麻菜籽〉,描寫二二八的〈悲情城市〉,到近期監製〈看見台灣〉都可以感受的到他對台灣的深厚情感。我覺得他的作品是多元的,有很台灣的,也有緬懷小津安二郎,很日本的〈珈琲時光〉。

這次侯孝賢以一個充滿中國元素的電影〈聶隱娘〉得獎,但頒獎前就因為自由時報造假新聞引起了軒然大波,很多人都明白在市場導向下,人人都必須要向有廣大市場的中國低頭。即便好萊塢,都必須要加入中國場景才能進入中國市場。這是很現實的一件事,但這樣的事實,無時不觸動了台灣人脆弱而敏感的神經,由於台灣長久以來,一直處在被打壓與強化自己被打壓的自憐情感之中,很多時候,可以在這類型的得獎場景裡可見,一旦有人出國比賽,就一定要他強調自己來自台灣。而這次〈聶隱娘〉得獎,更突顯了許多台灣人內心的扭曲。「來自台灣的導演以一部中國元素的電影得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就一個不熟悉中國與台灣關係的外國人,要怎麼看待這件事?其實在文化與符號之上,台灣人早已被台灣這個虛設的概念給綁死,一如林書豪,許多台人總認為林書豪應該要放棄國籍,或是承認自己是台灣人,但林只說父母是台灣人,自己是美國人。一如責備舒淇的人一樣,這些人又有幾個真正地看過NBA的比賽,進電影院買過DVD看過台灣的電影?如果沒有,又為什麼要強加自己的國族想像到這些努力想要在各種領域做自己的人身上呢?

一如侯導,電影可以是一種多元的文化載體,中國元素並不能取代他對於台灣土地的關懷,也不表示中國文化應該被打壓排除在台灣文化之外。近幾年的許多運動、訴求,其實都在這點上太過了,早在1949年之前,台灣這塊土地便已有中國以及中國以外的文化,這是台灣式的中國文化,老實說,台灣許多電影的題材,本身就是複合式的,〈賽德克巴萊〉可能是最接近「台灣本土」的一種聲音,〈KANO〉也許也表現出了日本文化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延異,〈聶隱娘〉又何嘗不能是台灣身為文化上的中國的一種大放異彩呢?

  • 老皮蛋

    一、
    不是自由時報作假新聞,是中時聯合都作,自由時報是抄聯合的、而且只是網路新聞、也很快撤掉;但不知為何經紀公司只針對自由。

    二、
    中國打壓台灣是貨真價實的、全面啟動的、並沒有想像的成分;倒是有一堆人喜歡想像中國沒有打壓台灣。

    三、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是鬼話,過於強調「純藝術眼光」的結果,得到的不是純粹的醫術觀點,反而會夾帶許多「當權的、因當權而深入日常的、因習慣而不自覺的、去脈絡的、對文化殖民欠缺深切反省的、對被殖民者缺乏弱者關懷的」意識型態。

    四、
    承上,文中有「這次〈聶隱娘〉得獎,更突顯了許多台灣人內心的扭曲。」為什麼是「台灣人的扭曲」,而不是「中國人的扭曲」、或是「台灣人在殖民壓迫下的辛苦掙扎反省反抗」。這就是前面說的「對文化殖民欠缺深切反省、對被殖民者缺乏弱者關懷」

    • 邱琳達

      笑話~你說的人根本就有如是在形容像柯文哲•林佳龍那類樂當綠倭奴的台灣無恥之徒啦~況且台灣之中除了原住民•外國人與滯台倭寇之外~現在那個台灣人不是在日據時代與1949之前從大陸來的人的後代~所以台灣除了佔少數的原住民有資格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以外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本來就不管是在文化上還是血統上都算是中{華民}國人~現在台灣中最無恥的就是既不是原住民與外國人卻仍否認自己的中{華民}國人血統反而自甘下賤甘當媚日綠倭奴的傢伙

      • 老皮蛋

        喔!中國帝國主義者出現了。

  • 許立

    你聽過有黑人消滅白人的嗎?

  • 姜姜

    拍甚麼文化背景的電影和自己是哪一國人有啥絕對性嗎? 還是要說末代皇帝是中國人拍的? 迪士尼在拍花木蘭的時候就是中國公司, 在拍風中奇緣的時候就是印地安人???

    這作者的思路也太詭異了吧? 這種文也可以喔……??

    • 翁玲瑟

      1. 我就吐槽作者寫這句: ” 這次〈聶隱娘〉得獎,更突顯了許多台灣人內心的扭曲。「來自台灣的導演以一部中國元素的電影得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 ”

      2. 但看在他/她寫: ” 我第一部看的侯孝賢電影是〈悲情城市〉,那是一個談二二八的故事。細節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整部電影壓得我喘不過氣,當時的我約莫國小” ,這段句子我又忍不住想表揚一下,國小才幾歲就看悲情城市看到”記得整部電影壓得我喘不過氣”。( 呵呵 )

      3. ” 其實在文化與符號之上,台灣人早已被台灣這個虛設的概念給綁死” 我看不懂什麼叫作「台灣是個虛設的概念」? 作者的人住在台灣嗎? 我想問。

  • 古田

    解意/由於台灣長久以來,一直處在被打壓(中共)與強化自己被打壓的自憐情感(台獨)之中,很多時候,可以在這類型的得獎場景裡可見,一旦有人出國比賽,就一定要他強調自己來自台灣(那中華民國呢?怎不提強調中華民國?這就有鬼了!)。

  • 張詩涵

    作者等於啥都沒說~這種鄉愿式的中性討好只會讓夜郎亡國~~~

  • 比比姊

    很無聊的文章ㄟ,硬扯中國文化什麼幹嘛?臺灣人是中國人沒錯,全世界那麼多移民中國人,你有看過泰國中國人在那邊扯邊中國文化嗎?他們也只會說他們是泰國人,但祖父母是中國人,臺灣就臺灣,你有事沒事就要扯中國文化,要的還不是就中國市場,你怎不去投中國籍好了,現代臺灣年輕人都馬中國移民第三代了哪還跟你中國情懷,你去美國問問那些義大利、英國移民第三代,他們還會緬懷他們歐洲祖先嗎?他們做電影還用義大利古裝還英國女王好嗎?你有時間想討好中國市場,還不如好好想想到底你要不要放棄臺灣籍入大陸比較快。

  • Greenpoint Nrenumber

    拍「台灣」電影加入中國、美國、日本的文化,無可厚非,只要劇情需要。
    但這部電影,可以說是純粹的古中國文化

  • Solely Lee

    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可能会是一樣的,
    請尊重作者有表達自己思想的自由。如果不喜欢作者可人拒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