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還是 非廢死不可

非死不可  還是  非廢死不可

近日又發生了一件撼動人心的殺童割喉案,這件事情也引發了廢死與反廢死的思想激盪。因此在下將為廢死與反廢死進行些微的分析:

 

首先,我們來看看廢死聯盟的論述:

  1. 赦免一條生命,並不等於免除其刑罰。
  2. 死刑之不可回復性(冤案之不可避免)。
  3. 死刑之濫用(轉型正義)。
  4. 國家殺人(死刑)不但不值得讚美,反而是最為貶損人性尊嚴的刑罰。
  5. 廢除死刑才能與國際人權基準接軌。
  6. 執行死刑的政府,沒有任何道德權利要求她的國民「相信國家,對政府有信心」。
  7. 死刑絕對無法遏止兇惡犯罪(犯罪者害怕的不是死刑,而是正義與公正的審判)。

他們將蒙古廢除死刑的項目大宗旨,表示與台灣廢死者意念相近

廢死聯盟

再來,我們來看看反廢死的論述:

  1. 站在受害者立場思考,認為應得到補償。
  2. 有些正義,就算付出代價還是要維持。
  3. 1999 年大法官解釋令第 476 號,該解釋令指出,只要刑罰符合憲法二十三條之正當性,且符合比例原則,即可侵損自由權、生命權等之相關權利。
  4. 殺人者必須償命,違法規定者須受到懲戒。

 

現在看完雙方論述之後,我們來分析一下好了:

廢死聯盟的:

基本上是從人權這角度去探討,常使用人權憲章作為自己的立足點。可是……考量到了加害人的人權……那請問被害者的人權到哪邊去了?難不成被害者就活該消逝?活該喪失生存的權利?所有被判死刑者,都是將自己的意志用在剝奪他人生存權之上。那這樣引用人權憲章真的合理嗎?

至於冤獄的部分,那應該是進行司法改革而非廢除死刑,且無配套措施

廢死最大將令擅自曲解隨機殺人的含意,隨機殺人是為故意殺人,但跟意外殺人與防衛過當不同

反廢死的:

從人權角度來看,確實難以預防冤獄的存在,但確實勿枉一人非常重要。

 

最後來分析兩家類似觀點:

無論是廢死還是反廢死,都很強調刑罰的重要性。然而,他們卻忽略了一件事情,賠償與償還的差異性:

賠償:必然有個權益受損者,另一個是損害權益者(執行者)。賠償是執行者須盡之義務責任,但不一定會有接受者。

償還:一樣必然有一個權益受損者與損害權益者,然而償還是需要兩者皆存在的狀況之下才能達成。權益受損者為接受者。

無論是廢死還是反廢死,雙方都只注重在”刑罰”上面。卻忽略掉了最根本的償還。然而,生命是無價的。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替代一條生命的消逝。依據刑罰,用剝奪自己生存的權利來償還自己剝奪他人生命的權利會不會太草率了?

因此在下認為,應先讓其償還,再去進行賠償。償還可給予被害者家屬些許安慰,然而不要以為如此便可免除賠償的責任。尤其在道德觀還如此混亂的社會中,死刑的存在仍然是真正的普世價值。就連其他人相傳最自由民主的美國和日本都維持死刑的執行。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