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前,先把話語說對、把字詞用準吧!

文/葉林

過去,主導輿論的是媒體;現在,主導輿論的是網路話題。媒體虛了,以致成為恐慌害怕的盲目追隨者。

華文的媒體霸權已為對岸掌握,只要看看台灣新聞用語,即知同化正在緩慢偏左。這種現象本為必然,不需過度意外。其實,早在過去半世紀,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媒體、以日本為主的東亞媒體,早將其文化元素灌注到台灣觀眾的意識形態與基因中。當大陸經濟實力爆發,符號與價值觀透過媒體與網路的大量露出,快速形成一種莫之能禦的浪潮。於是,文化霸權的反方只要自信反思不足,即以加倍速度自願被同化。這幾年,台灣媒體下標文稿都蠻愛運用以下的詞語:

  • 點評:不就是評論、頂多叫做特稿或分析嗎?
  • 視頻、錄像:不就是影片嗎?
  • 很牛:不就是很有個性、或是低俗些,帶種之類的嗎?
  • 給力:很振奮、夠力。
  • 淡定:冷靜、鎮定。
  • 河蟹:大陸網路用語,「和諧」之諧音,新聞台愛用得很。

總之,族繁不及備載。大量外來語,是強勢文化傳播的必然現象。但引用分兩種,一是加上引號並註明出處。這樣讀者可以理解某些詞語被發明的特殊背景。另一種是不思考就引為己用,這種引用屬自我矮化、亦或間接認同,相信以年輕新聞工作者為多數。我認為,台灣媒體對於外來新聞詞彙之選用大都不太思考。用久了,就變成自己的。也因此,草泥馬、臥草這些來自對岸口音的雙關語,久而久之就變成台灣網民與媒體的順口用語。就像外來種福壽螺生性夠霸道,佔地為王、鳩佔鵲巢,久了,居然快要變成原生種。

對岸網路流行語之普及只是個例子。台灣媒體,從深層的價值觀、是非對錯、以及意識形態,一直到表淺的文字符號,其實都在影響著下一代。越來越通俗、越來越隨便。神聖的新聞「話語權」就這樣被濫用得烏煙瘴氣。

蘋果日報來台之初,很喜歡用「爆頭」形容死亡車禍。這個詞其實是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的網路用語。但遊戲中所有人物擁有的都是虛擬生命,不管爆頭幾次總能復活再來。而現實中的輾斃當屬極端悲劇,爆頭後要從何輕易重生?媒體選詞自陷遊戲網路層次,天天爆頭,冷酷而無情。

我一直在想,坐在編輯台前為意外新聞打下「爆頭」二字為標題的從業者,是否曾經動過腦筋、好好思考這些用詞的真意?如果意外受難者是自己親人,編輯還會堅持選用「爆頭」二字來形容一個寶貴生命的消逝嗎?同理心,決定了新聞機構是否具備詮釋人間故事的資格。蘋果帶起赤裸用語文化後,電子媒體則是有樣學樣,厚顏程度絲毫不減。而我們的NCC對這些現象似乎沒想嚴格規範,當劣等媒體形成一股幫派勢力後,主管官署除了高喊自律,無能為力。

新聞用語,專業度越來越低;

流行外來語,越用越氾濫;

不思人性與倫理的低俗用語,越來越被合理化。

日子久了,新聞語言代表的不是精確概念,而是街坊巷議的粗俗語言。

當水準低到一個無法再低的層次,媒體吐出的字字句句也就不足為信了。

台灣的主流媒體,從精確用字到珍貴話語權,彷彿已經沒有掌握能力。如果沒有掌握精確語言的本事,又如何標榜自家的新聞最最權威?

今天讀到一則新聞:調查顯示,台灣民眾信任排行榜前五名是家人、醫生、中小學老師,鄰居,基層公務人員;倒數前五名則是政府官員、民意代表,新聞記者、總統、法官(註一)。

台灣很可悲,信任度最低的三名,卻是掌握主流社會話語權的人。這也包含剛剛上台快半年卻失言連連、思考原則無法連貫的85萬票神市長。

我深深覺得,民主素養與公民素質未臻成熟前,社會奢談言論自由與正義、說話者凡事躲在保護傘後大放厥詞的結果就是這樣。新聞人只管話出口、卻不思索怎樣的話出口才稱得上是個專業的「爺們」與「哥們」;也從不思索怎樣的用字遣詞才能代表透過審慎思考並消化精選過的重要訊息。

茫茫網海、酸酸輿論、黑黑社會、灰灰對錯。這麼迷濛的世界裡,如果媒體無力把關守門,民眾對於是非道德參考點的Benchmark也就不復存在。這時,每句話、每件事都無法服眾。台灣,就這麼繼續吵吵鬧鬧下去吧!如果說五十年後,台灣的新聞與言論自由方可稱為成熟,那我們這一代,只好當自己是個犧牲試誤的白老鼠。

葉林力量雖小,但沒想放棄!任何分享媒體識讀的機會、教育小孩年輕人掌握文字話語的機會、表達正向觀點的機會,都能夠成為亂世中一種堅持的表徵。

文字語言本是思想表達之媒介,但鮮少人認真思考文字語言之於時代價值與思想傳承的關係。另外,政治人物很愛掛嘴「負責」二字。但如果連話都說不好、字也用不準,能有把握把事情做對嗎?愛台灣者,先學習把話講對、把字用準,並且把即將開口或下筆的每個符號,都先深思過一遍吧。

2014年,聯合報製作了一個當代「語言癌」的專題,探討當代社會與媒體記者贅詞與邏輯的謬誤重症(註二)。這則專題報導儘管不出所料的引發許多論戰,但我卻深深肯定其時代價值。語言本身雖屬中性、雅俗之間亦無客觀標準。但對媒體語政治人物而言,如不要求語言文字之精準與深思,其禍將遠大於贅字贅詞。

葉林鄰居學童來問作文,我先教標點符號,要他們從基礎打起。或許,這也算是另類除三害之小學生個人版吧。希望他們長大了,描述事情,能懂得把基本的5W1H講清楚。至於那些高談闊論的價值觀,等學好語言的掌握再說。而幼稚園開始的各級語文老師們,請您們也要一體加油。

最後,希望當我做出書寫這篇文章的部分時,各位朋友能夠做一個耐心地閱讀。其實,基本上的話呢,我並不想做出洗腦大家的這個動作。然後,這個,所謂的概念性的說法應該算是如此形容跟解讀與說明陳述詮釋表示延伸...

 

【註一】台灣民眾最不信任

【註二】進行一個XX的動作,你得語言癌了嗎?(聯合報授權天下雜誌轉載網址)

【圖片來源】聯合報

  • Yu-hsuan Lee

    不認同外來語部分,試想為何不用加引號和來源,就是因為該詞彙被多數人普遍了解使用,已經是台灣漢語的一部分。語言的來源本來就是多元的,敵視外來語借詞並不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