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與陳澄波.一則古今啟示錄

d1165277文/葉林

一位年輕主播因為在稿頭念出「陳澄波本人也相當緊張」,引發作家張大春砲轟電視新聞人智能無下限。在八仙慘案新聞爆量之際,這則媒體意外讓人感觸良多。但,究竟是口誤還是筆誤?一則 Lead 通常是記者撰寫、主播潤飾或改寫,誰犯錯都不重要,因為明顯可見製播流程存在人力素質不佳的問題。記者與主播,撰稿居然可以不先 Google 一下失竊畫作的原作者是誰,失之荒唐。我想,記者與主播想必年紀尚輕。

年紀尚輕,歷練與判斷不可能足夠。不管是上了採訪戰線或主播台,時時可能出錯。遺憾的是,媒體大亨卻又必須透過年輕女主播與短裙維持競爭力,等同將未成年士兵送上虎狼環伺的生死戰場。

出錯主播的年輕同業們,紛紛為其抱不平。其一之某中天主播認為電視新聞以秒計算,出錯難免;另一位八大主播說,一個閃失被罵得體無完膚,合理嗎?可否把主播當人看?

在人類社會裡,當求真是天性,那新聞這一行就必須嚴格無比。如果「出錯」被從業人員認為可資原諒,那社會信任度永遠不可能朝著記者主播靠近;不管是平時遭冷諷或是出事上刑台,當記者主播選擇進入掌握明星權與話語權的媒體廚房,就不該怕熱。

某位民代評論本新聞說,張大春資深前輩的話語過於刻薄。有人也說,有失厚道。

葉林想說,我也同意這個社會不應該過於刻薄與有失厚道。但是,道德魔人充斥、媒體喜封正義,當「犯錯空間」、「寬容改正」皆不容存在的惡性社會已然成形。新聞工作者犯個小錯被鞭屍遊街,就該自己嚥下輿論霸凌的悶氣、不需臉書取暖。

個人、環境,一體兩面。有多少冷氣房裡的亮麗主播、僅僅看完文稿就可以添加強烈指控與道德定罪的字眼。因此,我很難同情一句話犯錯的主播。對於不熟悉媒體生態的觀眾來說,這似乎只是一句口誤。但對於出身那個行業的我來說,看到是更為可怕的不認真與流程失能。今天,念錯的是往生多年的畫家名字;若念錯的是來訪台灣的國際名人、亦或是重要的歷史事實,那這錯誤是否能被接受?

以上評論的是一位年輕主播因為犯錯而被輿論撻伐的客觀新聞。但這則新聞反應的是,Where is the room for forgiveness?

「寬恕的空間在哪裡?」情、理、法皆然,「寬恕的空間」,似乎早不存在於瑕疵滿滿的人類社會吧?

一個社會,從總統到草民皆非完人。但嗜血與爆卦的社會,常常一張照片、一個議題,就能讓人定罪生死。所以我說,文革風氣熾盛的世界裡,要好好活著,真需要幾分好運氣。尤其身懷明星權與話語權的新聞人,更該戒慎恐懼。正因為你們長年扮演不容犯錯、刻薄尖酸的輿論判官,自然輿論對你們也就伺機回報、絲毫不會留情。

古聖賢們或許已經穿越時空見證現代,所以那些關乎尊重、愛、互敬這些人性核心價值的老掉牙口號得要千百年不斷地被呼籲與捍衛。

這些年,媒體輿論亂象彰顯的,的確是原汁原味的文革復辟與階級鬥爭。當一個粉塵爆炸意外開始發酵家屬醫護、政府民間、國內國外的許多對立元素時,又有誰還記得災難當下全國同心的那股愛與包容。所以活著,最要小心的就是千萬別倒楣、被拱上五酸獎寶座受刑。

又是一篇悲觀文嗎?

不是的,相信尊重與包容的人們,千萬別放棄這份信仰。要活在萬念俱灰或奮戰不退的世界,自己有充分選擇權。而關於跨文化、族群與意識形態的互相理解;或是包容與尊重的價值觀擁護,每個人都可以透過文字與力行,做給社會看。

世界永遠是兩股力量的對抗。如果知對錯,卻不願意讓正方聲量加大、力量加深,沈默的後果就會如葉林稍早撰文所說,自己活該得要承擔。

回到年輕主播的陳澄波事件,於公,不能原諒。這錯,每個新聞人都必須銘記於心。但若她平常夠認真,於私,我願意包容並期許這位鄰家妹妹未來變得更好、對社會更有貢獻。

如果真是這樣,陳澄波九泉之下,也應該會寬恕這齣被點名復活的鬧劇而點頭稱許吧!失敬了,陳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