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反課綱 支持教育部長吳思華

文/Hsiung Yo Hsiao

小弟我是1990年出生的,經歷過的教改次數應該沒有比現在上街頭反課綱的人少。(大我幾歲的學生,用的就是國立編譯舘的書了。)

從我們開始進入小學後,用的便是琳瑯滿目各種版本的教科書。好聽是多元學習,但實際上是政府圖利出版商,一綱多本後的學生,學習並沒有比較輕鬆也不會因此更聰明,反而要花更多的錢去買其他版本的參考書來看才能夠足以應付基測考題。

九年一貫課綱也是匆促上路,導致我們這一輩的學生上國中的第一個暑假還要接受什麼暑期銜接教育,很多課程該教的,國小都沒教過。 再來就是九五暫綱和九八課綱,一直更改,之前政府開放的一綱多本效應其實在國中考高中的基本學歷測驗才算真正發酵,累積三年不同版本的學習,雖然是同一個課綱,可是各家出版社所編排的課程卻沒有相同,有的少了某個單元,有的缺了那一課,導致我們這輩國中生在準備基測前要花其他更多的錢去買其他版本的複習講義。這些種種荼毒學子還有圖利廠商的政策,我們抗議過嗎?

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絕對不是由學生來主導,而是專家。

我不信上街的那些都是什麼專家。相反的,制定課綱的委員還有召集人卻是相關領域的專家。

其他科目的課綱沒什麼問題,唯獨歷史課綱。歷史是勝利者的語言,你想要台獨史觀的課綱,麻煩等民進黨上位再去要求。

歷史這種事就是邊學邊了解,我個人非常喜歡歷史,所以我從來也只是把教科書內容當參考,我有興趣的部份都會自己再去攝取更多資料,來讓自己真正去了解一段歷史。有爭議的部份一般都不太會入題,就算考出來,送分機會也是很大。

教育的反面就是學習,而教育的目的也是讓學生學習,到底學習到了什麼才是重要的。

我們以前學歷史,整個中國歷朝歷代、整個清朝皇帝順序和年號、臺灣大事發生年份都能背出來,整個歷史脈絡都能夠串聯起來。試問現在上街反課綱的那群學生,有幾個能呢?最基本的東西都還沒學好,不懂你們對課綱到底能有什麼指教呢?

上了大學,教育部基本上就和我沒什麼直接關係了。現在上研究所和我關係最密切的也不是教育部了,但在此我還是要表態支持現任教育部長吳思華

沒什麼好說的,只希望大家支持他繼續做正確的事,勿向民粹屈服。

C1406601825011

  • 張詩涵

    柯文哲妨礙司法公正獨立!!!
    民進黨妨礙司法公正獨立!!!
    爛媒體妨礙司法公正獨立!!!

  • 123

    這位同學自稱是搞錯「陳澄波是外省人的那位」
    他堅稱,他後面有補充是…鄭南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z3-zkghLgw&feature=player_detailpage#t=1

  • nancy chen

    我支持蕭小弟的po文。很有道理。高中生,基本的東西都沒學好,倒是舊課綱違憲的部分,支持教育部撥亂反正的作為。加油!

  • 王昱仁

    ok,你尊重專業,相信專家,上街的學生不比課綱委員會專業。
    你知道課綱檢核小組沒有歷史學家嗎?
    你知道有一百多位歷史學者(包含台灣史、中國史、世界史)站出來反對課綱嗎?
    難道這些反對的史學家會比核定的非歷史學家來的不專業?

    我假設你不知道這件事啦,所以現在我告訴你了,你要不要尊重專業開始反課綱了呢?

    掰惹味,我是政大歷史系畢業的,我也去抗爭,相信也比不少人專業啦。

    附上現在流出的課綱審核小組名單供查照。
    世新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王曉波、佛光大學中文系教授謝大寧、臺大政治系教授包宗和、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朱雲鵬、臺大中文系教授陳昭瑛、政大中文系名譽教授董金裕、師範大學東亞文化暨發展學系教授潘朝陽、高師大地理系教授吳連賞、海洋大學海洋文化所教授黃麗生、世新大學通識中心教授李功勤,並由王曉波擔任小組召集人

    • 唯恐天下大亂

      讀政大歷史系的又怎樣?懂很多嗎?歷史本來就是勝利者留下來的記錄,讀歷史的本來就應該比非歷史系的更清楚。也麻煩你把這一百多位站出來反對課綱的所謂歷史學者的名單列出來,讓我們這邊一仟多位讚成教育部課綱的歷史學者見識一下,攤在陽光下看看誰才是毒草?

    • 李醚

      歷史的真相只有一個,但詮釋的角度與立場可以不同,所以請你告訴我,除了你所述反課綱的一百多位歷史學者,其他不反課綱更多的歷史學者意見就不用理會?民進黨執政時的黑箱你的看法?你可以不認同新課綱,但不認同不代表你是對的,沒有一項政策是所有人都欣然接受的,你要民主,就請尊重制度

    • Maze Lin

      國民黨流的辯論法 可以不用理會 你不需搭理他們 只需要告訴更多人這類事情就好 https://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431851958.A.D4E.html

  • Roswell Chang

    藍教頭街訪 – 課綱微調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2QsmKZfIag

  • Roswell Chang

    高中生反黑箱課綱 教部:程序無不符

    台中一中學生發起「反黑箱課綱」,獲教育部重視,部長吳思華今晚到中一中與學生對談;包括台中一中、台中女中、明道中學、斗南高中、中科實中…超過300名中區學生聚集台中一中參與座談會。

    學生針對103年高中歷史、公民微調課綱爭議暢所欲言; 台中一中高三學生陳建勳說,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程序違法,部長不肯道歉,堅持繼續推動,無法接受。

    陳建勛指出,教育部昨發公文說「新、舊課綱併行」、「有爭議的地方不考」,有爭議的內容由誰判定?教育部判定?大眾判定?學生要比對哪裡要考?哪裡不考嗎?

    國教院回應,新、舊課綱併行的公文從民國93年沿用至今,並不是針對這次課綱微調才發出的公文,課綱只是作為撰寫教科書依據,各版本教科書不一定一樣。

    台中一中歷史老師許全義認為,國際脈動最重要是轉型正義,例如公民課白色恐怖、228事件、納粹都刪除,納粹內容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鼓勵各國推動,刪除非常離譜;但國教署、國教院都未針對這部分回應。

    國教署長吳清山指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日前判決教育部「微調」課綱違法一事,需要澄清,這份判決不是針對課綱程序與內容判定違法,是要求教育部提供相關資訊,委員名單、委員發言內容,監察院也針對課綱微調調查,程序並無不符。

    http://udn.com/news/story/9/955937-%E9%AB%98%E4%B8%AD%E7%94%9F%E5%8F%8D%E9%BB%91%E7%AE%B1%E8%AA%B2%E7%B6%B1-%E6%95%99%E9%83%A8%EF%BC%9A%E7%A8%8B%E5%BA%8F%E7%84%A1%E4%B8%8D%E7%AC%A6

  • Roswell Chang

    李登輝日本演講/大家好,我是來自台灣的岩里正男

    2015-07-24 02:24:50
    聯合報 童舟/文字工作者(台北市)

    李登輝在日本演講。開場白是:大家好,我是來自台灣的李登輝。

    從通篇講辭表露的飛揚意態顯示,這句開場白的原型其實是:大家好,我是來自台灣的岩里正男。

    講辭描述一個皇民被棄在台灣島後的傳奇人生,以及衣錦還鄉日本祖國的榮耀與驕傲。李登輝告訴日本人:日本雖將台灣失於中國,但他已將台灣自中國奪回。

    講辭的主要內容有三:一、自我標榜受日本教養的李登輝對台灣「脫古改新」的貢獻。二、抹煞及詆譭「中華民國」。三、主張切斷台灣與「中國」的關聯。

    李登輝稱中華民國為「外來政權」,指在中華民國統治下「台灣人還是存在奴隸般的狀況」,並將台灣民主化的成就幾乎完全歸功於李登輝自己一人。

    但是,台灣的民主化主要是在蔣氏二代的三部曲下實現。一、禁止它(民主)發生;二、準備它(民主)發生;三、使它(民主)發生。

    可以斷言,若無蔣經國「分期付款式的民主」之持續進行,並在一九八七年宣布解嚴(使民主發生),李登輝自述的那段民主變革皆失憑藉。李登輝揚言「脫古」,但不能否認蔣經國在準備台灣民主化,及使台灣民主化發生,並為李登輝奠基的重大角色。這是「脫」不了的「古」,而這些也是中華民國的歷史成就。

    通篇講辭,對中華民國外來政權及國民黨的治理評價,只有「台灣人還是存在奴隸般的狀況」十三個字。固然,那段期間,確有可以批評或譴責之處,如二二八、白色恐怖等;但若在通篇講辭中,為了「脫古」,僅以「台灣人存在於奴隸般的狀況」一筆概括中華民國,則不僅是以偏概全,更不啻是信口雌黃。

    其實,在蔣經國將中華民國交付於李登輝之手時,就當時的國際標準言,台灣在各方面的表現皆在國際標準的中等以上,尤以經濟面論,更為亞洲四小龍之首。這些,皆是蔣經國留給李登輝的「由準備它(民主)發生,至使它(解嚴民主化)發生」的政治遺產,而不能視為「奴隸台灣人」的罪證。

    不說別的,蔣經國將政權交給曾為日本皇民及曾為中共黨員的台灣人李登輝手中,不外亦是出自「民主化/本土化」的正大思考;難道為了「脫古」,也能將其包括在「台灣人還是存在奴隸狀況中」嗎?

    李登輝遮蔽了蔣經國在民主化上「準備它發生/使它發生」的角色,抹煞及遮蓋了中華民國與國民黨在台灣的一切正面貢獻(例如: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地方自治/加工出口區/九年國教/十大建設/科學園區/國會增補選/公保、勞保/科學園區/勞動基準法/解嚴/開放兩岸交流等),一概皆用「奴隸狀況」一言以「蔽」之。於是,李登輝恬不知恥地說,直至一九九六年他主持總統直選,「(台灣才)正式脫離外來政權的統治」。此說若真,李登輝在一九九六年以前,他還有八年在頭上頂著「外來政權中華民國總統」的職銜。

    李登輝自我標榜其民主變革及修憲功勛,謂為「一生的榮譽與驕傲」。但即以修憲言,他在講辭中也承認,他所主導的新憲「對總統的權力範圍沒有明確規範」「完全端視總統個人民主素養和自制力的狀態(而定)」。這可視為李登輝在通篇講辭中唯一認錯之處,事實上,他操弄憲法:一、在體制上,修出了一部總統無權無責,又可濫權卸責的惡憲(為他自己量身裁製?)二、在實際憲政上,李登輝甚且正是「個人民主素養和自制力狀態」極為低劣的總統。在李登輝十二年總統任內,「政治」即是「權謀鬥爭」的同義詞。但是,他以修憲搞砸了「第一次民主改革」,如今竟又倡議再修憲的「第二次民主改革」。何其可哂?

    李登輝用他切割得七拼八湊的歷史,來補綴他自己顛三倒四的人生,有何意義?沒有蔣經國的「古」,何來李登輝的「新」?何況,稱「李前中華民國」為外來政權,而稱「李後中華民國」不是外來政權,除了用來詆譭中華民國以外,對於台灣所面對的今日及未來之內外困局,難道就能展現一套「脫古改新」生存大戰略?

    李登輝提出「脫古改新」的台灣生存大戰略,是要切斷「一個中國」的關聯,「朝向擺脫『一個中國』,以及終止『中國法統』的道路邁進」。這就是台獨,但李登輝在通篇講辭中未說出「台灣獨立」四字。這無論是因他說不出口,或不敢說,皆不僅是欲言又止,而根本已是不能自圓其說。

    李登輝講辭的標題是《台灣的典範轉移》,論述主軸為「脫古改新」。其實,這正是「中華民國典範」與「台灣(台獨)典範」的大思考;就台灣的生存戰略言,亦即是「中華民國路線」與「台獨路線」的大抉擇。

    通篇講辭顯示,李登輝所稱的「脫古改新」,就是要「脫中華民國戰略路線(古)」,「改台獨戰略路線(新)」。這是拾「台獨典範」唾餘之「古」,來矯創其「台灣典範」之「新」。

    李登輝認為,唯有「台灣(台獨)典範」始能建立台灣的主體性,即可「擺脫一個中國」。但是,主張「中華民國典範」,難道就不能建立台灣的主體性嗎?這不僅是兩種「典範」的差異,更是兩種「國家生存戰略」的抉擇。如果李登輝所稱的「台灣典範」可以成為台灣的生存戰略,何不即明火執仗地高舉「台獨典範」?

    這是李登輝欲言又止的原因,更是岩里正男不能自圓其說的底蘊。

    脫古改新。但李登輝不僅病在「不識古」,尤其害在「不知新」。在今日世局、兩岸及中華民國國情的「新」局下,妄論回復台獨路線之「古」,正是害在不知今朝何日。而以中華民國退任總統李登輝的身分,為皇民岩里正男發表返鄉報告,尤是病在不知今夕何夕。

    李登輝反對「托古改制」,卻托台獨之「古」,欲篡改中華民國之「制」。此種「脫古改新」,其實是李登輝與岩里正男的古今矛盾之映射。

    http://udn.com/news/story/7339/1075981

  • Roswell Chang

    專欄/課綱系列(一):反黑箱課綱,支持新課綱

    反對課綱,有三大理由,程序、成員背景及內容,然而三者悉經不起實然考驗。

    反對理由一,程序違法黑箱!

    這年頭,好像只要「我沒參與到」都可以罵黑箱。黑箱與否並非由反對者「覺得」說了算,而是由法律及行政程序、過去慣例說了算。

    陳水扁執政時期,強行推動95暫綱、98課綱,直接由教育部自行找自己想要的學者,委託獨派色彩濃厚的台灣歷史學會完成《海洋教育與教科書用詞檢核計畫》,檢核「五千個不當用詞」,下發各家教科書書商,依此「標準」編寫教材。

    請國教院對課綱評估?沒有。公開學者名單?沒有。徵選學者理由?沒有。課綱更改全程會議記錄?沒有。會議審查?沒有。會議審查投票?沒有。更改課綱草案公告?沒有。舉辦更改課綱的公聽會?沒有。邀請公私立大專校院?邀請各高中職教科書出版業者?邀請全國家長團體聯盟?邀請全國教師會等任何一個團體參加?都沒有。

    簡直是超級大黑箱!

    那麼現行課綱微調呢?

    法源依據:課程綱要適用高級中學法第8條第2項由教育部訂定。教育部102年8月1日臺教授國部字第1020073427號函,請國教院對課綱評估。國教院依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第28條規定,視業務需要組成檢核工作小組處理相關事項。

    公共參與:國教院委託高中課務發展工作圈進行課程綱要檢視,工作圈邀集17個學科中心蒐集意見,由學科中心推薦各校種子教師參加「課綱微調會議」。召開12次會議,完成初擬草案,並提前將草案版本上網公告,邀請公私立大專校院、各高中職教科書出版業者、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全國教師會參加北、中、南三區共3場次公聽會廣徵各界意見,依公聽結果修正草案。

    民主原則:而後,國教院課程研究發展會進行專業審查,並由教育部召開高中分組審議會經民主過半數同意完成審議,103年1月27日課程審議會大會,33名出席委員經投票表決過半數決議通過課綱微調。目前為止,檢核小組多數名單、高中分組審議會及審議大會之會議記錄已完全公開。

    兩相比較,新課綱較舊課綱公開透明。若要反「黑箱」課綱,宜盡速迎接新課綱,拋棄舊課綱。否則,以「反黑箱」之名反對公開透明的新課綱,卻擁抱著真正黑箱的舊課綱,不是很荒謬嗎?

    就此而言,反對課綱關於「黑箱」的論述,多有失偏頗。例如獨派學者周婉窈

    在〈合法微調vs違法「微調」〉一文便有諸多謬誤。

    周說,「去年(2014)1月中旬突然『出現』的所謂『微調』,……,處處曲扭遮掩。」事實上,課綱微調歷時半年,自2013年8月1日起,周文字刻意塑造課綱微調上路匆忙,別有用心。

    周說,「關於違法『微調』的『依據』──其實就是沒有依據!……檢核小組的微調是非法的。」事實上,課綱微調於法有據,面對公文、法條,周說,「這個『微調』真如吳思華部長一再念咒地說『合法』、『合程序』嗎?」周只能不負責任空洞地詢問空氣加強語氣,卻提不出任何「違法」的證據。而周欲在教育部公文尋找檢核小組合法依據更是荒謬,因為檢核小組乃基於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而成立,周緣木求魚,貽笑大方。

    周還說,「從公聽會到正式公布……,違法『微調』從2013/11/23至2014/02/10,前後2個月又17天!如此急急如律令,是為了什麼?」周無法舉證2個月17天通過,弊害在何處?只能含沙射影暗示課綱微調見不得人。事實上,近三個月的時間通過,沒有任何標準能說是草率還是審慎。會不會只要兩個月就能完成,卻拖了三了個月?會不會需要三個月才能完成,教育部及國教院加強工作進度,提前完工?如此高度行政效率,甚至應該嘉獎!

    時間不是重點,重點是程序哪裡有弊害?反對者舉不出任何弊害,用模糊抽象的問句「是為了什麼」來引導大眾錯誤思考,是非常不符學術倫理的惡劣用詞。

    尚有其餘反對者說自己沒參加到公聽會、自己沒參加到課綱微調會議,那麼該批評的是學科中心、全國教師會為何不推薦你?最好也批評教育部為什麼不去租個小巨蛋,才能容納全國四萬名高中專任老師及學校職員一同參加說明會。

    你,有沒有參加到不是重點。合不合法與程序才是重點。

    課綱微調程序,103年7月22日經由監察院的調查,認定並無違法。反對者至今提不出質疑監察院的任何證據,只能空口說白話「監察院不可信」,實在讓人見笑。

    那麼反對者口口聲聲說的「違法微調」是什麼?是檢核小組違法嗎?不是。是微調沒有正當性嗎?不是。是微調內容違背我國法規嗎?不是。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應該公開所有委員名單及投票紀錄,否則違背政府資訊公開法。

    反對者高掛著「違法課綱」一詞,彷彿新課綱罪大惡極,其實不然。縱使不能說是斷章取義,但絕對是別有用心。先想想,目前公開的委員,哪一個不被批鬥攻擊,被辱罵祖宗十八代,倘若公開,是要讓反對者繼續汙辱這些專業的學者嗎?

    反對者的用意很簡單:你不公開,就扣你個「違法課綱」大帽;一旦公開,就把那些人全部鬥臭鬥倒!

    教育部無須花時間去澄清黑箱與否,因為「黑箱」的定義由反對者決定,永遠都能找到看似合理的歪理與臆測的言詞來質疑抨擊。教育部該做的,就是請反對者舉出教育部違法的證明。如果沒有違法,新課綱比舊課綱公開透明,因此,反對黑箱課綱,就該支持新課綱。

    http://n.yam.com/……/20150612/20150612088782.html

    • Maze Lin

      講那麼多 你還是不能解釋 為什麼被司法院判程序違法 程序違法是104年2月被裁定的事情 這個資料還在說去年7月的事情 資料要updateu一下 然後也要說 95 98課綱 你說的那些都是相反的 有公開 有徵詢學者 有全會議紀錄 國民黨立委還審過呢….至於說現在騎虎難下 不能退回了 更是笑話 98課綱馬上就經過公開程序退回了 沒什麼課綱不能退回的…. 這種的辯論法 看多了法 https://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431851958.A.D4E.html

  • Trinidad Lee

    大大地感動!

  • Douglas Hsiao

    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絕對不是由學生來主導,而是專家。
    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絕對不是由學生來主導,而是專家。
    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絕對不是由學生來主導,而是專家。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專家呢??
    專家呢??
    專家呢??
    一樣重要~~所以也說三次

    作者本身邏輯應該很不錯,所以也提及到
    “歷史是勝利者的語言,你想要台獨史觀的課綱,麻煩等民進黨上位再去要求。”
    所以也很相信現在的歷史是勝利者的語言
    請問你是要學勝利者的語言呢??還是真正發生過的事??

    • 所以….這次的課綱有扭曲歷史事實嗎?
      還是沒有把某部份的歷史編寫進去呢?

      再來,也許在你眼中教育部的那群人不是專家,請問誰在你眼中才是呢?
      學生是教改的專家?還是滋事的黑衣男子才是教改的專家?還是煽動激烈抗爭的媒體或某某人才是呢?
      若你也沒有所謂的”專家人選”,那只能跟你說聲抱歉,目前你看到教育部的就是當前的專家吧~
      除非你能明確點名出專家有誰,而你點名的那些人為什麼又稱為專家?而教育部的人與你眼中的”專家”差別在哪,而無法成為專家?

      要執著於專家討論嗎?

      • 邱維振

        在我觀念中的專家必須具備該學科碩士以上學歷,
        並發表過2篇以上的期刊或著作,且不包含學位論文.
        我想上街的那些學生應該不具備上述條件吧?

    • Maze Lin

      專家 是專家的話就照著正式的程序來改 而不是在某次議會中的提臨時動議 躲過一大堆必經的審視

    • 邱維振

      第一,在我觀念中的專家必須具備該學科碩士以上學歷,
      並發表過2篇以上的期刊或著作,且不包含學位論文.
      我想上街的那些學生應該不具備上述條件吧?
      第二,誠如版主所言,歷史確實是勝利者的語言.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自古皆然,絕非版主大言不慚.

      我舉個例,國民黨版的課綱主張慰安婦是被強迫的,
      而民進黨版的課綱主張慰安婦是自願的.
      請問足下相信誰的課綱符合真相?

      • sam wen

        你哪隻眼睛看到民進黨課綱說慰安婦志願?我覺得你們這些無知的支持者真的程度很差,你到底有沒有發表過國際論文什麼的阿,造你的說法你根本就沒有資格發言阿。

  • 台大菸酒生

    [我們以前學歷史,整個中國歷朝歷代、整個清朝皇帝順序和年號、臺灣大事發生年份都能背出來]
    乾我屁事

  • 霖之助 森近

    wonky蔡還沒上台就急著搞打砸搶的綠衛兵
    上台後就等著看到台灣天天上演全民公審和文革!

    • sam wen

      9.2幹嘛取日本暱稱阿 ? 取個李紅、蔡強 不是比較強國私太

  • 哈哈大笑

    可是瑞凡,這課綱是違法的啊~

    • Yao-Yu Hsieh

      可是瑞凡,程序跟內容沒有違法你知道嗎?用抽換的概念抹黑很噁你知道嗎瑞凡?

      • 可是瑞凡,法院認證課綱程序違法耶

        需要把判決書貼給你嗎?
        爛文一篇

      • Logan Hunt

        就 繼續用 平實的口吻 與其交流,期盼有天有能達成「共識」的一天。

        103年度訴字第1627號

        判決主文:
        訴願決定及原處分關於否准提供「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及記名投票單之部分均撤銷。
        白話的部份:
        教育部之前「不同意提供」關於「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及記名投票單之部分 給 台灣人權促進會
        這部份 高等法院判 教育部 敗訴

        參考網址:http://jirs.judicial.gov.tw/FJUD/FJUDQRY03_1.aspx?id=1&v_court=TPB+%E8%87%BA%E5%8C%97%E9%AB%98%E7%AD%89%E8%A1%8C%E6%94%BF%E6%B3%95%E9%99%A2&v_sys=A&jud_year=&jud_case=&jud_no=&jud_no_end=&jud_title=&keyword=%E8%AA%B2%E7%A8%8B%E7%B6%B1%E8%A6%81&sdate=&edate=&page=&searchkw=%E8%AA%B2%E7%A8%8B%E7%B6%B1%E8%A6%81&jmain=&cw=0

    • 邱維振

      請問課綱哪裡違法?

      • sam wen

        請Google 法院都判決了

        • Logan Hunt

          103年度訴字第1627號

          判決主文:
          訴願決定及原處分關於否准提供「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及記名投票單之部分均撤銷。
          白話的部份:
          教育部之前「不同意提供」關於「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及記名投票單之部分 給 台灣人權促進會
          這部份 高等法院判 教育部 敗訴

          回來請教您,課綱「內容」有違法嗎?

    • 謝婕

      說違法也不搞清楚什麼樣的違法,一股腦兒衝進去,我笑~

      • sam wen

        法院都判了,你們真的夠沒腦

  • Andy Zhu

    寫的太正確 太好了..!!

    • 李明佳

      如果歷史會變成政治算計,那決非全民之福。
      教育局本身應該是脫離政黨的因素,公正公開的描述歷史,不因上層長官要求而改變,若只是為保官位而不明是非,那這個人那一天會出賣國家也說不一定。

      • 邱維振

        問題是吳思華部長掌管的教育部並未行篡改歷史的事啊!
        難道把課綱改成合乎國家尊嚴與真相的作法是錯的嗎?

  • Maze Lin

    我不相信上街的那些是專家 相反的那些制定……… 國民黨流的辯論 請各位知識分子小心 是否要淪為國民黨流的辯論方式呢? https://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431851958.A.D4E.html

    • Yao-Yu Hsieh

      PTT…我笑了。
      國民黨水準沒多好我知道,但PTT水準可能連垃圾都稱不上

      • 王智弘

        PTT 繼續下去就讓國家RIP了

      • 邱維振

        國民黨的水準高不高可能見仁見智,
        但是綠蠅和ptt的水準卻讓人不敢恭維.
        我的講法算是比較客氣了,我不想造口業.

      • sam wen

        其實各位蛆去PTT一定被打臉成醬汁,有大陸的學者看了PTT的水準之後,簡直嚇死,沒有程度的一定在那邊被砲到死。所以地球很危險的,建議各位乖乖待在YAHOO

        • Andy Wu

          我真相信大陸學者被嚇死,被那種粗俗無文的鄉民嬉笑怒罵嚇死,拜託,怎麼會這麼自我感覺良好,台灣很多論壇水準不差,但PTT絕對算不上一個…

  • 請問作者

    請問一下作者Yao-Yu Hsieh 您真的是1990年生的嗎?
    您的臉書公開說您是1986年5月X日生耶?
    是因為晚報戶口嗎?
    為什麼您的這篇文說您是1990年出生呢?
    真心疑問
    謝謝

    • 抱歉

      抱歉
      認錯人了….
      很抱歉

    • 邱維振

      足下上臉書找”蕭翔友”,
      確實是1990年出生.
      不是我想吐槽,人家都掏心掏肺,以誠論政,
      你卻把焦點放在人家的生日,這恐怕失焦囉!

  • 鄧皓云

    課綱爭議不過是綠執政去蔣、去中國、去中華民國後弄出來的,一群小屁孩被牽著鼻子走都不知道…

    在繼續內鬥內耗吧,別說獨立,台灣說不定會從國際上消失….(笑

  • 鄧皓云

    課綱爭議不過是綠執政去蔣、去中國、去中華民國後弄出來的,一群小屁孩被牽著鼻子走都不知道…

    在繼續內鬥內耗吧,別說獨立,台灣說不定會從國際上消失……(笑

    • 郭建宏

      民國政府已經完全遷台,所以去中國
      國民黨當時已經敗選,所以去蔣
      這有不對嗎?
      現在課綱明顯是要重新中國化、去台灣化
      台灣已經自己在課綱裡先消失了,還談國際?

  • NOBODY

    中文系主導歷史課本w 好專家

  • Jerry

    如果教育部不公布專家的名單, 以及討論課綱的發言紀錄,
    我們又怎麼能知道 那些人是不是真的專家, 行為又有符合 專家應有的職業道德 以及 專業素養?

    • 邱維振

      請問以前民進黨執政修改課綱時,有馬上公布專家名單嗎?
      如果沒有,現在卻反過來要求馬政府公布名單,
      是不是雙重標準呢?

      • Ken

        專家名單在馬英九上任前都是公開的, 這自己找一下很難嗎?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353620

        • 好多臭蛆

          對他們來說很難唷

        • 陳逸哲

          打人打到重傷要付醫藥費喔~

      • sam wen

        請問你被打臉之後會反省嗎?我一直認為被洗腦的人反省能力比較低,請幫我證實。謝謝

    • 謝婕

      請問專不專家要由學生來認定是嗎?那總統要不要由學生來選?

      • 專不專家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斷, 包括您也是, 不過現在問題出在政府黑箱作業.
        同理, 只要符合中華民國選罷法的都可以選總統.
        我想這應該是基本常識.

      • 曾緯倫

        跟學生沒關係啊 你的腦袋只剩下學生嗎
        人家賣肉給你 連肉都沒給你看過驗過
        你還新不新鮮給學生驗阿???

        拜託~重點是課綱制定小組成員到底有誰
        一味的給學生認定勒
        你來認定好了好不好
        可以跟我說裡面有誰嗎?

  • 胡柏先

    作者您好:
    您在第一段提到了舊版的課綱與暫綱有很多缺點,試問新版的課綱對於你在第一段所提到的缺點有任何的改善嗎?
    你說到國家的教育政策不是學生來領導,應該是專家,那我想接著問,教育部為什麼不敢接著公布這些專家的名單,既然在您的觀念中,專家肩負領導國家教育政策的任務,理當為了自己所制定的課綱記名負責,而不是躲在個資法的背後,等待二審判決的期間來強推目前被認定為違法的課綱上路。

    你說你不相信上街的是什麼專家,那請問在你觀念中的專家應該需要具備什麼客觀條件?台大歷史系的陳翠蓮老師難道不是歷史專業的專家嗎?或者其實你心目中的專家只是所謂的「上位者」,只需要贏得大選,手握行政權,就自然升級成專家了嗎?

    很遺憾,你大言不慚地說歷史是上位者的語言,並大方地希望學生應該要學你把課本當參考書,自己有興趣再另外找資料,試問你這樣難道不是蟲到了你第一段所提到的「缺點」了嗎?
    對於考試制度的部分,你一相情願地去認定所謂爭議的範圍,你憑什麼這麼有信心呢?我們又憑什麼相信你呢?

    倒數第二段,對於把編年史背好就把歷史融會貫通,就代表歷史好的觀念感到十分的訝異,到這邊我終於懂了,在你的觀念底下,不但否認了學習歷史以古鑑今的精神,更是擁抱了威權體制的核心思想-「老師教什麼,你們就乖乖學什麼」
    這樣子的觀點,這樣子的論述,我很遺憾,實非莘莘學子之福

    • 邱維振

      胡先生此言差矣.
      第一,參與反課綱的學生或政客們並未提及新課綱的缺點,
      教育部如何改善?
      第二,中小學課本的第一頁或最後一頁都會附上編輯委員的名單,
      甚至參考文獻都會附上.這點凡是當過中學生的人都知道.
      第三,在我觀念中的專家必須具備該學科碩士以上學歷,
      並發表過2篇以上的期刊或著作,且不包含學位論文.
      我想上街的那些學生應該不具備上述條件吧?
      第四,誠如版主所言,歷史確實是勝利者的語言.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自古皆然,絕非版主大言不慚.
      第五,歷史事件是死的,真相只有一個,
      但是評論歷史人物功過的角度卻很多元,
      因果關係也很複雜.這些歷史課本未必全盤納入,
      因此學生在學好課本教材之餘,
      當然可以針對有興趣的部分上圖書館或網路找補充資料.
      這跟版主第一段提到的什麼缺點根本無關.
      第六,歷史就是歷史,真相只有一個,誰也無法篡改,跟威不威權無關.

      再者,你們連基礎觀念都沒學好,還想推翻老師的教學嗎?
      等你學有專精,成了歷史系教授或博士後再來批評課綱吧!

      • 高雲翔
      • 好多臭蛆

        第一 反課綱的理念一直都有 不過是你沒去看 或者你根本認為黨國思想的課本才是正當的
        第二 當你看到你的課本第一頁或最後ㄧ頁列出編輯委員名單的時候根本已經來不急了 是人都知道
        第三 民主社會不是你有學位才可以發表論述 不然這個社會不存在任何抗議 你要檢討的是現在編輯人員名單以及他們有沒有資格編輯學生學的課本 而且現在抗議的是內容的黨國思想 抑惡揚善的卑鄙方式
        第四 歷史是勝利者的語言 是對歷史反省 不是歷史所嚮往導致的 以前的專制時代很容易將歷史顛倒 往往寫出當權者醜事的都會死 現在是民主時代 你以為你能眾目睽睽地這樣刻意隱瞞或者誇大什麼事嗎?那這句話來立論簡直無知
        第五 對於歷史評論本來就應該盡量客觀 要多元你自己寫書讓他多元 你以為學校教育跟看小說一樣? 你想要有可觀論述請自行查閱? 你會有當權者寫什麼都沒差的想法真的很適合去對岸
        第六 歷史真相只有一個 講得很籠統 請問你知道真正的歷史?講得這麼簡單真的當現在學歷史的都棒槌?就是因為過去有你們這種當權者的走狗 才讓歷史真相這麼難觸及

        最後 現在推翻的就是從前的課綱 你先講講憑什麼推翻吧?有什麼資格?誰要推翻的?現在反課綱就是在反亂微調 你簡直自打嘴巴

  • 謝婕

    反不反課網不是背後靈某黨的目的,他們的目的是為了營造執政黨白色恐怖的形象,好為自己贏得2016年的總統大選,利用學生違法入侵公屬,公家機關必定提告,正好中了他們的鬼計,看看大腸花為他們贏得選舉食髓之味即可得知,一再操作民粹,不知台灣人何時才能覺醒不再被操作

    • PJ Lin

      就是有妳這種人不知道甚麼叫 “就事論事”
      妳以為反課綱的只有某政黨? 還是跟妳不同意見的就是某政黨來的?

      我反課綱, 但我也看不慣檯面上的各政黨.
      當各黨都喊 “黨內團結” 的時候, 有人喊過 “國家團結” 嗎?
      我尊重妳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但是我不能同意妳抹黑別人.

    • 好多臭蛆

      你才是一直被操作的人吧(偷笑

    • sam wen

      你書一定讀得很差 😀

  • Yu Lin Shih

    「歷史是勝者所寫的」這句話是史學家們的反省,決不是史家追求的目標,居然拿來當立論,貽笑大方,也點出以此心態所擬的新課綱,是多麼不尊重史學專業。

    能告訴我K黨勝了誰嗎?K黨那套是拿槍桿子對著手無寸鐵的人民逼著人民唸的。讓勝者寫的話,中華民國早不存在了。

  • Darren Kuo

    放屁,我小時候東北名產背哪麼熟有個屁用,連自己生長土地的歷史都不知,背一個每逢共產黨必敗政黨的史觀有個屁用,

    • sam wen

      而且我實際去東北,人家根本沒有什麼東北三寶。我們不是背沒有用的知識,而是背假知識。

      • 你猜

        这你可是乱说了,人参 貂皮 乌拉草,东北三宝。

        • sam wen

          你還留在大清帝國嗎? 你有去過東北嗎??

    • Richard Hu

      你在台灣生活了十幾二十年,你自己又花了多少時間去了解認識這塊土地?還是只會每天在街上混日子?

  • 論述需佐證

    我不信上街的那些都是什麼專家。相反的,制定課綱的委員還有召集人卻是相關領域的專家。
    對您的這段文字 煩請先查閱一下課綱檢核小組的成員身分 職權以及行為
    非歷史專業修歷史 無權變更課綱修課綱
    試問 您指的專業是?

  • Mercury Chen

    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絕對不是由學生來主導,而是專家。

    我不信上街的那些都是什麼專家。相反的,制定課綱的委員還有召集人卻是相關領域的專家。

    歷史是勝利者的語言

    教育的反面就是學習,而教育的目的也是讓學生學習,到底學習到了什麼才是重要的

    沒什麼好說的,只希望大家支持他繼續做正確的事,勿向民粹屈服。

    看完以上文章敘述重點 這人應該是 有領著 五百以上的 稿費

    講的都不是人話 有點外星球人種

    都上研究所了 記得多看看社會面 不要老是窩在 學校象牙塔裡 迷途的羔羊

  • 四一

    別人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寧願自己不認識的是胡適林覺民或張大千
    而不是出社會以後才知道臺灣的文壇也很多彩
    課本上會有賴和還是因為他寫的是日治時期的不公
    認識臺灣的作家就像認識外國作家一樣只知道代表性的人物
    英國的莎士比亞、俄羅斯的柴可夫斯基、日本的村上春樹、臺灣的賴和(笑)

  • 好多臭蛆

    首先 發起反課綱的不乏個地區第一志願 質疑反課綱學生有沒有辦法背誦出歷史大事根本沒意義 一堆人都比你國高中的時候強
    歷史是勝利者的 這是所有歷史的通病 因為古代是專制時代 所以才有口述歷史的重要性 目的就是發掘正確的歷史 現在是民主時代 你覺得你有權利在眾目睽睽下竄改或者忽略歷史?有這種思維拜託去其他非民主國家 那你的歷史會很單純 也不會有學生出來反課綱
    什麼叫做民進黨上位再改?那意思是說每經一次政黨輪替就要重新學一次歷史?
    從前圖利財團一綱多本 但至少不會掩蓋掩飾甚至顛倒是非 它的問題就是圖利財團 在台灣這個還不健全的民主社會 處處可見 這種現象當然不好 但是拿來跟課綱微調混為一談根本是在模糊焦點
    教育政策若扯上政治 根本與最基本的教育矛盾 發生這種事的時候就不是你所大談的 教育政策非學生主導 這種事 什麼時候學生主導過教育了?為了掩過而刪減內容 並且充滿黨國思想 你以為台灣是國民黨的? 你以為國民黨還掌握什麼民心?你以為下一任總統一定會是國民黨籍? 既然這樣誰看不出來這根本是趁下台之前的胡作非為?
    還敢大談課綱微調的正當性 要不要先承認你根本不是學生?

  • 所以學歷史是要把東西記得很清楚
    那我不用記啊 馬上查就好?

  • 陳靜寧

    明明你所謂的專家都被真正台灣史學家狠狠打臉打到天上去了 你真的有去了解他做了什麼調整嗎?

  • 陳逸哲

    我是李扁課綱第一代,後來在補習班當過班導。一綱多本初行的時候,版本間差異(爭議部分)是不考的,各科都一樣可以光靠熟讀課本拿高分,後來也一直是這樣。先搞清楚這點再來…會講那些老梗台詞,不是假學生就是沒認真念書。

    • 陳逸哲

      順帶一提我靠我自己高中時(2003)讀的基礎就可以寫2008的歷史拿到60以上了…不要再散佈這種一看就覺得沒讀書的謠言。

    • 陳逸哲

      講錯了,是李登輝的認識台灣歷史篇第一代XD

  • sam wen

    傻貓一隻,都被法院判定違法不是找專家了,還在屁顛屁顛支持。

    • Richard Hu

      傻蛋一個,法院明明判的是教育部要把審定過程中的某一次會議紀錄提供給某一個莫名其妙的團體,並非是教育部違法審定,分明是連審判文都沒看過,也沒能力看得懂的!
      可悲啊!不會讀書,只好走街頭!

      • sam wen

        某一次? 超好笑。每一次吧 結果一公開就發現都違法了不是嗎

        • 笑笑笑

          違法,哪請你把判決文的宣判主旨念一遍啊(恐怕你看不懂字),是教育部在訂定的時候違反了相關的作業程序?還是教育部在依法完成審定後,莫名其妙的吵鬧要求要看會議記錄每個發言紀錄!
          怕你不曉得如何查,我就po判決主旨好了!

          主 文

          訴願決定及原處分關於否准提供「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
          會」會議紀錄及記名投票單之部分均撤銷。

          被告應就原告民國103 年2 月7 日之申請,作成准予提供「十二
          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其中關於簽到表部分僅
          供原告閱覽、抄錄);及就記名投票單部分供原告閱覽、抄錄之
          行政處分。
          這裡面撤銷的是教育部先前不准莫名其妙團體的無理要求,判決
          書裡從頭到尾並沒有撤銷教育部的課綱調整行政措施!
          哀,po出來恐怕也看不懂啊!這種程度是要如何拿23k啊!12k都嫌太多了!

          • sam wen

            超好笑的,判決公開之後,就發現完全違反程序了,你還在護航甚麼? 立法院長都出來說這個課綱有問題了,不過藍色多瑙殘。不怪你

          • 只會搞操弄的綠營

            立法院長???藍皮綠骨你還把他拿出來講 好笑至極

  • 路易斯

    「這些種種荼毒學子還有圖利廠商的政策,我們抗議過嗎?」─這位同學,是你自己選擇放棄權益的,又有甚麼資格對上街抗議的學生說三道四呢?至於你說歷史是一個朝代勝利者的語言,我同意,帝制時代設有史官,就是為了選擇對當朝最有利的角度與立場對後世陳述前一個朝代的興起與覆滅,藉以鞏固當朝的統治地位,但教育不是,教育是百年樹人的事業,麻煩你不要混為一談(這點從你所謂「想要台獨史觀的課綱,麻煩等民進黨上位再去要求」云云就可知道,你已經將教育和歷史給混淆了),所以你力挺的對象應該是目前在編史書的人,而不是吳思華,別(多)搞(念)錯(點)了(書)好嗎!

  • QOO

    請看這一篇,所謂的違法,若真是違法,那民進黨執政時期改課綱也是違法

  • 政霖 蔡

    做正確的事,勿向民粹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