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學生有犯錯的權利?

文/Phoenix Lin

我同意學生因為年紀輕,且無太多社會經驗,故容易犯錯。所以,成人應給予較大的寬容空間,因為以「學習」角度來看,犯錯也提供了自我校正的機會,以避免阻斷將來進步成長之可能。然而,基於此理念,「糾正錯誤」也是學習的一部份,若因「學生身份」就斷然主張「完全免責」,那豈非「無從糾正錯誤起」?那還談什麼「學習成長」?

以學生夜闖教育部之事來看,加上昨天(7/27)公佈的照片,不但入侵公署,且確有部分學生攻擊教育部值班人員情事,這已是違法無誤,是為「犯錯」!所以,教育部控告學生其實也可視為讓學生認識自已錯誤、進而糾正、再改過的「學習機會」。身為成人的司法系統,可以考量學生身份因素,而給予相對寬鬆的處置,但不能無視「為自身錯誤負責」之重要性,因為承擔與負責也是犯錯後學習過程中的重要一環,「敢作敢當」才是真正的學習,才會真正的成長。

要不然,只准學生犯錯,卻不給予適時的糾正,日後只教出一群媽寶,進入社會犯錯後,豈非成為不是不認錯,就是操作民粹讓自已成為「沒錯或情有可原」的人嗎?這種犯了錯卻尋求民粹保護傘的人,類似的例子在這幾年還嫌少的嗎?義美不就是嗎?近來品管出包連連,卻屢發出新聞稿強詞奪理,企圖藉著媒體和網路的擴散特性來引導大眾觀感。

此外,有犯錯的權利這句話也意謂,犯錯之人事前已盡「最大努力」,收集足夠資料、多方比較、與確實查證,合理相信自已所為具正當性,事後縱使證明為錯,也因此應給予最大寬容(但非完全免責),而不是「故意犯錯」,再來大喊有犯錯的權利。

可是,這群學生根本未盡力查證以證明課綱錯誤之所在(高院違法判決問題、決策程序和實質內容)。即使事前不清楚,後來已有網路影片證實他們連自已在抗議什麼都搞不清楚,這叫有盡力查證?而受訪學生對此表達異議,加上連主流媒體如三立,也加以引用報導,使此事更廣為人知。既然如此,在資訊取得的今天,要說他們抗議成員都不知被打臉之事,實在很難說得過去。

若我是抗議學生成員,一得知此事,應提出具體資料,同時打臉該影片和證明教育部錯誤所在,故後來闖教育部的「以身試法來突顯政策錯誤」行為,豈不是更能引起社會共鳴?喊「有犯錯的權利」豈不是更有正常性?可是,不但沒有,反而更進一步於24號晚侵入公署,然後再來說「犯錯情有可原」,這樣合理嗎?

學生有犯錯的權利,但更有學習負責的義務。只強調前段而忽視後段的人,不知是別有居心,還是誤解這句話的真正涵義?這種作法不但無益於學生的學習成長,只是助長社會歪風而已。

台聯立委_賴振昌_學生有犯錯的權利_中時

反課綱學生及民眾深夜闖入教育部,現場包括學生、民眾及3名記者遭逮捕。台聯立委 賴振昌 批教育部對學生提告,認為:「學生有犯錯的權利。」並呼籲教育部長吳思華對學生撤告。(圖片來源:中時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