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

文/ 田英奇

3d755bb1c2e00c53

周天觀參加731反課綱活動至深夜,不接受父母的勸離。勒住父親脖子,和他扭打起來。

台灣社會是健忘的,如果不是這一次,周大觀的爸爸媽媽到教育部前找兒子周天觀回家,恐怕很多人不清楚周大觀是什麼人。這個小朋友只活了十歲,就因為癌症過世,但是他展現了無比的勇氣,以他超齡的智慧,綻放出生命最璀璨的光輝。他的詩集「我還有一隻腳」,被譯為多種文字,行銷超過一千萬冊,感動了無數的人,尤其是那些生病的孩子。

周大觀的爸爸周進華,為了紀念愛子,也為了幫助更多罹癌的孩子,成立了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以周大觀著作的版稅為基礎,辦活動,發獎章,同時每一年幫助許多抗癌小鬥士,提供獎學金兩萬元。那麼多年過去了,經費越來越捉襟見肘,周進華賣掉房子籌款,仍然一年一年的做下去。

這樣的人,你會問他,「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

今天,周伯伯周媽媽到街頭,希望把兒子帶回去,卻被他們另一個愛子周天觀嗆回去:「我在為台灣的未來努力,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同樣身為父親,如果我是周進華,我不會為我兒子的這一句話感到難過,因為我相信,周伯伯周媽媽一定會想,他是孩子,他還不懂;而且化小愛為大愛,以慰周大觀在天之靈做了那麼些的事,周伯伯周媽媽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但是最令人難過的,是那些後頭慫恿,周圍鼓譟,不管他兒子死活,只算計政治成果的政客小人。他們洗腦年輕人,讓後者自以為在做一件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事業,渾然不知自己完完全全被利用了。試看周天觀的狠話,說這是他一生最光榮的時刻,「我已經跟政府革命,我並不介意和家裡再來一次,反正我已經動手打我爸了。」這些話,跟四五十年前中國大陸那些被野心政客煽動的紅衛兵有什麼兩樣?

孩子,你那麼關心「史綱」,去看看「敵國」的歷史吧,當年那些紅衛兵一樣衝官署,在牆上噴大字,喊的是「革命無罪,造反有理」──很過癮是吧?幾十年過去了,你知道當年那些喊打喊衝的紅衛兵後來怎麼樣了?多的是銷聲匿跡,多的是不敢提起往事;比較有反省能力的,出來跟當年被鬥臭鬥垮的老師一鞠躬,說聲對不起。那段紅衛兵逞兇鬥狠的年代,後來大陸稱之為「十年浩劫」。

沒錯,你會說你不是紅衛兵。當然不是,比起紅衛兵的狠勁兒,你們差遠了。更重要的是,我們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我們可以投票選總統,選民意代表。為了課綱微調,國教署有委員會,有公聽會,都說那不是溝通,是黑箱,那陳水扁當時改課綱,什麼都沒有,是什麼?你們認為課綱微調不合理,是洗腦,很簡單,把你們的理由講出來,跟人家辯論,如果你仍然認為你有理,下次選舉不要投你反對的人的票就是了,一定要學無恥政客佔主席台,佔官署,不聽我的就不叫溝通,只出是非題逼人家回答?這叫什麼民主素養?

誰沒有年輕過?誰年輕的時候,不是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去看看真實的世界,去看看你的父母,去看看周大觀基金會的周伯伯和周媽媽吧,然後,把你自命不凡丟給人家的那一句話,問問你自己:

「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

  • Yu Cheng

    邏輯:你們這些小流氓連紅衛兵的比不上,先對社會國家有貢獻才有資格出來表達意見。你們這些人還小都不會自主思考,一定是被政客所洗腦的。

    • Hashi Riya

      你的邏輯有夠不通。。。

      • Yu Cheng

        可惜這篇文章邏輯就是如此。

        • 田英奇

          如果老兄說的是我的本文,對不起,那不是我的邏輯。第一,說這些反課綱的學生不如紅衛兵,文中說了,那是比狠。第二,我從來沒有說要先對社會國家有貢獻才有資格表達意見,那是你說的,事實上任何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就像任何人去衝官署都違法一樣。第三,政客洗腦已經證明為事實,至於他們是否能夠自主思考,請看他們的表現。

  • 田英奇

    謝謝文思革把我的這一篇:「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轉載。寫文字若干年,總自詡以冷靜的理智分析問題,然而寫這一篇的時候,眼淚幾乎奪眶而出。呼籲每一個爸爸媽媽站出來,用手上的選票,挽回社會的公理與正義!

    田英奇

  • 王志宇

    甚麼貢獻!他把你一手養大綠衛兵黑色法西斯!
    軸心國法西斯沒戰敗只是隱身台灣泛綠陣營!

  • 葉育翔

    語畢,哄堂大笑

  • 林建宏

    蔡陰文!妳真的玩過頭了!
    2014那一場,有好處的時候你又攬又默認,2015這一場,眼看沒什麼搞頭,就開始搞切割,運動是你慫恿出來,出了事就把責任撇清,利用政治語言,全推給對手,難不成反對妳當總統的美夢,跟妳把學生帶出場沒照顧好有什麼關係。政治人物就屬妳最冷血無恥,出了事!還能這般幸災樂禍,搞栽贓嫁禍!難道是妳!打心底就希望能發生一點事?畢竟;不管運動結果如何?妳都想能穩賺不賠。出事是政府傷人;無事是政府無能。而真的發生了!也如妳所願了!不如所料,馬上跑出來收割戰果,全推給馬總統、教育部和妳的對手。而你呢?完完全全都沒責任嗎?你在背後提供資源鼓動他們,仿效大腸花衝撞公署!難道;妳連那一絲一毫的良心都讓狗給啃了!犧牲了一位學生的代價,為了雪恥兩次敗選的委屈,讓妳謀劃這八年的總統大位,完全喪盡天良、不折手段。這種街頭搞法,乾脆把民意機關取銷掉?以後大家都上街頭去比拳頭、數人頭!奉勸菜陰文女士,有點長進!除了打馬、利用學生、扮高尚、裝無辜,你再看看自己還能幹些什麼事?
    1.有能力利用學生,就要有能力把學生帶回去,滿腦子垃圾,儘想搞無恥的協商來轉移嫁禍給別人。
    2.你真的還要繼續講些場面話!繼續扮無辜!現在大概只有妳的綠衛兵才會相信,妳跟“玩弄學生”這件骯髒無恥的勾當無關。

    • Stanley Hong

      在你推給蔡英文之前
      要不要看看學生是怎麼論述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32MO5wUf0w
      這是6/9號第一場座談會
      接下來三場教育部都直接取消
      繼續推行違法課綱
      還怪人家占領?

      看不懂?
      那你應該看這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8YpPeJ7n6g

      • 何帆

        陳述得很清楚阿,就是我管你說甚麼反正我認為是黑箱

      • aries405

        從頭到尾都沒聽到他針對課綱內容提出有任何不正確的論述。
        不過就一直跳針程序違法。

        我是看完了啊,不過就是個自以為是的小屁孩說話~

    • KYH

      聽完了。徒逞口舌之快,譁眾取寵,跟時下部分酸民講話沒什麼兩樣,內容卻禁不起事實的檢驗。

  • 不要這樣弄一個小孩子,他很年輕,他才17歲,他不知道做事情的方法,不管是正確的事或是錯誤的事。無論立場如何,我們應該從旁引導他,更何況,這個年紀的小孩受同儕影響力是很大的,一昧防堵他追求同儕認同、自我認同,只會害他更加受挫,更何況,他當前所展現的一切行為,事實上都是他正在進行、對他而言既陌生又無情的世界的理解行動…anyway…大人搞雜的事,讓小孩子去承擔,原本就是錯誤的。整個台灣的大人,早就都大人失格,大人不反省,一昧怪罪小孩,更加令人失望。

    • William Lam

      搞清楚, 可能只是某些大人而已.

  • 王智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isTrdCWk6I&sns=fb
    兩年前PO的紀錄片,大家看看吧…我是覺得很多人是被騙的,日本當年也是啥勾當都會幹

  • 照妖鏡

    周天觀的父親熱心公益,貢獻社會良多 …… 這才是真正愛台灣 !
    周天觀說他在為台灣的未來努力,我卻看到他在努力斲傷台灣 !
    很多人心裡嘴巴愛台灣,顛覆社會價值 …… 卻不知是在害台灣 !

  • 霖之助 森近

    2015年在台灣看到活生生的文化大革命上演耶!怕了吧!

    • 田英奇

      非常可怕。

    • William Hor

      大陸文革時,有句口號””千好萬好還是共產黨好,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現臺灣正上演着..唉……………….夭壽喔!

      • Den Kevin

        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蔡主席親,千好萬好不如台灣獨立好,河深海深不如阿扁的口袋深。蔡英文的思想是革命的寶,誰要是反對他,誰就是我們的—-敵人!

        • William Hor

          好,讚!

  • peterjean

    統獨問題不解決,台灣會病的越來越嚴重,一代傳一代,現在已漸淪為國貿棄兒,未來呢?

    • 田英奇

      統獨問題(至少在目前為止)是很難解決的,問題就在於,無論什麼立場,都很難讓各方都接受,所以馬英九的不統不獨,雖然是一種逃避,但至少找了一個鴕鳥辦法,先不理這個問題。結果呢?

      • peterjean

        台灣進不了任一自貿區,經濟無藥可救!除非全台及中國接受統獨公投的結果,可能嗎?不可能!所以台灣會繼續沉淪!

  • 張秉榛

    罵他的時候才叫他周天觀,其他時候你們只知道他是周大觀的弟弟。呿!
    他才十幾歲,要為臺灣做的事才開始,不像他爸,兒子死了才知道幫助癌患。

    • 陳紀憲

      你的政治立場是你的自由。
      最後一段話,你嚴重傷害到一個父親為孩子付出的心。這位父親失去了孩子,我們都替他難過,他做的事鼓舞了台灣癌患兒童,這位父親做了很多,請不要污蔑這位父親。
      在父親節前夕,我為你這段發言感到難過。

      • William Lam

        有人要求其他人有同理心, 結果? 似乎他們先要問自己有沒有.

    • 林紹良

      我是一個能力只夠獨善其身的人,平常當然不會也不敢用放大鏡檢視別人,是不是有做什麼善事或幫助過誰…,或把別人的善行用任何奇怪的價值觀予以眨折,因為,那些是我做不到的,也都是值得尊敬的。

    • 張立德

      我們感覺到的真的只有非常不良的示範
      您的發言也讓人覺得台灣怎麼了?
      我們需要包容
      對真理要執著 但不是只有我才是對的
      由時候反省自己才是美德

    • steven

      我個人沒有太多能力做什麼善行,但是我絕對不會批評已經有在幫助別人的人
      請問您貢獻了什麼,憑什麼批評為這個社會付出的人?!
      你有沒有看到他在電視機前面看父母的眼神?
      打爸爸!?”孝”字都不懂的人我不知道他能為台灣做多偉大的事。

      PS:隨處吐痰是很不衛生的行為

      • William Hor

        說得太正確了,給你100個讚!

    • Donald Kao

      你說的還是人說的話?難道兒子死了不幫助癌患才能換來你一句好話?幫助人了反而落下把柄讓你在這裡機歪?我台灣人,希望主角這樣的心態的人千萬不要為台灣做事情,周小弟可以說只是為了他自己,這裡由也足夠了,別說是為了我們,受不起。凡不認同的都歸咎是別人的錯,執政者的錯;自己犯錯都可以說是為了大家好,為了台灣好。一些少數的死小孩,也許台灣少了你門才會更好。。還有這位仁兄,罵周小弟剛剛好而已,但你這樣推波助瀾怪家長的,收一收你的暗黑能量吧。

      • 趙報生

        👍

    • Hou-fu Chen

      人因為孝所以是人,正要為國家做事是從毆打父母開始?
      那請問您幫助了誰?

    • 田英奇

      上面的混帳話已由我轉貼在原文的回應中,以名流青史。

      我從來沒有那麼憤怒過。

      田英奇

      • 陳永婷

        田教授別生氣了. 見識過很多這種人, 下流沒有極限…

        • 田英奇

          最先我覺得大家討論事情,應該有事實根據,後來沒證據只胡說的人看多了,也無可奈何,但是講出喪盡天良的話的,實在無法忍耐。請大家多多傳布他的留言,讓人公評他的嘴臉!

    • 潘彼得

      你是白癡嗎? 他爸是他媽的希望周大觀得癌症嗎? 當你會對自己父母動手實,別告訴我妳有懂什麼是大是大非~你連狗都不如

    • 邱建穎

      看來,真的病不輕,別放棄治療。
      更別忘了早點告知你父母或妻小,你有病!

  • Jack

    社會應多包容這些年輕人的叛逆,隨著年歲徒長,自然會轉化成對的力量!百善孝為先,等當爸爸的時候,自然就會理解今天對他老爸的行為!

    • Peter Lin

      包容不代表縱容,包容是不禁止他,但是仍然必須教育他。說坦白,看完17項爭議課綱,我時在覺得無聊。親中,比70年代的課本差遠了。

  • Vincent Lee

    ******李小字工******
    希望在你的彩虹國度,
    你將不再感到孤獨。

    在你生日那天,
    你的夥伴燒給你祝福;
    緬懷你的選擇,為你點起蠟燭。

    那是怎樣的一個晚上?
    一群人決定夜襲教育部。

    可能是經驗不夠、準備不足;
    最後是被警察反綁逮捕。

    組織檢討行動失敗原因,
    你扛下所有錯誤。
    因為北區,是你在當家作主。

    在你們自己的網路,
    開始冷嘲熱諷、 霸凌羞辱!

    血氣方剛,二十出頭的你,
    終於被激怒!

    在賴裏頭,一字一句的透露;
    ”要搞一條大的!!”,
    跟這些訕笑你的人,嗆賭!

    你的母親,當然為你痛哭。

    難堪的是,還要應付媒體嗜血;
    被迫隨著政客起舞
    (是被迫、不是自願)

    你的一切,被展現在各個螢幕。
    難過的是,那些自稱懂你的人,
    竟自由發揮地解讀。

    尤其是鄭弘儀說的勳章,
    你可要好好握住!
    終有一日相逢時候,
    那是你倆相認相惜的信物。

    自由呀!自由!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橫行!

    課綱呀!課綱!
    所有當權,假汝之名,自瀆!

  • GuangWei Chen

    孩子~你爸爸為了台灣
    把你從副睪丸尾部、輸精管精囊及攝護腺排至後尿道區。透過後尿道區膨脹後周圍的感覺神經感到擠壓,擠壓的動作傳到薦骨神經,然後由薦骨神經細胞體發出指令引起後尿道區周圍及骨盆腔底部的肌肉作收縮運動,把你從陰囊射出體外在跟媽媽卵子結合,懷胎十月後出生,再幫你把屎把尿到現在可以跟你爸爸大小聲。
    這樣的付出對你還不夠多嗎?
    還是當時你想跟著衛生紙一起被馬桶沖走?

  • Stanley Hong

    虧你說得出我們是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
    教育部修改課綱已經被高等法院判決違法
    仍執意強推有爭議的課綱
    學生們已經把理由講得非常清楚了
    平心而論你有去理解過學生們嗎?
    還是全部都推給民進黨蔡英文就都解決了?
    你要不要看看學生是怎麼論述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32MO5wUf0w
    這是6/9號第一場座談會
    你們吳思華嚇到直接取消接下來三場

    看不懂?
    那你應該看這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8YpPeJ7n6g

    • J Cricket

      法院判違法的部分是什麼想必你也清楚,卻故意裝傻,然後一直跳針。連判決內容到底是什麼都看不懂的話,不要跟大家說你懂得什麼叫民主。

  • Tsai Chien-Hsin

    更重要的是,我們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我們可以投票選總統,但是十八歲沒有投票權。為了課綱微調,但是調整了60%。有國教署有委員會,但是在立了一個課綱檢核小組,這個小組不只是糾正,順手再了課綱。有公聽會,但是是教育部部長吳思華講我的奮鬥一小時,接下來被問倒,剩下3場就不辦了。都說那不是溝通,當然不是溝通,自己講自己的,別人講甚麼裝傻帶過,這叫溝通,是黑箱,當然是黑箱,課綱檢核小組被法院判決是違法組織。那陳水扁當時改課綱,錯!這是蔣偉寧版的課綱101年版課綱,乾你水扁。甚麼都陳水扁,你乾脆說228是陳水扁主導的,拉法葉案是陳水扁叫人去做掉尹清楓的,現在的小孩子都吃了陳水扁的在台北時埋下的腦電波好了。老是用小條的掩蓋大條的,難怪中國國民黨會斷送中國。百年老店一無是處。

    • 田英奇

      請告訴我,杜正勝改課綱的時候,委員名單有沒有公佈?辦了什麼公聽會?

      • 潘彼得

        他不需要告訴你~因為這是新台獨運動

      • PP

        google一下,全部都有公布喔。

        • 田英奇

          下面這張圖可以解釋了吧:

      • Tsai Chien-Hsin

        https://uploads.disquscdn.com/images/87a94f6d95368c21d03c0bc7590006e05325971acf4163c17125553849b35e2b.jpg
        田老兄,想我嗎?我這不就來了嗎?有名單,有公聽會,只是我找不到公聽會會議紀錄。

        好,田老兄,請提供,課綱檢核小組成員名單,維基的不算。

        • 田英奇

          去查一下吧,名單是什麼時候公佈的?為什麼黃榮村會說那些話呢?

          我太忙了,忙到沒有時間想你,老實說,你是誰我都不知道。

  • Asbala Logosogo

    父母窮其一生所做的僅僅是『讓台灣有未來!』

    • Gin

      結果台灣現在到處負債累累,軍公教買票政策讓財政困難,苗栗的胡亂建設搞得連公務員薪水都發不出來。嗯。『讓台灣有未來!』

      • aries405

        也是,台南跟高雄的年輕人嚴重外移北上工作,也挺有未來不是~

      • 田英奇

        真的是,高雄的人均負債全台第一,可是陳菊拿99萬票。高雄真是有未來!

      • 那些政治人文因果, 又關周伯伯什麼事了?

    • Asbala Logosogo

      那你該回去問你的父母

  • PP

    致孫文: 不要問滿清為你做了甚麼,要問你為滿清做了甚麼
    ~一群滿清末年的貢獻高官。

  • Sian Sheng Shang

    說孩子被洗腦,是大人不尊重小孩的思考;但可以舉個有趣的例子,傳直銷的策略跟手法眾所皆知,永遠會有在學跟剛畢業的學生加入成為新的生力軍,傳直銷沒有好壞問題,也不是談論的重點,重點在於,他們吸收新生力軍的策略跟手法,難到是學生被洗腦入了會,不是的,他們都是自願的阿,是的,而今這些孩子們也都是自願的,我深信不疑。

    • 田英奇

      許多老鼠會的手段,就是洗腦。

  • PP

    解放軍在64天安門上應該也可以用這個理由….

  • 阿融

    我沒有任何立場,單純就您文章來說,您問他[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就我看來,他不是正在做嗎?

    只是作者您認為他們現在跟未來會像以前對岸的[紅衛兵]一樣,而當事者卻認為是為了[台灣的未來]~至於未來會怎麼看待評價現在,目前應該也不是作者您或當事者們能下定論的!!!

    • Angela Liu

      +1

    • 田英奇

      他們在做什麼?中華民國有民主制度,他們為什麼不遵循民主制度?去衝官署,不是貢獻,是破壞。

      • Alamith Yu

        有民主有制度,然後硬上判決違法課綱,真鏗鏘啊!

  • 花英傑

    你們認為課綱微調不合理,是洗腦,很簡單,把你們的理由講出來,跟人家辯論
    這句話講的真到位

    • Wei Guo

      請問,台灣早年有哪些文人、藝術家、思想家?請問,台灣過去有多少民亂 (反對清朝壓榨運動)?請問,228到底發生甚麼事?再請問,原住民是哪裡來的?有和文化特色?與漢族的衝突關係?

      課本不教這些,這些並不重要。課本教的,變成基本常識,卻忽略歷史也是科學,有辯證和比較,有各種不同史論和史觀,但不是政治工具。

      • Peter Lin

        拜託~~這次有這些問題嗎?先去看看爭議是什麼再說吧!
        光只會講清朝﹑民國的亂,日本在台灣的屠殺,怎麼都不講。有聽過雲林大屠殺嗎?

        • Wei Guo

          這次的爭議,不是因為修改程序和史觀?史觀的詮釋,不是應由學者,而不是由政府出教材來矯正民眾認知?不能把歷史當作一門科學,不是一種奴化?

          • Peter Lin

            可不可以先回答我,這次的爭議17項裡面,有哪一項歌功頌德的洗腦課綱。
            連原住民改成原住民族,這樣都會被反對。擺明就是大福佬主義,把過去幾十年的原住民爭取族群正名的運動放哪去。口口聲聲說洗腦,擺明就是自己早被另一種大福佬主義洗腦。更不要說有關鄭成功的問題,台灣還有一堆歷史古蹟告訴大家,鄭成功仍屬大明。
            請先回答我,爭議在哪裡?

          • Wei Guo

            請問,拿國教院版本的17項差異,有助於了解學生的訴求嗎?
            又請問,學生訴求中的史觀詮釋,政府和大人們有在聽嗎?

            爭議在於沒有溝通平台。兩方沒有對等管道,作為決定者的國教院,選擇不聽、不懂。

            您現在了解為何有爭議嗎?

          • Porter Chang

            爭議不是這個?不是要求一種形式上的. 政治正確的. 功勳?

          • Wei Guo

            那不是對於政治和教育絕望的最後吶喊?

          • Porter Chang

            「啊,好像棋盤似的。」
            「我看倒有點像稿紙。」我說。
            「真像一塊塊綠豆糕。」一位外號叫「大食客」的同學緊接著說。

          • Wei Guo

            看到這裡,我真覺得該去睡了。

          • Peter Lin

            這次不就是在爭這些嗎?網路上,造謠刪掉228,怎麼不說?那位造謠說我國第一高峰是喜馬拉雅山的老師,怎麼不說?

            不要把問題混淆,誰來修課綱,那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當年扁政府要修課綱時,怎麼都沒有人這麼用力吵「不應該由政府出來主導」?一堆現在檯面上的學者,現在說要廢課綱。扁執政時,說要一綱多本,怎麼不出來用力吵,還是純粹為了政治目的。不要跟我說扯扁出來救援,這就是一脈而來的事實。

            另外,要吵這個,剛開始修課綱的時候,這些學生怎麼不出來抗議。現在抓著這些所謂的”爭議”,拿出來吵說洗腦。講難聽一點,哪一點洗腦,請點出來?要不要去看學生怎麼講慰安婦?!

            只要學生訴求,瞎扯慰安婦不是被迫,或是讓日本政府不開心之類,絕對不能接受。
            有興趣的話,8/14有一個紀錄片「蘆葦之歌」https://www.flyingv.cc/project/7355
            這不是政府拍的,是婦女援助基金會做的紀錄片。

  • Angela Liu

    這個標,用在周天觀的身上,應該沒有人會反對。

    不過,也不要太武斷的説,這個事件背後一定有人在慫恿……

    孩子能獨自思考是很好的事,大人要做的,應該是聆聽、導引或是幫助他們解決疑惑,不是把他們全打成壞蛋。

    雖然,我個人也不贊同用佔官署或其他過激的行為….

    但是,筆者在發表公開文章之前,請問,你真的了解,這群孩子全都不知道自己的理念嗎?

    你聆聽過 , 談過嗎

    • 田英奇

      一個壞雞蛋,你用聞的看的就知道壞了,不用一定要吃它。

      • Wei Guo

        父親執著於逝者,每年都在思念周大觀,忽略掉另一個兒子,以及未來的千萬後代,還可為此賣家產。請問,他真的在做甚麼?

        • 田英奇

          你如何得知他忽略另一個兒子?你有什麼資格否定周進華先生發獎學金及獎章的義行?你又做了什麼?

          • Wei Guo

            我不覺得我做了甚麼,也不必要在這裡跟他比較。但是,我從他的「義行」之中,看不出有到變賣家產的地步。眾多慈善團體,國內和國外,都可以因為 good causes 發起匯款,但是自己身為父親的我,可以了解,他之所以這樣一直做下去,很大一部分是為了 relive the life with 周大觀。顯而可知,從他二兒子的反應,他並不認同父親的作為 — 他只記得他的哥哥,每年都用同樣的方式去紀念,還變賣家產。

            你是一位新聞從業員?如果是,何不問問他們,是否我說的是?新聞從業員會說「一個壞雞蛋,你用嗅的看的就知道壞了,不用一定要吃它」。這不是 journalism 的精神。

          • 田英奇

            第一,你完全沒有回答我的三個問題,第二,我不是新聞從業員,一個人的精力時間有限,什麼事都要親自去採訪才能了解,不實際也太笨了。對於一個問題能不能有了解,必須自己有一定的知識基礎,對於議題有多方面的了解,而且自己有思考判斷的能力。

          • Wei Guo

            我已經回達你三個問題,如果看不懂,那也無妨。你如要知道周家他們之間關係和爭議,那就去直接問他們。如果只是看表面,那可以去寫小說。

          • 田英奇

            老兄這種回答,等於沒有回答。請看最新中國時報,周天觀以前怎麼樣,受了獨派的訓之後變成什麼樣子,那就是周家人直接的回答,也代表老兄的判斷是不對的。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50804004927-260405

          • Wei Guo

            身為一個父親,我可以坦白說,如果我遭遇同樣的事,我也會像周進華做同樣的事,但我清楚地知道,這是 grieving, 不是義行。

          • 田英奇

            那是你的認知,而不是許多其他人,尤其是受到他幫助的人的認知。更重要的是,無論他自己心裡怎麼想的,周先生幫助了很多人,散發了人性的光輝,這一點你我都沒有做到,對不對?

      • Angela Liu

        反正別人都要同意你的發言啦,
        金正恩萬歳囉!

      • Angela Liu

        所以,看你文章的人,都必須要同意你的觀點囉, 啊不就好棒棒!
        金正恩萬歲啦!
        臭雞蛋 也 萬 ~ 歲~ 吧 ……

        • 田英奇

          非也,歡迎來我的blog看看,我非常歡迎反對我的人留話,就算罵我的我也絕對不刪,而且沒有黑名單。

  • 廖述銘

    從以前的課綱到現在誰不是這樣讀過來的? 是要改什麼? 台灣是有什麼歷史? 別說來讓我笑好嗎? 是要訴說賽德克巴萊? 還是要講228婦人賣私菸演變人民暴動殺害官員導致被政府國民軍鎮壓的事情?……………………………..蔡陰謀表示:別人的兒子死不完… 棋子多到用不完… 真的好傻好天真!!!

    • Wei Guo

      我到大二寫一篇論文,才了解到一件事:原來我要到圖書館才知道台灣歷史。史觀是辯證的,而且不只有一種史觀。歷史研究和知識,也是科學,並不是政府教甚麼,就應該是甚麼。這本身就是言論自由,而言論自由是民主制度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因為它平衡人民和政府的權力。

      • 李奎暲

        史觀的確是辯證出來的沒錯,而且真的需要多讀一點書,但就以我這樣不愛讀書的人都知道以前教的都是一堆狗屁了,那這次反課綱強調的主從之爭,說真的看不太出來有太大意義,白白犧牲一條性命而已。

        • Wei Guo

          是嗎?那恭喜你這麼了解。

    • 施伯欣

      你就是一個標準的例子,
      228絕對不是你所講的這麼簡單,
      有多少在日據時期為台灣人民爭取權益的知識份子,
      因看不慣國民政府來台後的蠻橫作風,積極抗議,
      以至於在228中被國民政府殺害,

      查緝私菸只是個幌子,
      228的真正目的是除掉那些敢出頭的知識份子,
      舉個例子,在台南有紀念公園的湯德章先生便是,

      這樣你還真的認為台灣的歷史沒甚麼嗎?
      你確定你讀夠台灣的歷史了嗎?

      • neotium zechs

        傷害可大了,屠殺台灣當時的知識份子和精英,造成文化退步。
        陳澄波等就是那時候被槍決的人之一

  • Hashi Riya

    哥哥十歲就能以文字改變社會。弟弟到了高中還只會搞工農革命。也許弟弟的理念正確,但光就他不懂得“筆勝於劍“這一點來看,這人程度不高。真有心要建國的話,靠這群人大概是沒望的。

  • 志宏高

    新課綱恰恰就是在迎合你所謂”敵國”的看法!!

    • 陳留堂

      除非你是原住民
      不然之你也跟敵國有關係

    • 田英奇

      請試舉一例,但老兄認為背離事實者。

  • 吳大樹

    請大家看看這篇吧!不管是那一版的課綱,其實都不算是好的,所以吵成這樣有必要嗎?

    http://flipedu.parenting.com.tw/blog-detail?id=1712

    • Wei Guo

      要中立,就要呈現多方史觀,或是讓學生自己去找證據和擁有史觀詮釋權。

      • 田英奇

        這一點我倒是很同意。我唸中學的年代,課本都是教育部編的,很多東西都不講,或是避重就輕,後來到自己看書,尤其是在國外唸研究所時看到台灣、香港、大陸、西方的書籍,思考融會之後,慢慢就會建立自己的想法。

    • 施伯欣

      請問閣下學問做的多高?
      你能確保你在各方面的知識都能做到客觀且獨立的思考嗎?
      政府正在用偏頗的方式講著不一定正確完整的歷史,
      你為什麼會對有權力的政府機關這麼寬容?

  • Laurent Liao

    1/14北部學校收到公聽會公文 1/15截止 南部學校1/15才收到公文 截止日卻是1/14 公聽會??? 公三小公聽會阿 陳水扁的年代改課綱什麼都沒有????? 這啥? 平行時空??? 需不需要告訴你名單在哪? 立法院公報/第九十二卷/第四十五期/P.311 民國95年的暫綱92年就公布 這叫啥都沒有?

    • 田英奇

      搞清楚,下面是立法院公報第92卷45期,「審查小組召集人希望在尊重學術審審查自由的立場下,請本部不要公佈審查委員名單委員名單,以避免委員遭受干擾及承受不必要的壓力,保持審查中立原則。」

      當時的教育部長,叫黃榮村,召集人叫杜正勝,委員名單公告,是課綱審議完成公佈實施之後才公開的。

      • 路人

        所以以前犯過的錯現在要再來一次?

        扁維拉可以不要再出來救援了嗎

        • 田英奇

          我自己也受邀過擔任委員,評審高雄市某項展覽,高雄市是從人才資料庫隨機抽取,評審前我也不知道誰是評審,評審時也不公開名單,一切結果決定後,全部公開。另外陳水扁時代搞課綱,完全黑箱,所以這一次才有公聽會呀!

  • 萧峰

    这问题的吊诡之处不是在于,台湾有强大的在野党么?民进党对于这次的反课纲不是很支持么?反正下次大选一定是民进党当选。kmt根本没机会,就算先提前上一年的课纲又如何?就能真的洗脑了?洗谁了?大选之后再改回来不就行了,反正躺着都能赢。明明政治家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最后变成了学生上街?让未成年的学生来说一句一名还一命?我敢说民进党就算靠这个下次牢牢选上了,迟早自己会被这个坑死。

  • heretic

    周天觀被當成基金會的活招牌..每年活動無止盡..他現在會這樣..到底是誰造成的?我看就是被作者當成聖人的周夫婦…

    • 田英奇

      是那些給他上課洗腦的人吧。

  • Tai-Ku Lai

    看來在田英奇大師大師大大師的觀念中,只要是反國民黨的運動都是民進黨鼓動的紅衛兵,那他媽的紅衫軍是不是國民黨鼓動的紅衛兵!!

    • 田英奇

      三句話都錯了。第一,我不是什麼大師,只是教書匠;第二,當紅衛兵是有條件的,未成年的才能當紅衛兵,紅衫軍裡頭有嗎?第三,別忘了紅衫軍的總指揮是誰呀?他是民進黨前主席,被國民黨關了二十幾年的施明德!

      下次說話,請至少說一句對的,而且請你把嘴擦乾淨。

  • Sj0198h

    回句話 我繳稅 選舉都有投票
    那你又為台灣做了什麼?
    給個清白的歷史那麼難嗎,處處說被洗腦 被統戰
    我對他們家庭上演的戲碼 沒興趣 那是他們家庭的家務事 不是你這個外人拿來巧立名目寫文章
    我覺對不會說 慈 X 功德會 對社會貢獻大 ,所以非法炒地皮 是對的

    • 田英奇

      看不懂這位說的話,我也繳稅,我也投票,我和閣下有什麼不同?

      周天觀的事件,並不只是家務事,寫文字也是我的自由。

      最後一句尤其看不懂,慈濟就慈濟嘛,有什麼不敢寫的,也不知道閣下想類比什麼?周爸爸貢獻大,所以他做了什麼非法的事,而我說他是對的?

      田英奇

  • Leo Huang

    文中引出別的例子,表示你對你的立場不是絕對堅定,而是經過比較之後出來的;兩個事件永遠無法透過「比較」判斷「優劣」,因為沒有兩件事是在相同的時空背景發生的。

    更何況又強調周天觀的例子,企圖將整個反課綱行動的形象以偏概全地描繪,這是試圖將意識形態引導到某個方向。

    作者先生很抱歉,我說這篇文實非客觀。

    • 田英奇

      我尊重閣下的看法,我也從未覺得,我的立場有多麼客觀;但是所謂「兩個事件永遠無法透過「比較」判斷「優劣」,因為沒有兩件事是在相同的時空背景發生的。」這幾句話,本人非常不贊同,如果拿今天的標準說唐太宗是暴君,因為他沒有實施民主政治,那當然是不能比較;但是今天國民黨的貪污要坐牢,明天民進黨的貪污也要坐牢,這怎麼不能比較?

      反課綱一事,固然不能用周天觀一個事件來概括,但是沒有人能否認,它是一個代表性的事件,甚至可以說是這一個所謂運動的轉折點。我以此為文,卻並無要將此一事件概括反課綱所有全貌之意。反而是我另一文「這次,你學到了什麼?」,有為反課綱總結的意味。

      請特別注意,優劣本來就是比較出來的,如果堅持時空背景不同就不能比較,那是道地的遁辭--我們常常聽到某些政治人物講的話。

      田英奇

  • SPZ

    这种台式民主。怎能不让人想起那个成语 邯郸学步。

    • 葉霧園

      靠唄….沒有民主的國家竟然在評論人家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