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雪人已融】一文,看104課綱微調

  • 【雪人已融──給周樑楷、黃清連的信】兩大弟子 「高中歷史課程綱要」掌舵人,老師逯耀東:你們將歷史裁剪得柔腸寸斷。
  • 【2004/11/13 聯合報】台大歷史系已故教授逯耀東之投書。背景:2004年,前總統陳水扁、教育部長杜正勝時期之課綱調整。

 文/Vivian Chen

著名歷史學家逯耀東(1933-2006)。 (圖片來源:udn)

著名歷史學家逯耀東(1933-2006)。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udn)

周樑楷是將影視史學新視界引進台灣的學者;杜正勝為台灣有名之中國上古史學者;張元可說是我的太老師,當年88課綱的龍騰版,他亦是主編之一,也是大力推動歷史教育(教學)改革的學者;徐泓是我們所上所有新生都必須接受其指導的老前輩,猶記其上課生動風趣,天南地北,從蘇州出發轉了一圈地球,結尾於明代鹽業,工夫甚是了得。

史料不會說話,能讓史料起到作用的是史家,史家採用不同的史觀詮釋,呈現出的歷史樣貌就會不同。因此歷史不會是客觀的,它是在史家的條理之下產生出來的東西。

我的碩論研究了歷史教科書的某些片斷,從民國39年到98課綱為止。加上我上高中是88課綱的第一屆,當時有六種版本,我們學校選用二種供上課考試用。而我自己同時閱讀過四種版本,外加向老師A來的教師手冊,還不包括我額外的閱讀。

說真的,我個人覺得論述和時序編得最清楚的,反而是民國72年國編版和88課綱的版本。到了95暫綱和98課綱(也就是當年吵得很兇很兇的時候),我看不懂課本的編排邏輯,更多的名詞堆砌,老師也直言非常難教(而且學生程度也變差了)。

101課綱的課本我也看過,加了非洲史進去,台灣沒有什麼學者在研究非洲史。硬是插入的結果,連老師都不知道該怎麼教比較好。我還因此特地翻了一些非洲史的資料提供給老師參考,希望這些補充能讓學弟妹們好懂一點。況且說到非洲史,我的教授就是當時的審查委員,他反對這樣納入但是沒有用,審查委員只有建議權沒有主導權,要說課綱是怎麼回事,我的教授肯定比誰都懂。

104課綱微調,你說我贊成還反對,我還是贊成微調,殖民就是殖民,史實不容扭曲,但我也必須直言,這些調整影響很小,因為已有既定思想之人,不會因為課綱、課本就改變。

我的教授是國內有名的歷史教育改革者,他曾經用英國教科書的教學方式,引導我和同學、學妹(其實他們都已經是在職國中正式教師,有數年經驗),重新審視教科書編排與外國是怎麼進行歷史教學。我們花了很多個小時,就只研究King John,整本課本的焦點就在King John登基的背景(十字軍東征的年代);從各種史料如何記載King John,來判讀這些史料本身是否就已存在偏見,可信度高嗎;如果是你,你會如何評價這個國王;大憲章又對後世產生什麼影響。

是的,整本教科書,全部都在講King John。學生必須花費大量時間閱讀、討論、寫作、教師引導。老師可以隨意選用任何合法的教科書,可以自由選用任何段落來教學。但是,他還是會有個課綱,讓大家知道哪些是一定要教的觀念、哪些是可以選擇上或不上的。

羨慕嗎?如果高中的歷史課,能夠”占有”更多時間,而不是被主科夾擊,甚至被冷嘲熱諷念這沒路用的東西,以後沒頭路;如果我們有更多樣化的教材可以選擇;如果學生能夠更自動自發熱愛閱讀,熱愛思考,我相信這樣的教學方式可以提振不少人對歷史這科目的熱愛。

但是,考試領導教學的模式下,我們不太可能做到這些。因為要評價這樣的教學成果,最好的方式是申論題。這時學生應該會吶喊,饒了我們吧!

不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歷史讀得太差了。
這就是我對近日這些事件的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