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深感受》照抄黃光國老師一篇真情真意的話

文/姚雲龍

黃光國老師是台大心理系教授,他當然瞭解人的心理,他寫的這段話正是我心裡早已就想講的,其實他寫的其中大部分我都寫過了,可是我說的沒有黃教授說的有效用。因為我是“阿山”,又是深藍色,我說的本省人可能聽不進去。

黃教授可是道地的本省人,而且他父親在日據時代可是台灣的菁英份子,是個被選派到滿州去的醫生,而且是滿州國偽皇帝溥儀的私人醫師,可見他父親在日本人心目中是多麼受重視。

他的這篇文章一點不誇張,一點不含激情,不含一點兒說教的味道,像一位老奶奶向兒孫們談她的過去,平鋪直述,不加任何形容詞,娓娓道來如數家珍,平易近人,一看就懂。

我希望本省籍的網友多看看,尤其年輕的更要看,看完了如果有疑問可以回家去問問自己的長輩。但是要八十歲以上的老人,因為只有那些老人在日據時代,對文中所說狀況曾親身體驗過。尤其那些反課綱的年輕學生,你們更要讀這篇文章,你們讀過後會覺自己被利用了!

 

課綱紛爭/粉飾殖民統治 這不洗腦?

  • 2015-07-25 聯合報 黃光國/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台北市)

反課綱團體動員國、高中學生包圍教育部,在現場夜宿,部分學生帶梯子爬過圍牆,闖進大樓,占領部長室,在警方驅趕逮捕時,學生不斷高喊:『退回洗腦課綱,捍衛教育尊嚴』,『教育不是兒戲,學生不是白癡!』

教育部官員羅列出『反課綱』團體爭議的主題,共計有十七項,大多是專有名詞,包括把『日本統治』改成『日本殖民統治』、『接收台灣』改成『光復台灣』、『慰安婦』改成『婦女被強迫做慰安婦』、『中國』改成『中國大陸』等等。

任何人都不難看出:所謂『反課綱』運動,其實是『台灣國』和『中華民國』兩種意識型態之爭。我感到大惑不解的是:即使台灣想獨立建國,有必要為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擦脂抹粉嗎?為日本殖民統治擦脂抹粉,就能維護『台灣教育的尊嚴』嗎?

從中日甲午戰爭結束,日本從滿清政府取得台灣統治權後,便認為:台灣的土地及人民皆屬『日清戰役』的戰利品,土地為日本國的一部分,但人民則有區別。台灣人就是台灣人,不是日本人。在施政方面也有很清楚的區別。在台灣,日人自稱為『內地人』,台灣人為『本島人』,在人民的權利與義務方面都有差別的規定。

在教育方面,日據時代的初等教育有『小學校』與『公學校』之分,只有日人才能讀『小學校』,台灣人只能讀『公學校』。中等教育也是分別區隔,在台北的中等學校。一中(建國中學)、一高女(一女中)、二高女(中山女中),都是日人子弟的學校,二中(成功中學)及三高女,才是台灣人就讀的學校。以人口來比較,台灣人能進人中學校的比例很低。

高等教育更加限制台灣人的上進機會。作為台灣大學前身的台北帝大,絕大多數的人文及社會學科,都不招收本島學生。因為殖民地的青年,不需要念這些學科。當時台灣人念的,主要是醫科和農科。我的祖父是『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第四屆的畢業生。畢業後,擔任『公醫』的官職。當時日本人在台灣任官,一般公教人員之薪俸一律比『本島人』加六成給付,稱為『大割の加俸』。我的父親從『台北醫學專門學校』畢業後,不願意接受這種『次等國民』的差別待遇,所以到東北『滿洲國』去謀生。結果旅居東北的五千名台灣人中,竟然有一千人是醫生,東北人甚至以為台灣是『醫生島』!

再就綠營名嘴誇耀的『日本兵』而言,日本人認為當兵是日本男兒的『本望』(願望),能夠光宗耀祖,非日本人不可當『日本兵』。殖民地的台灣人不是日本人,所以不必當兵。一九三七年『支那事變』以後,日本人開始推廣皇民化運動,在鄉間各地的公學校(『支那事變』後改成『國民學校』)組織『青年團』,由校長任團長,當過兵的老師任教官,每隔幾天就召集十五歲至二十歲的男女青年,實施軍事訓練及精神教育,並誘導青年入伍當兵。

二次大戰之初,台灣人仍沒有資格當『日本兵』,只能當『軍屬』或『軍夫』,到中國大陸替『日本兵』擔任後勤補給工作。到一九四二年,太平洋戰爭逆轉,日本才開始在台灣徵『志願兵』,到南洋和海南島作戰。『日本兵』和『志願兵』的最大差別在於:日本人被召集者,在職服務單位要付本俸給其家族作生活費。台灣人是『志願兵』,不是義務兵役,所以服務單位不必給付家族生活費!

我完全贊成我們必須教育下一代認清歷史事實。可是,替『日本殖民統治』擦脂抹粉,是歷史教育的正確途徑嗎?到底哪一種課綱是『洗腦課綱』?哪一種課綱會把學生教成『白癡』?哪種課綱能維護台灣人的尊嚴?

(圖為黃光國的父親,溥儀御醫———黃子正先生)

(圖為黃光國的父親,溥儀御醫———黃子正先生)

 

 

  • Tim Jan

    請問黃教授, 國民政府38年來台至今, 教科書洗不洗腦? 您曾發表過批判的文章?

    • 李忠吉

      抬頭

      • Tim Jan

        我讀了神話般的本國史, 歷史般的本國地理, 人類的想法在怎麼進步, 也不能改變歷史或掩飾歷史, 50年前讀228和現在讀228, 應該不一樣嗎? 講到曾祖父, 祖母, 我想問如果你是台灣人, 你曾祖父的曾祖父那一代, 那時台灣的政經文化, 生活方式, 你讀國立編譯館的本國歷史有讀到嗎? 這對得起國民教育精神該學習的本國史嗎? 如果你是38年來台的中國人後代, 就當我沒問這問題.

    • 吳偉禎

      國民政府教科書,顯然是洗腦失敗
      否則怎麼能教育出這麼多黨外人士?
      而且國民政府的教育普及遠勝過日殖時代
      否則三級貧農阿扁一輩子都還會是個貧農

      • Tim Jan

        國民黨38年來台洗腦教育,完成50-60年的一黨獨大, 我們背了一輩子的反共復國, 三合一敵人有多可惡, 竟然把黨外人士的犧牲生命爭取民主, 視同皇恩浩蕩, 還說不洗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