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世界.沒有神人

文/葉林

11807321_1483802791933425_7660400934277073889_o

能力再好,依舊是凡人。文明科學的社會,別迷信超人。

台灣政壇過去二十年,有如黃俊雄布袋戲、也有如封神演義。天上人間,好不熱鬧。

這些年來,群眾的造神公式如下:素人→新秀(政治狂熱押寶)→明星→神。(但封神後,通常下場不會太好)

神之起落,扁馬當之無愧。選前,大眾曾把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投射英雄終將帶來改變的幻想。忠貞選民堅信,只要扁選上,台灣就即刻獨立;馬選上,兩岸就有望統一了。但慢慢的,大家就會被真相打擊得挫敗不已。原來,眼中的政治明星只是凡人,永遠不是神。他們那激昂無比、自信滿分的競選口號,在選後就必須面對殘酷的複雜局面。而狂開空頭支票帶來的必然跳票,則成為敵營源源不絕的政爭子彈。

不只政治神,政論神、社運神、網路神的前仆後繼也不遑多讓。民意酸風難測的狂飆時代,天上眾神走起路來,恐怕也得如履鋼索。

談談颱風天酒駕自撞的新秀名嘴。此人在短短幾個月內透過斯文外表與頻遭專業記者打臉的獨家資料,吸引了許多網粉青睞。但好景不常,接連自撞兼酒駕肇事後,他頓成過街鼠。前後因果,也似有天理昭彰之隱喻。

哀矜勿喜。

其實,這些新秀名嘴神的頻頻出事,只是印證「造神容易、毀神更快」的簡單邏輯罷了。意思是,政論舞台前扮演正義凜然的「高標道德神」受人吹捧的背後,他們也可能只是夜醉澆愁、知法犯法、私德不檢的凡人。一夕被噓爆,不意外。而造神網粉們,此時該變臉、護航,還是乾脆崩潰呢?

造神運動在台灣如日中天、風行草偃。但歷史告訴我們,要當神,命格八字必須夠硬。

放眼過去,不只政治神,連名嘴神都有頭頂靈光蕭瑟黯淡的一天。曾經當紅的汪笨湖、鄭弘儀風光不再;藍營兩大名嘴李濤夫妻謝幕下台。另外,重病纏身、隱耕田園的也不在少數。

其實,社會改革複雜度之高,豈是百姓庶民、販夫走卒所能理解?「改變成真」,豈如政壇人氣王者說真就為真? It Ain’t Easy.

引導群眾思考,新聞圈該負最大責任。其實,這個圈子不缺高手記者與編輯、也不缺提得出建設性意見的優質媒體。但真話沒人有耐心好好聽,謠言污衊卻大家買帳。所謂高手以外的80%強,皆屬「低智起哄愚民」型。這個類型的媒體遠見不足、深度不夠,常常透過簡化問題裂解族群、創造衝突。最重要的是,撻伐批判後,永遠提不出答案。

於是,未來不管藍綠白三(第三勢力),誰上台都會永遠無能;而汰換率極高的神人新秀則會源源不絕前仆後繼,並永遠不缺信眾。

英國才子作家艾倫.狄波頓在《新聞的騷動》ㄧ書中曾經揭示兩個真相:一是,媒體刻意隱藏現實世界改變不易的本質,並以改革之名慫恿群眾奢求不切實際的理想。當然,從人民的恐懼與憤怒中獲取的,正是那龐大的商業利益。再則,沒有任何一個政治明星有能力在極短時間處理決策複雜並需要時間推動的政務。但,民眾從來沒得到足夠的媒體教育,認清不完美乃是真實世界的必然、以及改革達陣的合理時間該是多少。

所以,對柯神、賴神、柱神、英神投注過多信仰的同胞們,只能說,將來若是承受得了期待與現實的落差,我就不多說了。葉林有自己的政治選擇,但我知道他們只是思辨能力或許比較好、政治動能也相對比較強的凡人;萬一當選後結果不盡如己意,自己不能老是以「無能」二字罵之就想總結一切。

我們應當誠懇面對社會本就充滿問題的事實、願意認清合理的改革需要時間、也承認沒有政治(或是媒體)神人可以一夕翻轉台灣。如此,恐懼與憤怒,或許就會得到徹底的療癒。

其實,看清現實與世界的複雜,才是真正的覺醒吧。覺醒了,非黑即白的憂鬱才會消散、才會更能包容立場相異的朋友。

如果讀完以上文字,您突然產生了微弱的認同,或許可以繼續往下思考:那,政論節目跟立場清晰的媒體餵養我們的,不正是被艾倫.狄波頓戳破的赤裸本質嗎?冷卻激情、站遠一點,當我們遠視呲牙咧嘴的名嘴與自詡公義的主持人,還會那麼相信他們口舌之間吐出的每句話嗎?

願意冷靜,方為理性公民。這世上,沒有政治神人、沒有夢幻英雄,更沒有名嘴俠士。

政治狂熱逢四就鬥。台灣曾經變天兩次,但,真的變得非常有感進化嗎?亦或是大家依舊鬱悶憂鬱?明年,台灣或許會再度變天,但我寧願這個國家緩慢堅定地團結變好,而不是把希望寄託在藍綠白三的政治神人後崩潰絕望。激情者,若能被艾倫.狄波頓的哲學觀點啟發,或許才能自我療癒而不需依賴新聞鴉片。

突然想到烏拉圭卸任總統穆希卡,他的聲望不是來自翻轉國家的激情口號與傲人政績,而是清貧的總統生活及平凡簡樸的下台身影。

11180601_1483820975264940_617759473923927142_n

註解,《新聞的騷動》政治篇(五之三)關鍵概念:

  1. 閱聽新聞時間越長,越易恐懼與憤怒。
  2. 媒體利用大眾不善以適切觀點看待事物的弱點。
  3. 擁有適切觀點,方能對事件作出恰當比較。
  4. 新聞具有凸顯人類脆弱的強烈商業誘因,對於堅忍淡泊的態度不感興趣。
  5. 大眾憤怒的原因:認為這世界的任何問題基本上都可解決,但沒受到迅速果決的處理..統治者都是惡棍與白痴。
  6. 新聞以變革與改善引誘我們,將若干政治人物捧成明星;也認為一旦就職,可以迅速改變國家。
  7. 新聞從來不肯充分說明一項議題圍繞多少複雜問題。
  8. 如果有人可以告訴我們困難的決策為何困難,人們的憤怒大致就可獲得撫平。
  9. 新聞不該消除憤怒反應,但應該提供幫助。憤怒該有建設性目的。
  10. 沒有新聞機構敢承認:政治領域內,沒有任何一個人或政黨,能夠在短時間達到任何成就。

小結論:

  1. 沒有完美世界,大眾應該保持深沈平穩的憂鬱狀態。(習慣面對現實)
  2. 新聞大可藉由承認事實而對我們有所助益,但它就偏偏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