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政治迷幻藥

文/黃國樑

許信良_中時電子報2

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指「台獨不是民進黨建黨初衷」。(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當年還是台大生,我經常跑黨外的場子,並未聽到台獨的呼聲,民進黨成立幾年後,通過了新潮流林濁水的提案,即台獨黨綱,從此失去了我的支持。這種只能奪取選票卻不能操作的主張,不必什麼早發的智慧就可以判斷是一定失敗的,怎能當真呢?

黨外以及後來的民進黨最初的主流就只有民主,譬如黨外主要的口號是「民主靠制衡,制衡靠黨外」,並不宣揚台獨,實際上也無人真敢宣揚台獨。

日前與一位前輩論談,說起鄭南榕第一次宣揚台獨的場合,就是在樹林的一場由他主辦的晚會上,鄭南榕突然拉著他的手,高喊台灣要獨立,他於是就成了鄭南榕台獨主張的共同行動者。他說,這是台灣第一次有人敢公開喊出台灣獨立主張。

那個晚會是為了製造聲勢而辦的,黨外在那時突然失去了動能,不知如何挑起群眾的熱情,奉邱義仁的指示,他東想西想就弄了一場晚會,而鄭南榕就想丟出這個東西去激出火花。然而,這樣做之後,前輩說,鄭南榕跟他卻都沒事,最早有事的反而是後來的蔡有全與許曹德,因為他們在1987年成立政治受難者聯誼會,但卻將台獨主張正式列入章程,有意著手推動。

這位前輩說,當初是黨外公政會的人擔心後來成為新潮流系的黨外編聯會先成立政黨,於是先聲奪人在圓山聚會時突然宣布創黨,編聯會只好整個派系加入民進黨。

就以公政會的基因而論,這批人都是知識菁英與政治山頭,並不是要台獨,否則費希平等人當年不會成為創黨元老,鄭南榕激進的台獨主張,甚至是民進黨所畏懼的,鄭南榕在民進黨成立第二年1987年的第二屆全代會上,散發台獨傳單,還跟主統的朱高正口角,進而大打出手。若是當年民進黨是台獨政黨,那些回不了家的老兵,就不會在張富忠、范巽綠、楊祖珺、林正杰等民進黨人或黨外人士主導下,推動了老兵返鄉探親運動。

因此,建黨5年後,1991年民進黨突然通過台獨黨綱是民進黨的異化,或可說,兼容並包的民進黨,一下子成了一言堂。台獨頗似一種政治的迷幻藥,吃下去馬上很high,激昂澎湃、彷彿新生,但都是幻覺,若它是可以實踐之途,何以它一直處於口號的層次?但民進黨卻已深陷在其間而難以自拔。

許信良四月受環球時報專訪時,說民進黨曾為廢除台獨黨綱付出不少努力,我相信這是真實的,在最核心的圈子裡,頭人們一定知道,這條路不可能走得通,廢掉它始終是必須完成的事情。

我問了這位前輩,民進黨的台獨是「工具論」或「目的論」?他說,很早很早就已確定它只是「工具」,邱義仁20幾年前就親口跟他說了,台灣已無革命氣氛,「台獨」只是一種工具,或許可以最終換來「邦聯制」。

亦即,台獨從不是一個真實的目標,它不具實踐的可行性,前輩說,台獨是「民進黨編織的一個美麗的夢」。故而,我們從未見有台獨主張者,如ISIS般招募壯丁,真正著手武裝建國,但它的可悲在於,當全台的人都被洗腦後,台獨的意識形態將成為統一時台灣人民巨大的心靈痛苦。

  • Li Jen Peng

    有些東西就是劣酒,喝了會很爽,醒來頭痛欲裂,就是這樣吧(村上春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