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天看出台灣的將來

文/ 田英奇

f_12542473_1

論語裡頭有一句話,「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拿個最簡單的比喻來講,如果一路順暢,那麼開車循規蹈矩不是難事,但是如果大雨天又塞滿了車子,那麼走路肩、搶道插隊的事情就多了。這裡也就可以看得出國民的素質,看得出國家的現代化與否。

這回「蘇迪勒」颱風向台灣直闖過來,造成各地嚴重的災情,尤其是電力的受損達四百多萬戶,而且因為路樹折斷甚多,交通不便,所以修復電力總比較費時。老實講沒有電實在不方便,但不至於「不能活」──比起「沒有水」來講,停電還不至於那麼苦。但令人驚訝的是,有一些台灣人真是被寵壞了,完全無視於台電人員冒著風雨搶修,卻只管找民代「施壓」,結果毆打台電工程師者有之,到台電營業所叫囂者有之,更離譜的是,「押」著台電工程車優先去修自己選區的亦有之!

這是什麼社會?我們的國民什麼時候忘卻了同理心,變得只顧自己溫飽,哪管他人死活?我們選出的民意代表,居然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比較夠力,津津樂道一出馬就讓台電就範,還引來選民的稱讚?我們還有沒有秩序?我們還要不要紀律?

單舉一例。彰化縣這一次有六十七萬戶停電,爆發了「民代搶人大戰」,紛紛向台電施壓,要求儘早恢復供電。彰化縣長魏明谷希望「天黑以前修復所有民生供電」,雖說實在不容易,但是身為父母官,有這樣的希望也算正當;但是當民代開始出來「攔截」台電工程車,要求插隊修復,打亂原本程序時,魏明谷居然在line上面大剌剌的說:

「尤瑞春議員現在還押著台電的工程車在和美鎮,伸港鄉為停電戶修復供電。他太辛苦了,服務的熱誠令人感動。」

這真是太了不起了,原來縣長認為議員可以公然「押人」,還「令人感動」!這是一個縣長該有的態度嗎?

仔細想一想,似乎也不該那麼怪這些民選的縣長、議員,他們都是一票一票被選出來的。有什麼樣的選民,就有什麼樣的官員民代,大家把民主當民粹,個個都自私到只要我好就好,那也難怪官員民代把特權和施壓視為理所當然。長久下來,我們不這麼幹都不行了,因為大家都這麼幹,我們也就從一個秩序紀律的民主之國,變成一個野蠻混亂的民粹之國了。

所以台北市民會喝到三天的咖啡水,想來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當原水濁度上萬的時候,淨水廠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懸浮物沈澱下來,等濁度降到六千以下再處理。問題是大家等不及,如果停電之外又停水,你看柯P會把自來水處罵成什麼樣子。換了你,你怎麼辦?你要水,給你就是了,搞髒你家水塔也不是我的事,大罵總不如小罵;更何況反正市長會炮打中央,沒有人會跟自己的飯碗過不去的。

七十年前,中國在千辛萬苦之後,終於與同盟國合力打敗倭寇,贏得抗戰勝利;該年的九月二日,在東京灣密蘇里軍艦上,徐永昌上將代表中華民國,見證了國家百年來最揚眉吐氣的一刻。然而,徐永昌在九月三日的日記上寫到他對「戰敗國日本」的印象:

「日本警察守崗如常,民眾靜肅…..日人之興,可計日而待。」

他的結論是:「不實在無紀律之國民,將來困苦必較日本為大。」

你認為,台灣的將來會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