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烏來清掃義工一事

640_c88136f5ad1bddaaa24acd41083219b4

8/14 在烏來老街 黃錦雯臉書相簿

文/張中一

烏來清掃不完全是慈濟的功勞,那是全台所有參與的善心人士還有祝福人士的功勞。

雖然裡面慈濟人佔了相當比例,但這不是都靠慈濟而是大家的善心一起完成了這個義行。在這過程我們不分宗教、性別、種族、政治立場,大家都是懷著一片善心來幫助烏來鄉親,這是人性的光輝,何等美麗。這不單是慈濟的功勞是大家善心的功勞,只是因緣湊巧因為長期投入慈善所以慈濟人因此佔比較大的比例。

因此對於每一個有意願協助烏來或人間其他苦難的人,我都敬重與佩服不管是否與慈濟一起參與。

但是我也要為錦雯洗刷他的冤屈,慈濟很早就投入了烏來的復原協助,隨後的大型志工招募是在14-16之間,錦雯拍照時間是在14號。坦白說任何真的有到現場參與過的不管是烏來清理或是尼泊爾賑災,我們雖然忙碌但偶爾喘一口氣時還是可以自拍一下的。幾秒鐘的時間總是有,所以由周世倫先生發起的烏來志工團也一樣拍了不少張集體照。

錦雯對社運咖的質疑要分幾個層面來看。

周世倫先生與他的朋友出來大喊他們如何默默耕耘然後說錦雯誤解了社運咖。但事實上錦雯參與的時候周先生的團根本還沒出發,錦雯去的時間是在14-16號間,周先生去烏來的時候是在16號,而且是15人的小型團體。全台善心14-16號匯集烏來的時候,一天就有3000人,15人難免很容易就被忽略。而且周先生號稱他們不曝光不宣傳,整個社團多少人?35人。這樣錦雯怎知道他們有去。所以錦雯會問社運咖在那裡很正常的,因為他根本沒有知道的可能。

另外一個層面,有的人會說做善事沒有資格強迫他人做善事也不可拿做善事來要求他人。這句話在一個前提下成立,就是一個人的平常主張是什麼。對一個平常其實就過自己的生活的人,跟他說你沒有做善事所以比不上我或是有罪是不公平的。人有做平凡人的自由,何況努力工作照顧好自己與身邊的人就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但是對於一群整天喊要救台灣的人,而且非常高調,高調到引發整個社會非常大的波動,我們自然要嚴格檢視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否符合他們的訴求。最近這幾年的學運咖從洪仲丘、太陽花、反課綱一路走來讓我們來檢視他們的所作所為。洪仲丘事件現在已經被司法證明完全沒有虐殺這回事,我們甚至付出了軍法制度幾乎完全被摧毀軍事間諜也輕縱的悲慘結果。太陽花抗爭的服貿,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不是黑箱,宣稱是黑箱的人最多拿張慶忠的30秒通過法案宣稱是黑箱。可是他們忘了陳其邁也幹過一樣的事。更何況張慶忠的30秒黑箱是在議事屢次被違規受阻而在法定職權下的裁定。這為什麼是黑箱?我們阻擋了服貿,結果現在韓國拼命簽FTA,一場太陽花完全耽擱了國家競爭力讓整個台灣前途發展受到重大挫折。

反課綱更是可笑。所謂的黑箱根本就不存在,以前課綱過程只有比現在的教育部更黑箱。從實質面來看反課綱的理由也根本站不住腳。所以小屁孩他們只能喊黑箱這種萬用牌,剩下的喊不了。

事實上我跟錦雯有一樣的質疑,只是因為我沒空喊。你們這些社運咖天天說要救臺灣,結果你們的行動卻對臺灣造成了重大傷害。當臺灣實際有人需要協助時,平常沒有整天高喊愛臺灣的善心人士用行動來守護臺灣。結果號稱幾十萬社運咖中有終於一小群人投入了。請注意那35人中有好些都是原住民朋友,不是個個都社運咖。想用35個人有從事慈善就為幾十萬的社運咖洗白?帶頭大哥陳為廷、林飛帆、王品蓁、朱震他們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卻在此時縮了起來。平常不說話的善心人士在同胞有難時一馬當先,結果平常整天喊愛臺灣的人在臺灣有難時卻悄然無聲。我也有跟錦雯一樣的質疑指是我因為忙沒有說出口而已。

烏來的善心義舉不完全是慈濟的功勞。慈濟是很重要的觸媒與參與者,成就是每一位參與者的。每一個願意投入慈善事業的人我也都保持一定程度的讚嘆,雖然程度會有別。而錦雯的質疑是很正常的,從各方面來說,他不知道有非常少數的社運咖有參與烏來救災乃正常,因為社運咖並沒有思考如何擴大成效,以及滿足最真實的需要。只是幾個少數人就衝了。搞政府的時候千軍萬馬,幫助人的時候少數幾個。想要落人集體圍剿錦雯的時候可就不缺人了。我也一樣質疑這些社運咖,不過錦雯是個和善的人,他希望用道歉來彌平爭議。我尊重錦雯的選擇,但不代表我就認同那些社運咖。

640_121da016b7cc6f81261fc3692016503f

錦雯在8月21日凌晨於臉書公開道歉影片

  • Tommy Lee

    社運咖好像只是去清掃他們台獨的長老教會而已?

  • Gordon Huang

    僅雯沒錯,說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