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電影院進食文化與台南市的恐怖髒亂

21339785

聶隱娘電影海報

今天,8/28,聶隱娘現身江湖的日子。

在台灣,只要一想到要看電影,從幾星期前我就會開始發愁、憂鬱,很煩惱,因為想在台灣好好看一場電影實在太難了。我若有很多錢,寧可買張機票到國外看。想到台灣人,我往往就充滿厭惡和恐懼,髒亂,自私,喧鬧,窩囊,私利至上,目中無人。

因為受不了客運或火車上人們總是吃吃喝喝的食物臭味以及此起彼落的手機電視或講電話或簡訊和line 響個不停的通知鈴聲,我現在都寧可每周自己開車出遠門,長途跋涉,寧可冒著在亂七八糟的交通中喪命的高度危險,也不想再一路忍受食物臭味和永不止息的各種肆無忌憚的噪音。

很累,看診前在宿舍瞇了一下,夢見我在海底的一個無人洞穴裡看 “聶隱娘” 以躲避噪音,結果找不到回陸地的通路,當下心想,回不去就算了,於是就在夢裡籌劃起長住海底的打算。

今天有早場,很想先去看,以避開人潮,可是又怕暑假學生一堆,萬一觀眾少,他們就會更加肆無忌憚一邊看戲一邊嘻鬧,把電影院當成自家客廳。

過去在劍橋看電影那種完全不用擔心任何騷擾或臭味的平靜愉悅感,在台灣幾乎不可能。

最近北上複習侯孝賢第一百多遍,很不幸,鄰座都剛好有人在吃東西。”童年往事” 是一個女學生型的人,一直吃餅乾,喝飲料,一口餅乾配一口飲料,一直慢慢吃喝到阿孝咕都已經長大成人了她才終於吃完。

“紅汽球” 比較慘,旁邊一個女的吃蔥油餅,味道很重,而且滋滋滋地強吸飲料,吸完竟還自備水壺,每兩分鐘就啜一口。我不明白,如果口渴,為什麼不一次喝足而偏要開開關關水壺,每次喝一小口?似乎是藉此提神,因為我看她一邊看一邊努力捶自己的手自己的腳和脖子,左手捶右手,右手捶左手,一會兒又捏捏頸子,好像看得全身酸痛很難受。我很想跟她說,如果覺得不好看,何必硬撐呢?回家去吧。

蔥油餅大姐看電影看一半,手機開始震動,她原本想查看是誰來電,但我轉頭瞪她一眼,用眼神往她身上射出可怕怒火,她原已伸入袋子準備拿手機的手才又縮了回來。

除了蔥油餅大姐,場內還是有一些人一直翻塑膠袋拿食物吃。台灣人,基本上不分南北,全是一個樣,通常都是要等到中場過後電影演一半,塑膠袋噪音和食物臭味才會逐漸平息。實在令人不解,如果肚子餓,為何不先吃飽再進場?再說,一部電影兩小時,餓不死人吧?!有這麼饑渴嗎?

在台灣,想到要看電影,心裡就很沈重很憂愁,很難期待寧靜和乾淨,就跟平常吃外食一樣,你很難在台灣找到安靜的餐廳 (除非高檔大飯店),總是像舞廳或夜店那樣的巨量噪音 (所謂音樂) ,以及大呼小叫旁若無人的喧鬧聲。

記得出國前的台灣電影院並沒有這種吃吃喝喝的普遍現象,現在卻已成為電影院常態。台灣人看電影不講究什麼影像聲音的細緻,似乎把電影當成像在看電視綜藝節目那樣一種東西,不需安靜,而且甚至可以一邊吃飯一邊配電視那樣一種東西,把每部電影全當成好萊塢那一類轟隆轟隆響影像亂七八糟內容俗濫的主流賣座電影,而且電影院兼餐廳和客廳,毫無觀影品質可言。

44041631

台南市長賴啥咪示意圖 照片出處/中央社

住在台灣真的實在不是普通的痛苦,食衣住行育樂,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很痛苦。當然,南北還是有別。我的故鄉–台南,曾經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台灣城市之一(僅次於宜蘭),但二、三十年的糟蹋下來,它已經不是人住的地方;特別是賴啥咪當權的這幾年,根本就是無政府狀態。在台南,你想幹什麼都行,只要你不怕死,只要你拳頭夠硬或關係夠好,簡直可以為所欲為,所謂政府是不存在的。就算你把車子停在路口正中央也沒關係,只要你夠兇夠狠夠無恥,你的自由就會隨之無限擴展。

我不是因為台南最近登革熱打破歷史記錄才開始講台南的恐怖髒亂,我老早就一直講了,這個城市之徹底荒唐與落後,非親眼目睹恐怕難以想像。例如我常講的我住家附近大橋國中後面那條所謂綠色步道,垃圾堆積如山,連沾滿大便的馬桶都能任意直接丟在步道上,另外還有各種廢棄家具和碎玻璃等等,樹上甚至還吊死貓,惡臭沖天,吊了幾年,終於化成一堆白骨,飄落地面,入土為安。至於滿地垃圾,直到去年選市長時才終於有人來清理,一下子清出幾十大袋的垃圾。下回清理,應該還要再等三年,等下次選舉吧。

那地方的紅綠燈是完完全全不起作用的,95%的車輛都會直接高速呼嘯而過,完全不理會紅燈。大人想平安過街都有困難,更何況小朋友或國中生。我原本一直想改進這地方的交通和環境,經常打電話給有關單位,不過最近一兩年我已投降,根本沒用。

那地方曾經撞死一個機車騎士,地上血痕拖了數十公尺長,很可怕,好幾年的時間都沒有人來清理,安全帽碎片始終灑在原地,伴隨大量恐怖的血塊和血漬。而且,連路燈都整個撞歪了,傾斜懸吊半空中,好幾年的時間也沒有人來清理或修理。你實在很難想像,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城市?到底這城市還有沒有政府?

外地的朋友,如果他們不相信台南的髒亂和恐怖交通,我常會叫他們有機會來台南時不妨注意一下,注意看看這城市有沒有人在走路?當然有,少之又少,幾乎沒有。因為根本沒有任何讓人走路的地方,所有走廊全被霸佔,你只能走在快車道上和機車汽車一起通行。大人不敢走,更不用說小孩。只要多走幾回,被車撞死撞傷只是遲早的事。

我常說起一事,成大校門口有一條寬度勉強能讓一個人通行的走廊,約莫50公尺長,市府竟然在走廊起點掛了個牌子,寫著 “示範走廊“。台南的走廊不是被違建佔據,就是成為攤販或商家的營業範圍,往往到處擺滿瓦斯筒,洗菜洗碗就在大馬路邊公然進行,菜渣往往就直接丟進水溝裏,把走廊當成廚房和客人用餐處及廚餘餿水處理場。

最近台南鬧區不是有瓦斯桶大爆炸嗎?我原本還以為是恐怖攻擊。

其實我還想舉一些更恐怖的街道為例,但我不想惹殺身之禍,我知道我若點名哪條街,很可能會有商家找人來砍我。我不是危言慫聽。這就是台南,無政府狀態,暴力橫行。

但台南人對這一切似乎完全無所謂。不但無所謂,而且只要是綠營當家,就算再怎麼胡搞惡搞,就算每天睡到自然醒,每天搞無恥的政治鬥爭,滿意度照樣絕對破表,一百分。每一項都是一百分,超超超滿意,只要顏色對了,就是一百分。

林義雄剛回國那幾年,每當有聽眾問起李登輝,他都會說,”這個人不值得議論。” 對此我頗能體會。曾幾何時,我們竟然得墮落到必須去談論一些根本不值得議論的人,例如蔡什麼文賴啥咪的,更不用說其他一些更不值得一提的所謂名人了。世界那麼大,而我們卻墮落到、窩囊到有時必須去提起他們,因為這些沒出息的小人物,竟掌控了我們的生活。

講半天,不全是壞事,當然也是有好消息要告訴大家。最近台南不是登革熱大流行嗎?萬一將來不同類型的登革熱重覆感染,致死率很高。不過,大家不用怕,最近台南區公所想到一個妙計,那就是拿廢容器換孔雀魚或鬥魚,讓可愛的小魚兒來你們家幫忙吃孑孓,防治登革熱。我想在此建議賴啥咪市長,除了孔雀魚和鬥魚,應該增加青蛙和 “善堂啊” (也就是壁虎),吃蚊子的效果會更棒!同時並舉辦 “市長盃打蚊子比賽”,進一步擴大防治效果。將來防治登革熱成功,此一寶貴經驗,將可提供世界衛生組織採用。

這裏有兩段視頻:

第一段的頭幾分鐘那位受訪者就是我們家這個里的里長。這麼大的疫情,卻必須讓基層人員自行掏腰包想辦法,你說台南有政府嗎?

第二段末尾提到一個人,我曾提過好幾次,叫做張純如,想起她和她的書,我就難過。這些事我不想多說了。

至於一些人,例如李登輝,我毫不諱言對之充滿痛恨與輕視。我知道一個人不應該去痛恨或輕視另一個人,可當有些人的人品及所作所為長期以來下流無恥到極點時,你很難不說恨,你甚至會對人性理應具備的 “基本的善” 感到懷疑。

陳真2015.08.28.

「廢容器換鬥魚」 南市滅孑孓抗登革熱
聯合新聞網
記者鄭維真、綦守鈺、邵心杰、黃宣翰╱台南報導
2015年8月24日
台南市入夏以來截至22日,登革熱病例已達1667例;市長賴清德巡視疫區,發現多處陽性容器,當場告發開罰。區公所也想出防蚊撇步,讓民眾以廢棄容器交換孔雀魚和蓋斑鬥魚,在家協助吃孑孓。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