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市長的天狗熱之戰

文/葉林

登革熱可怕嗎?悶鍋還在燒,我沒有答案。

9/2最新病例快破四千,根據疾管署2015/9/1數據,全省登革熱病例總共3686、台南3234,佔九成。疑似重症死亡病例台南18,高雄1。(註一)這不是國際棒球賽古巴對菲律賓,而是僅僅一線之隔的台南與高雄。為何如此懸殊?目前沒人可以提出具有說服力的答案。我們不談顏色,只談治理。同一天,台南市長賴清德在天下雜誌的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中再度掄元。都是全國第一,但卻是兩個極端成績。依葉林的寫作原則,把賴清德三個字換掉,本文內容不變。

登革熱不像SARS,它是屬於有季節性的標準社區病與環境病,主要媒介為埃及斑蚊與白線斑蚊。意思是說,不管病毒是哪一型,病媒清楚、環境是關鍵。一個城市,環境歸誰管?答案是百姓與政府。台南人會比高雄人更不愛乾淨?台南下的雨與積水區比高雄多?高雄病媒蚊因為害怕陳菊而往北流竄?台南人因為沒抗體所以染病率高?

這些說法與調侃都過於片面。從疾管署的官網說明文字判斷,登革熱的有效防治就在於「環境治理」。(註二)而環境治理除掉市民因素,政府不負責,請問誰該負責?

回到台南市衛生局的新聞稿,主要防治策略還是以家戶管理為主,由區里與衛生所負責督導檢核。(註三)並且必須在病媒蚊密度變大後,才進行化學防治(噴藥)。防疫專業與流程,我相信公衛專家。但防疫有無作為?是否被特定媒體污名化?是個大問號。

防疫視同作戰、作戰注重預警。疫情會嚴重至此,邏輯不難理解。防疫初期,顯然輕忽敵情。

登革熱疫情不能只看今年。2014年,高雄病例破萬、台南153;2015年,台南包了三千多例的九成,高雄一成,而防疫期可還沒過呢。(註四)所以,一年之差,台南高雄的懸殊,問題究竟何在?單純因為台南病毒源是所謂印尼株,所以感染人數激增嗎?只是因為台南今年雨下得多嗎?但台南並非國中國、蚊子不是不會跑,相鄰縣市為何相對無事?活老百姓能想出的問題可是千奇百怪,市府能夠專業回答以安人心嗎?

再聲明一次,防疫要相信專業。但顯然市府並無法給民眾一個可安心的合理解釋。第一名市長,百姓會包容你的施政瑕疵。但登革熱疫情,要誠實報告問題出在哪裡?解決方案為何?從之前的孔雀魚生物防治說、市民沒有抗體說、天候劇變不可抗力說...這些討論都無助根本性解釋台南疫情失控的事實。尤其,當前縣長蘇煥智喊出下水道才是病媒根源,問題一傢伙又回到市府本身。

透明政府不是嘴巴說說、或是責怪特定媒體抹黑。誠實告白,才能解惑。理性民眾願意包容城市治理的複雜,但你要告訴他複雜在哪裏?問題找到沒?有無方法有效抑制?疏失之處該如何彌補?單日增加273病例,還在高峰期。衛生局的新聞稿裡看似有了應對方法,但防疫策略是否有效,得要看後續數據起伏。如果上萬病例是預期,那險峻戰況或許剛要開始。

回到市長,葉林說過了,換上那個名字當都一樣,請負完全的政治責任。雖為「賴神」,態度應亦復如是。

最近,北南最紅、把媒體版面佔光的柯神、賴神證明了一件事:他們與許多被撻伐過的首長一樣,遇事總不先檢討認錯、援引諸多藉口回應、最後迫於壓力才願意道歉。

台南登革熱這把火還在燒。能否神力顯赫、驅蚊避兇?封神者,壓力應該更大。想想,平凡還是比較好。身為台南鄉親,葉爸開始掛蚊帳、葉林每天得塗昂貴的防蚊精油、葉媽家裡紗窗日夜必關緊...自力救濟先吧。被埃及蚊子啃一口進醫院,可不是好過的。

 

註解與來源:

  1. http://udn.com/news/story/8504/1159059-登革熱續爆-疑似重症南市18死
  2. http://goo.gl/Y4UNcA
  3. http://health.tainan.gov.tw/tnhealth/release/detail.aspx?id=4250
  4. http://theme.udn.com/theme/story/6774/1142044-難兄難弟?台南高雄登革熱防疫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