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要「權」不要「責」,台灣未來夭折

文/路仁教授

一、

「生不如死,」八里塵爆燒傷的女孩,在病床點字向父母喊痛。字刀割過父母心坎,已肝腸寸斷。曾帶學生服務兒童病房,常見很相似的,一臉風霜、兩眼無神的父母,守著病床,為孩子流淚。

這是台灣,有著全世界最好的父母。多年來關心教育,因為家長眼神的殷殷盼望,像千斤重擔壓我肩上。五年級父母,成長於守孝道、重責任的砂壤,卻在強調自我、解放自我的潮流中,緊握親情線怕孩子被帶走,直到被罵老舊。

「萬人嘶吼全彩狂撲,最瘋狂派對錯過絕對後悔,」呂忠吉的彩色派對誘惑孩子,許多父母卻不知孩子被帶到死亡線。在強調自我、解放自我的潮流中,呂走前鋒,當政府不核准活動時,動輒抬出「人權」抗爭。

「我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呂忠吉是「同志權益促進會」發起人,2013年同運大遊行,還呼喊娛樂禁藥合法化,以在轟趴助興。

2015-01-14_180832「我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謝和弦演唱會巡迴到十多所高中職,對未成年孩子高喊:「性愛是享受,不是罪過」,現場發送保險套,鼓勵勇敢去做。

謝和弦與唱片公司的錢賺飽飽,台下孩子照做後下場無人知曉。呂忠吉彩色派對,帶孩子往前衝,他則知道早晚會出事,早於去年脫產,讓受害者求償無門。

解放自我的潮流,來了又走,留下塵爆燒傷的女孩,點字向父母訴苦。所幸,父母還守在守道德、重責任的老舊砂壤,為孩子善後。強調自我、解放自我的潮流,來了又走,留下一批嬰兒,在棄嬰中心的門口,還有人願短暫收留。

去年,我仍每週末至棄嬰中心,陪瘦弱Baby玩。在強調自我的台灣,玩弄女孩的多,負責任的少,願領養棄嬰的家庭更少,幾乎都遠送美國,往往是天人永隔的悲劇。「男人的激情會走,」許多父母以生命經驗叮嚀女兒,卻敵不過強調享受的解放潮流,只能從緊握親情線到漸漸鬆手。

二、

「我們不喜歡,有什麼可以?」

從中途之家、棄嬰中心的服務,逆流而上,到接觸高中生,赫然發現新浪潮襲來,撕裂台灣的政治運動,已滲入高中,在解放自我後,演化為解放他人的潮流。

「不能守於高中校園外,給青春期孩子淨土嗎?」我到至高中演講、宣揚理念者的臉書留言,隨即被封鎖。也許他覺得禁臠即將到手,畢竟一個學生勝過百個兵,學生當前鋒有犯罪豁免權。

這是台灣,在教育團體壓陣下,學生永遠不會錯,錯的一定是老師、學校、社會,因為他在學習。這是台灣中小學校園,教室像菜市場,學生說話無人敢管,連來自日本的左藤學教育大師,都覺得台灣教室太亂了。

這亂,還亂到台大醫學系教室,化成上課吃雞腿、穿拖鞋、聊天,讓評鑑委員驚嘆的台灣式明星大學教育。所以,不能先討論教育解放潮對孩子好或壞,就急於帶孩子去改造社會嗎?不能在學生「人權」高漲時,先教他「人責」嗎?是的,有權就有責,連學生也不該例外。

「我們爬牆進教育部、進部長室,但我們沒拿走東西…」學生辯解沒錯。那陳為廷在公車、校園多次襲胸女孩,女孩沒少塊肉,也沒錯嗎?學生知道在所嚮往的自由美國,如此行為,警察射殺他後絕對無罪,即便他是學生嗎?

有權就有責,要權的人該想清楚,即便學生。日據、國民政府時,許多台灣民主運動先驅,知道抗爭後會坐牢或殺頭,仍勇敢前行,這是為理念負「責」的表示,不是像現在年輕學生,沈醉於媒體曝光,一聽可能坐牢便嚎啕大哭。

「他們還是學生,當然會哭,」有人說。那麼,誰將他們當人肉盾牌推上政治戰場?反課綱的成人不能自己出面,展現爭權也負責的民主風範嗎?

三、

screenshot-static2015-09-13 15-30-45政治運動須從高中校園退潮,而非在「黨政軍」退出校園後,爭相到校卡位。學生「人權」的浪潮,須迎向學生「人責」的岩礁、接受制約,非愛起什麼浪花,就起什麼。校園不能廢體罰,也同時廢了「因果論」,讓學生不必承受惡因所結的惡果。

因為在捷運隨機殺人的鄭捷是學生,砍女友47刀又當眾性侵的張彥文是台大碩士生,殘忍殺害同窗好友的是高醫高材生 … 在因果律混亂的校園,教育出來的孩子行凶越來越殘忍, 但到法院審判時,又越來越懦弱,知道人權,卻不敢面對殺人的人責。

在政治惡浪、自我浪潮褪退後,道德文化須在校園重建。我們不是西方社會,不是那種父母年長就送養老院、子女從不探望的社會。我們身上流著文化血液,父母對孩子付出,孩子感恩父母,不是過時的思想,而是讓文化綿延數千年的命脈。

我們早期的校園,老師們常無私付出,甚至暗中濟助清寒學生,家長尊敬老師,學生感恩師長付出的文化,不是過時,而是讓這片土地充滿人情味,讓生命感動的元素。

我們需要這些溫情元素,也許在聽聞八里塵爆燒傷女孩「生不如死」的點字,我們會有悲情,但我們也懂得化悲情為愛,為她祝福為她祈禱,關心受傷孩子,也關心在旁受苦的父母。

我們更記得學會這樣的愛,常是在單純的高中時期。那時沒有藍綠政治顏色的對峙,沒有「享受做愛」這種物欲的吶喊,只有交心、談心與夢想。各路政治人馬,請別為了爭地盤毀了青春校園。

  • 田英奇

    寫得非常好。

  • 陳志銘

    恢復禮義廉恥基本道德教育

  • Lee Sung

    從教改開始,就是一連串的錯誤,過度強調知識教育的後果,近兩年來我們台灣社會都看到了;學生學著那些政客們開始政治作秀,也像路仁教授說的不敢承擔責任,那些綠色政客們也在幫著學生卸責。
    到了現在我也還沒看到那些衝進立法院的學生承擔起我們法律對他們這種行為該做出的逞罰,沒有了罰責、哪能去糾正人的作為呢?
    我也很想要我們的教育能夠重啟源自中華文化的道德倫理教育,教導我們的孩子能夠勇於負責、知恥懂禮,但我也知道很難、很難,畢竟那些已得利益者的官商勾結團體,是不會那麼有遠見、是不會知道只有台灣永續發展,他們的利益才能維持久遠的。

    • FairySlam Wu

      學生作秀???
      ??????

  • Ken Mo

    什麼鬼爛文啦. 刻意堆積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來仇視年輕人.
    [台灣有著全世界最好的父母] ???<— 路仁是在什麼行時空啊?
    [呂忠吉是呼喊娛樂禁藥合法化,以在轟趴助興]???<—路仁知道呂忠吉一點都不年輕, 而且是個強烈排斥用藥的人嗎?
    一個教授, 連最基本的Facts都搞不清楚….你怎麼教學生? 好意思批評年輕人?

    • Albert

      台灣現在年輕人沒道德,就是縱容的結果!

  • 多變

    寫的很好,值得省思~
    若只有知識而漠視倫理道德,我們的社會會變得如何??

  • 黃偲維

    寫的真的很好

  • 葉 華

    謝謝路仁教授,非常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