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支持洪秀柱就是錯的?」談「一直煩」霸凌事件

11933421_850247178415708_2638742951239278782_n

圖片來源

一直煩霸凌事件的討論非常地失焦。

這個問題應該分為幾個層次來看:

第一、我支持特定候選人,你可以因為你不支持,就用言語羞辱我嗎?

  第二、我是一個球隊的代言人,我可不可以告知公眾,我用個人的名義支持特定候選人

第三、我是一個沒有跟球團簽約的代言人,我可不可以告知公眾,我用個人的名義支持特定候選人。

第一、我支持特定候選人,你可以因為你不支持,就用言語羞辱我嗎?

面對第一個問題,理論上我們不應該因為某人跟我所支持的對象不同,就用言語羞辱他,舉個例來說,我喜歡吃苦瓜,你不喜歡吃,如果你說「幹!你白痴喔!吃那個幹嘛?你有問題嗎?」這種對話,任何人都會覺得後者有問題,我喜歡吃什麼,關你什麼事。但目前台灣的政治討論,不是單純的青菜蘿蔔各有喜好的問題,因為某些特定政黨,已經將支持某些政黨視為一種會毀壞國家的事,比方「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種標語的產生。

因此,有些支持者會站這個立場上,認為批評對方是在救整個國家。這個討論有一個誤區,就是沒有人能舉出真正得以被所有人共同檢證的理由,來說明某黨是真正地在危害國家,反之,另一黨的支持者也可以舉出一些理由,反過來說對方其實才在危害國家,這就是意識形態之爭,台灣的現況就是如此,這個問題短期內我覺得無解,長期來看,我也不樂觀。是故,我們能做的就只是盡可能地尊重,但尊重有一個壞處,就是一直吵鬧叫囂的一方,很可能會製造出一些假象而引起聲浪,進而吸引更多已知或根本未知的人,投入無解的意識形態之爭。目前社會上的狀況已經糟到,即便你選擇沉默,對方都要貼你是反對的一方所以沉默也是幫兇,我覺得這才是值得我們討論與反思的一環。

第二、我是一個球隊的代言人,我可不可以告知公眾,我用個人的名義支持特定候選人

這個問題很簡單,球隊的代言人,如果有合約,就是球隊的商品,因為兩者間達成某種協議,換言之,如果有合約明文規定,也必須在球隊的同意之下,進行公開支持某些候選人的活動。

第三、我是一個沒有跟球團簽約的代言人,我可不可以告知公眾,我用個人的名義支持特定候選人。

今天的事件爭論點就在於此,很多明明是不支持特定政黨,看不慣自己心愛的球隊啦啦隊員去站台,卻又不好直接批評,就會一直咬著這一點打。理論上來說,如果沒有跟球員簽約,球員也並沒有用球隊的名義表態支持特定候選人,那這個行為只有道德上的模糊地帶,算不上有違反約定的問題。道德上的模糊就是一個很難界定的區塊了,因為對球團來說,他們認為球隊的啦啦隊就是代表球團,但是,很多人其實不一定知道,這三個人是屬於某些球團的,對這些人來說,他們看到三個人來支持的好惡影響,其實是無關於球團或球隊本身的影響力的。

但是球團的切割本身就非常明顯地看出,球團有其所屬的立場存在,如果球團有立場,而三女未簽訂任何條約表明不得以私人的名義支持某候選人,那球團就理虧。但如果不是球團本身有立場不支持該特別候選人,那無論他們支持或反對三女所支持的候選人,從他們處置,我們都明顯地可以看到,球團受到不小的壓力,無論是另一位候選人給的,或是鄉民網友給的,這個問題又要回扣到第一點,為什麼支持某些特定候選人會受到壓力與批評這件事上。

結語:

表達政治立場,應該不是一件需要遮掩的事,這才是自由民主社會的價值,但台灣現狀是某些特定的聲音,在網路與媒體上,已經大過其他的聲音,並且會對其他的聲音形成可怕的暴力,這才是我們應該好好反思的問題。因為網路上主要的聲量,能夠形成人氣,人氣轉換為流量後,主流媒體就會順風報導與製作報導,但網路上的聲音,究竟是不是台灣全部的聲音,而將網路聲音視為全部的傳統媒體,一面倒的又形成一種假性的聲量放大,進而影響許多本來沒有立場的,進入了錯誤的觀看點中,因為導致某些政治立場上的轉向,這是一個鮮少被人揭開來討論的問題。

表達立場需要勇氣,真理應該就是真理本身,而非眾人。

Filed Under:
  • Jun Feng Lee

    喔,整篇就是你的自問自答而已呀…所有問題的命題你就已經預設好答案了不是嗎?
    那請問一下,如果不支持某個政黨,某個候選人的言論就被歸類為民粹就是對的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