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回應網友對國族立場的質疑

screenshot-palinfo.habago.org 2015-09-16 01-06-08

匿名的我很不想回答,因為我不知道你是熟人或陌生人?小學生或老公公或歐巴桑?身份不同,說法自然也不同。姑且答一次,下不為例。我實在不明白,公開身份,坦然講話,有這麼危險嗎?需要保護自己保護到如此滴水不漏的地步嗎?一個人,如果連公開講幾句話也害怕到必須匿名,那他其實應該完全閉嘴才對,因為不管他講什麼其實都沒有意義。

我有好多祖國,不知道你是指哪一個。在英國念書時,每當有人問我哪裏來,我常說我來自Sarajevo(塞拉耶佛,Emir Kusturica 的故鄉),有些人也許還真信了。哪個國家像樣,哪個國家文化水平高、藝術鼎盛,哪個國家愛護動物,哪個國家善待弱者,我就不會吝惜把它們當祖國。

我甚至也不反對在某個意義上把往往跟著美國為惡的英國當祖國。一生飄泊不定,住最久的就是劍橋。英國政府偽善卑鄙,但許多英國人普遍可見的那種毫不張揚的無私奉獻,卻讓我很樂意同他們做為國民。當初要不是因為家中急事必須回國定居,現在應該就是個英國公民。

反之,哪個國家為惡不仁,那它就是我的敵人;哪個國家的人民猥瑣齷齪,低俗窩囊,喜歡當暴民、當網友,那它就不會是我的同胞 (綠油油人士先別急著蠢血沸騰,這些話的原始句型其實就是抄自林義雄。他曾說:”不偉大的人民就不會是我的同胞。” 但我標準沒那麼高,我倒不渴求人民偉大,就好像我不渴求鄰居偉大一樣,我只希望同住一塊土地的旁人至少要正常,至少要有點人性,要有點衛生觀念,要有點最最最基本的文化水平和公德心,不要太離譜,不要太卑劣自私,不要一心為虎作倀就行)。

Udi-segal-430x320

Udi Segal

別人喜歡愛國是他家的事,我願意對此脫帽致敬,但千萬別強迫別人跟你一樣。鐘鼎山林,各有天性,國家畢竟不是什麼神聖之物。我有篇文章如下:http://palinfo.habago.org/archives/2014/08/19/11.48.07/index.php。文中說到一位19歲的以色列青年叫 Udi Segal,因為拒絕服役,拒絕欺壓巴勒斯坦人,遭到軍法審判。Segal說,當他決定拒服兵役後,許多原本交情不錯的同學或朋友開始不理他他或責罵他,連自己的父母和家人都得因此遭受他人白眼。記者問他說,當人們怒責你不愛國時,你怎麼回應?Segal說,我本來就不尊敬我的國家,我也從沒打算要愛國,讓我掛念的是人,不是國家。

這話說得很對,讓我掛念的是人,或是一條狗,一隻貓,一個會感受痛苦的生命,而不是國家;我從來就沒打算要愛國。

至於台灣與大陸之間,究竟要統或獨,純粹是一種理性衡量的問題,見仁見智。我可以今天獨明天統都不為過。最近在找房子想搬離台南這個無政府城市,一會兒覺得這區域好,一會兒又覺得那條街比較棒,國家對我來說,不過如此。某個時空下,統一似乎比較有利,另一個狀況下,獨立也許比較好,就跟選擇哪一間餐廳吃飯的考量差不多,理性為主,當然也有感性,但你的理性與感性,終究不應該直接套在我頭上。這也是為什麼我說我的好朋友詹益樺以及鄭南榕絕不是台獨烈士的原因,因為他們一點都不笨,不會為了某種見仁見智的東西犧牲生命,更不會笨到把理性衡量之相對事物,當成絕對價值去貫徹。

台灣過去盛產統一派產物,人不像人,倒像個機器,政客與媒體灌輸他 “統” 之神聖,他就統個不停,而且不允許別人不統,甚至社團名稱連 “台灣” 二字都不能提,視之為寇讎。如今風水輪流轉,更加變本加厲,非獨不可,而且一心仇視大陸人,仇視中華文化,視之為毒;誰敢不跟他一樣蠢,誰就是敵人。

對岸當然也有類似的狀況。原本理性衡量之相對事物,很可能變成你死我活的戰爭,無非是因為所謂獨立並不是真的獨立,而是自我做賤當一條美國狗,做為攻擊中國的軍事作戰基地。原本理性衡量之相對事物,很可能變成你死我活的戰爭,無非是因為藉此炒作,政客可以獲得一黨一己之巨大私利,所以他巴不得透過不斷的洗腦,把台獨抬舉為一種所謂台灣人的神聖使命,選票就會滾滾而來。

過去國民黨也是用這一招,把大陸妖魔化,藉以當成選票提款機,整天說共匪要打來了!若不團結在國民黨的領導下,我們都要變成海上難民了!黨外為了選票,就唱反調說,聽你在放屁,中共怎麼可能隨便打人?別再恐嚇人民了。於是就反對軍購,要求開放和大陸多多交流等等。幾年之後,發現操弄統獨很好用,於是又倒退回到舊國民黨時期的作法,中共又被妖魔化了,而且醜化得更厲害,甚至連大陸人民也被醜化,把他們講得彷彿都是有毒、有病、不衛生兼不識字,而且,萬惡的共匪隨時都會打過來奴役我們,破壞我們的鄉土。於是,誰敢反軍購,誰就是臺灣人的敵人。

政治上,我沒有什麼祖國的思念 (會這樣發問的人,看得出來,中毒中得不輕),至於文化上,我當然始終都認同中國,喜歡中國文學,中國山水,對於中國的苦難歷史,感同身受,充滿感情,過去如此,現在依然,將來也不會變。我看不出來,即便主張台獨者,有什麼理由就不能認同中華文化?有什麼理由就該對同屬為人的苦難冷漠以對?但時下許多人渣透頂的所謂台獨人士,卻對中國的苦難諸如日本侵華與南京大屠殺等等,拍手叫好。我毫不猶豫可以這麼說,我雖不主張暴力,但是這種沒有人性的人渣就是我的敵人。

台灣的統獨是這樣:目前檯面上許許多多非常獨、獨到非常法西斯、整天糟蹋異己的人,在過去卻統得要命,或是窩囊到爆,連個屁也不敢放,甚至是擁護 (國民黨)黨國、譴責黨外暴民的那種人,例如….,例如幹它媽很多很多我統統不敢舉例。這些名利雙收、坐擁暴民的台獨急先鋒,不管怎麼改朝換代,永遠都站在糟蹋少數人的主流一方,永遠都高舉著愛國的神聖大旗,吃香喝辣。

要統或獨都行,各人可以有各人的看法。令人不齒的是:以此做為斂財奪權的工具,藉以壓制人心,糟蹋少數一方。林義雄很喜歡美國總統傑弗遜的一句話:”我在神壇前發過誓,誓死反對一切壓制人心的暴政”。然而,在我看來,成為神之後的林義雄,其所屬的那一方當今主流政治勢力,恰恰就是壓制人心、糟蹋異己的那一方。誰敢對之稍有不敬,誰敢對人渣政客們稍有不敬,就會有讓你痛不欲生的後果。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