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霸凌事件有感

有些人常要我寫,寫美國,寫以巴,寫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等等等,但叫我最好別寫到台灣,因為台灣這些綠色的齷齪混蛋千萬不能惹。不管寫什麼,我對於寫這類給大家看、有關現實的東西,情緒上很排斥。原因之一其實很簡單:我寫不出來心裏的恨

我特別痛恨那些所謂形象清新、打著各種進步與改革旗號、整天高喊什麼民主、人權與公義藉以名利雙收的混蛋人渣,可我寫不出來他們齷齪無恥的萬分之一,就好像全世界的出版社就算不眠不休地不斷出版,也永遠跟不上美國不斷製造的各種血腥暴行數量之多。

懷恨者往往心存暴力,但暴力無濟於事,而且正中敵人下懷;你越是使用暴力,他越能有藉口大展鴻圖。話雖如此,我終究能理解暴力從何而來,它來自一種對於說理的絕望,是非善惡的絕望。

main_cyberbullying

cyber bullying

台灣人,台灣社會,從來都不願講理,而只完全熱衷於一種極其窩囊卻又極其陰暗邪惡的強欺弱、眾暴寡式的霸凌與糟蹋。不管哪面顏色的旗子稱王,永遠都是玩這一套。

混蛋人渣固然可惡,但所有那些對於如此瀰漫的各種是非顛倒、無日無之的各種抹黑造謠,各種醜陋惡行等等等,採袖手旁觀、無感、明哲保身、從不表態發聲、甚至還迎合、看好戲者,恐怕才是真正的道德之賊。

這類明哲保身人士,特別喜歡故作理性大度、溫馨愛心狀地說:”若有為惡者,頂多也只是少數”;意謂一鍋粥頂多只是幾粒老鼠屎,何必大驚小怪?但我看到的台灣不是這樣,它是一鍋屎,裏頭頂多幾粒白米。那些喜歡故做溫馨狀的明哲保身人士,恰恰是這鍋屎裏頭最為惡臭的一堆屎。但丁若還活著,不知道會把這樣的人給丟到地獄第幾層。

也許你會說,痛恨有何用?重點是,這不是什麼有用沒用的問題,而是一個人如果他還有點人味,還有點人性與良知,他怎麼可能對於撲天蓋地的惡行全然無感?是非黑白顛倒,忠奸善惡易位,而你真能如此無感?每天照樣爽爽地過日子,心裏都沒有半點惆悵與憤怒?

我知道寫這些東西寫了也是白寫,毫無意義,所以干它媽的我也不是很喜歡寫這類給大家看熱鬧、藉以匿名灑口水的東西。我只是經常感到納悶,媽的,這個是非顛倒、暴民橫行、人渣政客當道為所欲為的社會,究竟是要邪惡醜陋是非善惡顛倒到什麼樣的地步,然後台灣人終於才會對邪惡感到憤怒與厭惡,對理性與良善發出渴望?

當然,底下這些事,只是台灣現狀之為惡的一點點點點點皮毛而已。我並不是在談 “這” 件事,而是在講一種整體現象。

我常告訴自己,台灣人高興就好,他們喜歡怎麼惡搞,喜歡怎麼荒唐與自我做賤甚至自我毀滅,就由他去吧。台灣人又不是全體都是三歲小孩,他們喜歡創造這樣的社會,就由他去吧,我們只能想辦法看有沒有可能逃離這個地方。生前逃不了的,死後總有辦法吧。我只能如此安慰及勉勵自己。

台灣人既然對於惡行無感,絲毫不會憤怒,那我憤怒幹啥呢?沒必要。我也只能這樣想,盡量學習道德無感,最好是能學到進階班,不但對惡無感,而且還能樂在其中。這是我活在這島上的一個努力目標:做一個 “正港ㄟ台灣郎”。

若是時光倒流,三十年前,我絕對沒法想像三十年後的今天,我竟然必須反覆寫這樣一些事實上毫無意義的文字,彷彿我面對的不是一群具有正常人性與基本智力的人,因此必須從一切事理的ABC不斷反覆說起。

但是,你可以教導他人數學,你可以教導他人物理,你甚至有可能教導他人如何思考,但你有沒有可能教導他人,以一種合乎基本人性與理性的方式,對某人事物產生喜歡或厭惡?依我看是不可能。我們只是一直在做一些必然註定失敗的努力。

陳真2015.09.15.

=================
http://goo.gl/EQLK7W

「伊梓帆」落淚發聲明 洪秀柱心疼
2015-09-1
聯合報系攝影中心 記者林澔一╱即時報導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右一)上午在辦公室舉辦「挺民主 不孤單-挺柱女孩加油見面會」。伊伊(左一)、梓甯(右二)與小帆(左二)組成「伊梓帆」團體,日前拍攝挺柱桌曆遭到網友圍剿。「伊梓帆」成員上午難過落淚,洪秀柱表達對三人的心疼。
【中央社/台北15日電】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今天與挺柱女孩伊梓帆等人見面,伊梓帆發表聲明,她們從未跟球團簽約,所謂違約是不實指控,並呼籲大家不要抵制買票看球賽。
伊梓帆寫了一段聲明稿,梓甯先為這件事對社會造成波動致歉,她哽咽表示,在媒體上確實受到很大壓力,網友使用不堪入目的措辭和語氣謾罵,當下很難過,甚至也波及其他的girls,說好永遠陪伴的粉絲更一一離去,剩下的只有曲解。
梓甯表示,被抨擊到不知如何喘氣,要是沒有家人鼓勵,沒辦法出來面對大家表演。事發的第一時間,她們被踢出通訊群組,她感慨這些年來多少場的日曬雨淋,為球隊跳舞,有酬、無酬都沒有計較過,她們感念球隊給機會表演,讓她們變成「伊梓帆」,但換來的是沒有一句慰問,被切割、封殺。
伊梓帆聲明,她們拍攝桌曆沒有使用球團的名義,也強調不能使用;其次,沒有跟球團簽約,所謂違反競業條款、違約都是不實指控。
她們也呼籲抵制買票進場看棒球的朋友要冷靜,梓甯說,「球團可以沒有我們,但是不能沒有你們」,大家還是要繼續支持中華職棒,她們也願意號召粉絲一起買票進場看棒球。
洪秀柱表示,事情發生到現在,「真的不知道她們做錯了甚麼?」,她們只是選擇了想要支持的對象,出了這份桌曆,現在不是民主包容的社會嗎?
洪秀柱給女孩們一個深深的擁抱,肯定她們的真誠勇敢,社會就需要這樣的人;洪秀柱也安慰她們不要難過,「你們想想柱柱姐被霸凌成甚麼樣子,圖像還被合成猥褻畫面」,並鼓勵伊梓帆原諒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要把真誠勇敢充滿愛的力量傳遞給社會。

 

==============
洪:心疼「伊梓帆」不容坐視民主價值受到傷害
自立晚報
2015年9月11日
(記者黃秀麗臺北報導)三位年輕女孩伊伊、梓梓及小帆,與其他九位青年朋友,為了拍攝「挺柱桌曆」,不但遭網路霸凌,並且被球團宣佈取消她們的展演工作,目前正在南部拜訪基層的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聞訊,感到難過與心疼,表示在北返後將盡快與「伊梓帆」及所有拍攝挺柱桌曆的成員見面表逹慰問與謝意。
洪秀柱認為民主社會,任何人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縱然看法不同,也應該相互尊重。怎能用這樣的方式「懲處」年輕人?! 更何況他們何過之有?
最近「伊梓帆」與其他九位年輕朋友,在洪秀柱及洪辦不知情的情況下,主動拍攝「挺柱桌曆」,不料新聞曝光後,「伊梓帆」三人居然遭到特定網軍展開的網路霸凌,讓三位甜美女孩在家裡難過了許久,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錯了什麽?
不料在網路霸凌尚未平息之際,又傳出球團宣佈要停止「伊梓帆」在球團的表演工作,讓「伊梓帆」三人更是傷心錯愕。
洪辦表示,「伊梓帆」與另外九位拍攝挺柱桌曆的湘凌、蕙如、胡毛毛、仁宣、Viya、Riva殷宛琦、Anita及兩位男生Alex、Ray等十二位年輕朋人,都是主動義助,且分文未取,事先也沒告知洪秀柱或洪辦任何人。人在南部的洪秀柱在第一時間獲悉「伊梓帆」遭網路霸凌後,就在臉書發表意見,對台灣民粹至此深感遺憾,認為大家都有表逹意見的自由,應該互相尊重。
傍晚聽說「伊梓帆」三人居然為此被球團停止所有表演更是難過,洪秀柱表示,已請洪辦與「伊梓帆」三人及另九位共同拍攝桌曆的年輕朋友連絡,北返後盡快與大家見面,表逹感謝及慰問之意。 (自立晚報2015/9/11)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