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師好幾種,你用哪一種?

某學運明星被退學了。於是一堆“師”者跳出來說這也是讓學生自由尋找自己的方式。

在我以為:會覺得「放棄學業不是壞事」的老師,只應該有一種,就是「看到學生明明能力不足,卻要不斷承擔自己扛不起的課業與經濟壓力,還要硬逼著念」的情形。

除了這種情況以外,我不認為有任何一個自稱為「大學教師」的人,應該勸學生放棄。

陳為廷缺課太多遭清大退學_華視新聞

陳為廷缺課太多遭清大退學。(圖片來源:華視新聞。若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中學以前是義務教育,姑且不論。大學以上是高等教育,學生入學前本來就要自己思考這個學位對自己是否有價值。

既然學生自己選擇入學,則作為教師,自然只有以「全力以赴」的方式來回應學生求學的決心。(不管學生入學是為了拿學位?追求知識?或是想探索自己?)

作為大學教師的人,要扛的是「高等教育」的整體價值,以及「幫助學生挑戰自己」的責任。

我之前上過一門博班的課,每個星期要讀整本500頁的書(當然是英文),而且還要寫四五頁的「摘要」(是必須要有quote與頁碼出處的摘要,不能寫自己的感想)。

(這樣的loading對於國際學生而言很重,所以當時班上只有我一個國際學生,而我其實事前對於該教師的風格完全一無所知….雖說就算我事前知道課程負擔如此重大概也還是會照樣修它就是了)

當時授課教師對班上同學說過一句話:「你們現在會恨我,而我也希望你們恨我,因為那表示我有在作我的工作。」

後來她補了一句:「其實我在當研究生的時候,我也恨死我的老師了。」

(那門課雖然是博班課,但其實也收碩班生。所以當時課堂上甚至還有那種“大學還差幾學分沒畢業”的碩一生。此外,大部分的學生,我印象中白天似乎都有工作…)

在美國念大學或研究所,是一種昂貴的投資。所以大學教師的責任,就是提供超值的教育,而非用廉價的、扭曲的、自以為是的同理心,來把「大學文憑」搞爛搞臭搞到貶值不堪。

會這樣作的大學教師,表面上好像是對學生好,實際上是在糟蹋學生繳的高額學費與青春。

我之前在中西部,看到有很多所謂“非傳統”的中年研究生,白天要全職工作,晚上下了課之後還要回家照顧小孩;底子差,所以儘管上課認真,但很多基本的東西怎樣教都聽不懂;經濟擔子重,所以連教師稍微放鬆一點都覺得是自己浪費了高額的學費。

臺灣的大學不太會發生這種事,因為臺灣的大學學費太過便宜。

但這種好事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國民用稅金補貼養出來的公共財善。可惜大部分的大學生與大學教師完全不懂得惜福。

把「糟蹋福份」說成是「給予學生自由」,這真的是太過廉價的想法了。

好的「師者」,應該要能幫學生挑戰她們自己的能力極限(當然要考量學生所能承擔的範圍)。

隨便根據教師自己的政治偏好,而胡亂下修課程設計上對學生的要求標準,則這不但不是對學生好,反而是在懲罰她,更是在懲罰其她想來課堂上學到東西的同學。

政治立場如何,那是一回事。但如果連陳這種學生,都給予無限寬容與同情,那這種大學教師也真的太過沒有底限了。

嘿….聽說清大有某教師,為了讓陳順利拿到學分,硬是把「核心通識」(核心通識是清大校方規劃的加強型通識課程,據說,在原始設計上就被期待比一般通識課要來得扎實與嚴格許多),搞得比「營養通識」還要好過。這算什麼?

算了….這年頭,對臺灣的「師者」若還有什麼期待,真的是有期待的那個人自己的錯….

 

Filed Under:
  • 田英奇

    我基本上同意作者的看法,唯有這一段:

    既然學生自己選擇入學,則作為教師,自然只有以「全力以赴」的方式來回應學生求學的決心。(不管學生入學是為了拿學位?追求知識?或是想探索自己?)

    不曉得作者是否在中南部私立大學教過書?很多學生來大學,不是為了什麼知識,沒沒想到探索什麼自己,甚至學位也不重要--他們是來玩的。

    我說這句話,絕對不是出於自我想像,而是有一次我看到班上許多人都不聽課(我自認是一個很認真的老師),就拜託他們專心一點,這些東西很重要。後來有幾個學生乾脆背對我,我覺得很不可思議。下課後有一個跟我不錯的學生(少數會聽講的)來找我,跟我說老師你不了解他們,很多人經過三年苦讀(我心裡想你們真的苦讀的話,會來這兒?)之後,到大學是來玩的。

    學生有求學的決心,老師會恨不得把心挖出來,可是如果他自己沒有心,神仙都救不了,這種學生我往往就建議他們,覺得上課考試寫作業太苦,就趕快離開校園,到社會上歷練,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陳為廷也是一樣,他的心早就不在清大了,他應該自己離開,不是等學校把他退學,一個心不在求學上的人,離開對他自己,對老師,對其他人都比較好。

    田英奇